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管理

平静地崛起

章劢闻 2012年06月04日

中兴通讯目前在全球已经有107个代表处,部分业务甚至到达了一些尚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

    
中兴公司创始人侯为贵

    今年70岁的侯为贵和往常一样穿着白色衬衫,外面那件普通的深色夹克拉链只拉到胸口。在春季多雨的深圳,这是很方便的装束。在中兴总部二楼的会议室,几位年轻的员工正拿着数码相机和iPad,准备为他拍摄一组照片。即便在南山区这幢36层的大楼里,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了解这位低调董事长的过去。等待时,一位员工向其他人讲述了27年以前侯为贵如何从古都西安只身南下深圳,创办现在这家为海外媒体和用户所熟知的跨国通信设备公司——“ZTE”。

    故事还没有讲到一半,侯为贵准时出现在门口。他一个字也没说,就径直走到相机前笔挺地站好。当几位“兼职摄影师”告诉他该如何摆姿势拍照时,老人甚至流露出了一丝腼腆。在随后的谈话中,在西安做过航天部691厂教师的侯为贵言语温和,措辞和他身上的穿着一样平实,但谈到行业竞争和海外税务陷阱等问题时,他的回答变得简短、确凿,不容辩驳。

    中兴通讯(以下简称中兴)目前在全球已经有107个代表处,部分业务甚至到达了一些尚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直到两年前海地地震,中兴开始撤出人员和设备时,人们才意识到他们的产品和服务已经渗透到这个贫困的加勒比岛国。作为一家中国的跨国企业,中兴现在在通信设备行业位列全球前五,竞争对手包括瑞典的爱立信、同是中国的企业华为诺基亚西门子网络公司(以下简称诺西)和阿尔卡特-朗讯公司等。目前,中兴和华为已经开始超越一些著名的西方竞争对手,比如已经破产的北电、分拆的摩托罗拉等。

    “我们希望最近四、五年的增长保持在20%~30%。”说起这些数字,侯为贵如道家常。但事实上,该行业平均增长速度仅为3%~5%。2011年,大多数行业竞争对手正在努力找回(不依赖并购的)有机增长势头,有些不走运的公司则要面对连年的收入下滑。从这个角度看,中兴去年实现营业收入约86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约23%,确实是让人印象深刻的业绩。公司海外市场收入比重持续攀升,国际市场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约27%,占整体营业收入的54%左右。“(因为)除了正常行业增长以外,我们还可以挤占别人的一些市场,毕竟有一些企业在下滑。”还没有等听者发问,侯为贵就开始平静地解释。

    他所说的这种“一城一池”的推进,其实是残酷的市场竞争。在衰退期,任何行业都有可能进入到这种肉搏状态。让几家老牌的欧美公司没有想到的,并不一定是新公司的崛起,而是赶超中的中国公司会这么快就把肉搏战打到了自己的家门口。维也纳是很多跨国公司东欧总部的驻地。在那里,中兴可以与诺西的中东欧总部隔窗相望。一年多以前,和记黄埔奥地利公司(以下简称和黄)决定换掉之前的移动通信网络,换成核心技术来自中兴的新一代3G网络。此前的这张3G网络由诺西花了六年的时间承建,而这种全网替换直接导致窗子对面的诺西公司裁掉了200多人。

    在IT和通信等高科技领域,颠覆性和换代产品不断涌现。和黄面对的是一个艰难的选择,被更换的网络覆盖了奥地利4,000个站点。当时,该运营商的人员也已经熟悉原有设备。西方媒体猜测,中兴之所以能够成为和黄在奥利地的唯一通信设备供应商,与低价策略及公司强大的融资能力(背后的中国银行)有关。然而,中兴奥地利公司CEO肖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运营商早期建设的3G网络从容量、速率、功耗等方面都已经不符合现在的需求,注定要被淘汰。

    和黄奥地利CEO扬·特里沃诺(Jan Trionow)也侧面印证了这一点。他表示,“与其对现有网络进行逐步扩展,不如抓住这个正确的时机彻底转换到一张更先进的网络。”特里沃诺最关注的,是要让自身的网络能迅速满足奥地利100万用户正在加速生成的数据流量。从2010年6月到12月,平均每个用户使用的数据流量从每月62MB飙升到了428MB。与中兴合作之后,这家运营商扭亏为赢,市场份额从不足8%增长到10%,这也许才是“颠覆性”决定的最终依据。肖明的这个项目已经开始带动中兴奥地利公司的成长,包括T-Mobile、Orange和奥地利电信在内的大电信运营商陆续开始采用中兴的网络设备。

    深挖奥地利这种需求变化的源头,特里沃诺指出,最初是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带动的。最近几年,电信市场上的用户需求的增长和移动设备相关厂商的巨大创新有着紧密联系。比如我们熟知的苹果公司,不仅借助iPhone等移动设备迅速颠覆了整个行业,公司市值飚升,并且激活了此前一直不知何去何从(甚至被诟病为“巨大泡沫”)的3G网络。同时,谷歌公司安卓平台的推出和开放,进一步推动了其他厂商的竞争性硬件创新,形成了移动终端产品百花齐放的局面。

    侯为贵一年前遇上了AT&T董事长。两人聊起了数据业务。后者提到,美国近四年来数据流量增长了80倍。这是个让人吃惊的数字。也正是这种由消费者推动的行业新发展,为中兴这样的后来者提供了巨大的机会。今天,侯为贵在被问到什么是公司的最大挑战时,依然毫不犹豫地回答:创新。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布的2011年全球专利申请情况显示,中兴凭借2,826件国际专利超越松下,成为全球企业国际专利申请量第一位。从质量上看,中兴的知识产权优势聚焦在面向未来的电信业务方面,这也是为什么3G、4G被认为是中国通讯行业公司反超的起点。此外,公司在世界各地有100多位专职知识产权律师。据了解,这些员工都被要求熟读《伯尔尼公约》和TRIPS(与贸易相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等,在全球范围内维护这些创新成果,进一步巩固公司作为反超者的地位。

    不过,赶超的一方也会有成长中的烦恼。中兴一方面有肖明这样得力的海外分公司CEO,另一方面也在部分地区出现了执行力上的偏差。比如,公司去年的巴西业务虽然产生了突破,一年增长了两三倍,但在当地设立的公司却因为对当地法律分析不深而面临亏损。原因是当地在税收体制管理等方面对外来企业有很多陷阱。“我们(对这个国家的)的分析还是不够深入。”侯为贵承认。“所以市场扩大了,但给公司当期收益带来了比较大的损失。”据公司年报显示,2011年中兴净利润为21亿元,同比下降37%,营业利润4.3亿元,同比下降83%。

1 2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