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管理

来自中国的变形金刚

史颖波 2012年06月04日

每一辆福田重卡的车身上都贴着一张变形金刚的动漫造型。当轰鸣的马达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响起的时候,北京福田正在上演一场全球化的好戏

赵景光认为全球化最大的挑战是人,“要懂语言、懂专业、懂管理、懂福田”

    “正愁着呢!”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赵景光说,他的面前摆着两摞半米高的文件。

    赵景光是北京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裁。周五,他要接待来自俄罗斯莫斯科杜马的客人,正在为翻译的事情发愁。“怎么接待?你是同传还是交传?就那么几个人,搞同传有点浪费。一句一句地翻,我就这么点时间。” 赵景光学中文出身,做过印刷厂的工人,“还没有福田的时候我就到这儿了。”

    北京福田的前身是一家农用车制造厂。“福田”二字分别取自美国的“福特”和日本的“丰田”。现在,这两个字又与戴姆勒拴在了一起。

    “9年零15天。”赵景光说。经过如此漫长的谈判,去年12月,福田汽车和戴姆勒股份公司各持股50%的合资公司拿到了政府部门的营业执照。这张执照为福田进军全球中低端中重型卡车市场打开了一扇门。

    合资公司将生产“福田欧曼”的中重卡汽车和戴姆勒一款490马力的重型发动机。这款发动机国产化之后,将装备到欧曼重卡上。“合资公司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把福田欧曼这个品牌做到全球去。”赵景光说。此次合资,北京福田旗下的欧曼业务可拆分资产作价28亿元,戴姆勒以等值现金出资,公司的注册资金为56亿元。“合资公司经过半年的试运营之后,将在7月份开始独立运营。”

    欧曼是福田汽车利润率最高的业务,每年给公司带来十几亿元的利润。戴姆勒在与福田汽车接触之前,曾经和另一家国内知名汽车企业谈了8年之久。在中国进口高端重型卡车市场,梅赛德斯⌒奔驰连续五年占据一半以上的份额。

    从全球范围来看,高端中重卡市场已是成熟市场,增长较为缓慢,而中低端中重卡市场发展迅速,具有不错的发展前景和商业价值。而中低端领域恰恰是福田的长项。以销售数量而论,福田是全球最大的商用车制造商。

    根据艾睿铂咨询公司(AlixPartners)的一份报告,中国的中重型商用车市场在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的一轮强劲增长后,其增长速度近期已然下降。这份报告预计,从现在到2015年,中国商用车制造厂商收入年复合增长率将下滑至3.2%,低于同期全球的行业总体增长率4.3%的水平。

    导致中国国内商用车市场减速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宏观货币政策从紧和基础建设投资紧缩,再加上原材料成本上涨,商用车的利润率降到5%以下。2011年,北京福田的毛利率下降至9.1%,在低迷的中国商用车市场,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业绩。

    “通过管理要效益,大家都差不了许多。”赵景光说。“这两年铁矿石价格疯长。商用车就是一堆钢铁摞起来的,一个中型卡车自重就有几十吨。”再加上中国商用车“市场没有那么大,(所以)就只能打价格战”。这样的竞争局面,导致国内的重卡制造商盈利水平普遍下降。

    “中国的汽车必须出去。如果不出去,老在家里自己打,对商用车市场来说,(是)不行的。不走出去,未来的发展很难。”凭借占据全球商用车市场39%的产量,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商用车制造国,但是,“最大总不如全球加起来大,”赵景光说。他认为,同乘用车相比,商用车更有可能成功打进国际市场。“如果中国诞生一个世界级的汽车品牌,肯定先从商用车开始。”

    1956年,中国生产出第一辆汽车:一汽解放汽车有限公司的四吨重型卡车。中国人买的第一辆车也是商用车。商用车“最早开始竞争,而且竞争非常充分”。相比乘用车,中国的商用车品牌有着颇强的竞争力。“最土的办法,是你到高速公路上去数车。你数一百辆,能有一辆外国车。但是如果你去数轿车,就反了,100辆里面有70辆是外国品牌。这说明中国的商用车在中国市场成功地压倒了外国品牌。”赵景光点起一根烟说。他进一步推断,“既然在中国是这样,那么在经济发展水平不如中国的国家,或者说新兴市场国家,情况与此类似。”

    在福田汽车的世界版图上,它的20家组装工厂已经分布在俄罗斯、伊朗、巴基斯坦、越南、印尼、肯尼亚等国。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

    在印度浦那,世界主要的跨国汽车公司都在那里建厂,形成了一个汽车业的产业集群。北京福田的印度工厂就建在那里。另一家在那里建厂的中国企业是三一重工。拥有十亿人口的印度,基础设施建设开始加速。据印度汽车工业协会(SIAM)的统计数据,今年印度商用车市场的增长在10%左右。

    投资额为24亿元的印度工厂主要生产福田的卡车系列产品,目前的产能为10万辆。“10万辆是商用车最经济的产能。”赵景光说。“管理层已经到位,不少是从当地汽车跨国公司挖过来的印度人。”除了印度和俄罗斯,北京福田还计划在巴西、墨西哥和印尼等新兴国家建设海外工厂。

    “你想做成世界品牌,研发是最主要的一块。”赵景光披露,北京福田的研发投入为销售额的3.5%~5%。这个数字比轿车要低,但“在国内的商用车领域是算高的”。

    金融危机之前,北京福田的海外销售量接近5万辆。去年,这个数字几乎跌了一半。即便如此,其全球化步伐并没有放慢。“汽车企业没有区域级的、国家级的,只有世界级的。福田选择了汽车这个行业,就必须做全球化的企业,要有在全球范围整合资源、制定市场战略的能力,否则就无法生存。”福田汽车总经理王金玉在一次发言中如是说。

    在北京福田看来,变形金刚所象征的力量、速度和智慧正是北京福田的化身。当轰鸣的马达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响起的时候,北京福田正在上演一场全球化的好戏。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