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创业

创业者什么地方需要有钢铁般的意志

Steven Gray 2010年12月14日

在汽车城,非洲裔美国人想要创业成功,需要具备哪些条件?恰当其时的创意,不折不挠的态度。还有一种额外的要素:朋友和家人

26%
底特律的失业率,但一些官员认为实际数字可能更高。

    对格伦·奥利弗(Glenn Oliver)来说,要在美国最贫穷的大城市底特律开办企业,必须对隐藏因素有一定的信念才行。奥利弗出身律师,未从过商,工作经历包括担任密歇根州最高法院一位大法官的法律助手,以及负责审批公用事业合同。但是,当奥利弗开始思考大湖州(密歇根州的别称)一项丰富资源——水——的潜在价值时,流淌在其家族血液中的一股创业潜质开始浮现出来了。不断增长的需求推动着供水项目的全球大繁荣。那么,为什么不创造一个所有新业务均可参与的市场呢?在这个市场上,承包商和供应商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项目投标。在这一灵感的驱动下,奥利弗花了9个月的时间创办了H2bid.com网站。该网站向会员收取450美元的年费,并标榜自己是水务合同的“最大清算所”。奥利弗的企业目前尚未实现盈利,但他坚信它能对遭受重创的底特律有所帮助。他指出,“创业精神是财富的第一创造者。”

    创业精神和财富都是底特律的急需。奥利弗是恶劣经济形势的例外之一。大衰退破坏了很多行业,但它对非裔人拥有的企业造成的打击尤其沉重,此类企业占美国非农业企业的7%。正因为如此,底特律——美国非裔居民人数比例最大的大城市——的正式失业率高达25.5%,但当局认为真实失业率可能是这一数字的两倍。

    大批企业倒闭。甚至连现任底特律市市长戴夫·宾(Dave Bing)于1980年创办的钢铁供应公司也深陷财务困境。信贷危机,加之黑人与白人之间的财富差距达到了历史最严重的水平,导致非裔人创业所需资源枯竭。“对非裔创业家而言,现在也许是美国历史上最困难的时期。”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Northwestern University 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教授斯蒂芬·罗杰斯(Steven Rogers)说。

    但事情并非总是如此糟糕。底特律向来是非裔人的创业中心,特别是在南部非裔人大举迁入该市参与20世纪20年代汽车大繁荣之后。60、70年代,许多非裔人利用在白人企业获得的技能创办了自己的企业:旅馆,汽车经销店,建筑公司和建筑设计公司。1973年,《黑人企业杂志》(Black Enterprise)首次发布全美黑人企业100强榜单时,排名首位的是底特律市起家的美国摩城实业(Motown Industries),营业收入为4,000万美元。[现在排名首位的是位于圣路易斯的全球技术公司(World Wide Technology),营业收入为22亿美元。]

    在当前的商业形势下,这种创业态度是对底特律未来创业者有利的为数不多的条件之一。另一个有利条件是一种强烈的家庭和校友联系意识,他们可以利用这些联系寻找潜在的投资者和客户。

    米歇尔·威尔逊·布朗(Michelle Wilson Brown)在底特律市郊创办红丝绒杯形蛋糕(Red Velvet Cupcakes)的经历,证明了这种做法的好处。布朗是一位曾受教于底特律大学(University of Detroit Mercy)的律师,创业前的几年间一直在为亲朋好友的聚会场合烘焙糕点,她希望有一天能把这做成一份事业。2008年她最终决定放手一搏时,正值银行业大幅收紧放贷条件,对于申请银行贷款,她连试都没敢试。这位36岁、4个孩子的母亲向家人和朋友筹集了几千美元。去年夏天,她读大学时的女生联谊会姐妹尤兰达·巴斯顿(Yolanda Baston)加入进来,投入了5万美元。

    目前,威尔逊·布朗正在为红丝绒杯形蛋糕的第一家零售店寻找店址。此前,她一直用自己的微型面包车向一些公司客户——如克莱斯勒(Chrysler)和蓝十字蓝盾(Blue Cross Blue Shield)——运送烘焙食品。她一打杯形蛋糕的售价在25美元左右,低于一些高端杯形蛋糕店,后者的售价在36美元左右。“即使在经济不佳时期,杯形蛋糕的生意也还不错。”她说。“给自己买点小零食,人们还是舍得的。”威尔逊·布朗认为,机场是另一个成熟的摊点选址。

    在底特律,跟在其他地方一样,创业精神通常来自于家人的熏陶,即使在下一代人远离家人并获得更高学历的今天也是如此。威尔逊·布朗的父亲在底特律创办了自己的建筑公司。“也许亲历父亲创业的过程潜移默化地让我认识到,成功不一定要靠给别人打工。”她说。“二者之间的差别很大。现在我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可以通宵加班。但在律师事务所熬夜时,我可没这么大的劲头。”

    现年48岁的格伦·奥利弗有着类似的经历:耳濡目染了祖父经营一家电器维修和安装企业的情况。“他挣的钱比我当时认识的任何人都多。他曾用现金购买汽车。”奥利弗回忆说。“所以我自幼就深受影响。多数创业家的基因中都有这种影响。”

    对于那些继承家族企业的后代来说,这种传统可能更加复杂,特别是当这意味着带领家族企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时。当位于南菲尔德市市郊的安飞士-福特公司(Avis Ford)陷入最近的危机时,马克·道格拉斯(Mark Douglas)尚未适应公司总裁的职务。其父瓦尔特(Walter)于20年前开办了这家汽车交易企业。现年43岁的道格拉斯持有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MBA学位,工程师科班出身。他深知自己必须迅速拿出拯救公司的方案。“人们最大的恐惧是不敢接受变化。我认识到我们不改变就没有出路。”

    道格拉斯不得不缩减这家一度曾蒸蒸日上的公司的规模,同时必须更加积极地帮助客户筹集购车款。他把员工人数从140人裁减至106人,并开始更加频繁地在《密歇根纪事报》(Michigan Chronicle)等非裔报纸上刊登广告,以更有针对性地面向Avis公司的核心客户群——其中许多是信用得分不高的人。他聘用了一个帮助争取信贷的团队专门从事次级抵押贷款,汽车业的次贷违约率要低于住房业。“这让我们获得了一项优势。”他说。每月通过次贷完成的新车和二手车销售量合计达到60辆左右。安飞士-福特公司是目前全美销售量靠前的福特汽车经销商之一。

    非裔及其他少数族裔创业具有一项优势,即他们了解美国市场的多样性。现年58岁的唐·科勒曼(Donald Coleman)是位于南菲尔德的一家成长迅速的广告代理商GlobalHue的首席执行官,他在广告业的现状中既看到了种族主义,也看到了机遇。科勒曼的父亲是美国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的一位机场行李搬运工。科勒曼先后为密歇根大学和“新奥尔良圣人”(New Orleans Saints)橄榄球队效力,后因伤病提前退役,加入一家位于底特律的广告代理机构。他说,在创办自己的企业之前,自己曾受到不少人顽固不化的语言阻挠。他在一位朋友位于市郊的写字楼租了500平方英尺的办公场所,就这样创办了自己的企业,最初承接的业务主要是来自汽车和啤酒公司的促销海报。但随后跟福特签订了一份合同,为其处理平面及电视广告业务,之后又承接了达美乐比萨(Domino's Pizza)和克莱斯勒的业务。

    科勒曼收购了几家面向非裔、拉丁裔和亚裔美国人市场的广告企业。这一策略证明是成功的:其客户,如克莱斯勒,可以从同一家企业获得有关如何向非裔、拉丁裔和亚裔消费者营销大切诺基吉普车(Jeep Grand Cherokee)的建议。在广告客户削减营销预算的时期,这种策略更具吸引力。

    科勒曼给那些想要创业的人这样一条建议:“你得找到一条资金渠道,找到一种区别于竞争对手的业务,并想法让有决策权的客户注意到你的业务。”他补充道:“不管遇到什么的困难,都不能让它阻止你前进的步伐。你也许不会一帆风顺。”

    其他创业者同样可以作证,创业的道路充满曲折,同时少有现成的套路可循。

    译者:郑欢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