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特朗普的山穷水尽,是谁的柳暗花明?

特朗普的山穷水尽,是谁的柳暗花明?

岳巍 2021年01月10日
特朗普成功地将自己推向穷途末路。

美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他任期的最后两周时间里,成功地将自己推向穷途末路。

在他的煽动下,他的支持者们冲进国会,以期阻止美国立法机构确认大选结果,即宣布拜登的胜利。这场事后被称为“未遂政变”的国会骚乱事件,以5人丧生终结,特朗普则收获了谴责、封杀与切割。

他遭受到社会各界的谴责,其中也包括许多他曾经的坚定支持者。他的交通部长赵小兰宣布辞职,其丈夫是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议事程序被中断前有13名共和党参议员对选举结果持有异议,而议事恢复后,这一数字减少到6名。他被几乎所有社交媒体封杀,Twitter宣布永久封禁他的账号,还移除了他所有的推文,就连他的竞选账号也被禁用。

如果没有这场骚乱事件,人们或许真的要考虑2024年特朗普是否会卷土重来,以及他在共和党内将会以何种形式继续发挥影响力,但是现在,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不再视其为威胁或可用的力量,因为他触碰了美国政治的基石,以暴力胁迫民主程序。

特朗普直到现在还未承认败选。早先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公布之后,他还说除非被人抬出来,否则不会离开白宫。他的政府官员为交接工作设置种种障碍,比如拜登作为候任总统,甚至不能获得一些重要情报。这一麻烦有充满戏剧性的解决方案:候任副总统哈里斯,在就职之前,还是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拜登可以从她那里获得那些重要信息。

骚乱事件之后,特朗普在山穷水尽中,宣布1月20日的权力交接会正常完成。这被认为是特朗普示弱的表现,但是他仍然宣布不会出席就职典礼。如果他真的这么做,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第四位杯葛新任总统就职典礼的离任总统,也是150年来的第一位。尽管在这之前,拜登一直对特朗普出席自己的就职典礼乐观其成,但是现在,拜登冷漠地表示,他不来最好,因为特朗普让美国蒙羞。

国会中的民主党人已经开始酝酿弹劾,人们已经开始编排与之相关的政治笑话,比如如果弹劾成功,在最后几天时间里,现任副总统彭斯将继任总统,那么他将是美国历史上在任时间最短的总统。不过这一弹劾动议,姿态大于实际意义,从实际操作上看,不大可能,所以就连拜登也未公开表示支持。

这是政客的职业素养。

无论如何,特朗普在选举中仍旧赢得了超过7000万张选票,尽管国会骚乱令许多支持者都忍不住谴责他,但是在他已经成为落水狗之后,仍旧穷追猛打,则除了造成社会撕裂之外,并不会有更多收益,而在政治语言中,“选举结束后,只有一个美国”虽然是一句套话,但不是一句空话。

对拜登来说,此时表现出宽容和“费厄泼赖”,比追打特朗普更有意义,因为,尽管特朗普在政治上的影响力已经接近荡然无存,但四年中,特朗普对经济与社会的无意识改造,使得美国和世界都必须做好准备应对“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时代”。

特朗普当年竞选时以“让美国再次伟大”作为口号,但很显然,过去四年,美国并没有变得伟大,特朗普本人也没能成为一名伟大的总统,但是“美国优先”却让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发生了重大改变。

特朗普卸任之后,拜登必须继续领导与新冠肺炎的战斗。他已经说服安东尼·福奇加入他的团队,但是这显然还不够,因为疫苗问题在美国仍然棘手,无论是民众对疫苗产品的疑虑,还是疫苗分配的难题,都将在最短时间内考验拜登政府的执政能力。但这只是紧急必要的工作,从政治层面上来看,拜登有更为沉重的负担。

与特朗普的横冲直撞不同,拜登显然传达出将理性处理国际关系的姿态。问题在于,过去四年中已经被改变的关系,能否在未来四年中就得到修复。

拜登即将进入白宫,成为美国总统,他必须面对设定自己的历史坐标,是开启拜登时代还是利用自己短暂的四年任期在后特朗普时代拨乱反正。

拜登已经明确表现出对特朗普政策进行改变和修正的意图,而这也是他之前竞选活动中的核心立场。他宣布将很快回返巴黎协定,他也宣布将重新领导世界,单边主义与孤立主义将会受挫,拜登必须以更为圆滑的手段来处理国际关系。

拜登面临的一个首要的最紧迫压力就是,2020年结束前,中国与欧盟宣布双方达成中欧双边投资协定。中欧重回“全球化”主战场,事实上宣布欧洲对身为美国盟友的权利与义务进行了新的思考,并作出了选择。

欧洲意识到参与在特朗普孤立主义政策指导下的脱钩制裁贸易战,并不符合欧洲利益,既然特朗普可以“美国优先”,那么欧洲的领导人们就可以坚持“欧洲优先”。

拜登必须面对“欧洲优先”与“美国优先”的平衡问题,或者他必须运用智慧,找到一个“欧洲和美国都优先”的路径。很显然,这不可能。

现在,中欧双边投资协定的达成,对美国已经构成了压力,一方面意味着对中国的“全面”打压失效,一方面意味着欧洲很可能脱离美国主导建立的国家秩序。欧洲开始走向务实,美国要如何应对,这对分属两个不同政治阵营的人来说,压力或许各不相同,但是对于出任“美国总统”这个职位的任何人来说,压力毫无二致。

拜登的难处在于,无论是在竞选期间还是在胜选之后,他都一直被反对者称为“中国乔”,意即他与中国的关系过于友好,在美国,这并不符合“政治正确”。

这意味着他全面获得总统权力之后,也必须为了这一“政治正确”而小心翼翼地处理与中国的双边关系,甚至在一些地方要表现得比特朗普更强硬。

特朗普的山穷水尽,距离美国的柳暗花明,或许四年时间还不够。(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