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败选的特朗普,永远也不会“离开”白宫

败选的特朗普,永远也不会“离开”白宫

岳巍 2020年11月22日
拜登只赢了一半。

选举结束将要满20天,两周前,拜登也被认为已经赢得未来四年总统职位,但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仍旧不愿承认自己是失败者,并且不断地动用各种手段,希望形势能够峰回路转,让他可以在白宫继续待上四年。

他是那么地迫切,但可惜的是,美国各地的法庭都不太理会特朗普对大选结果发起的法律挑战。尽管他和他的律师,在各种场合不断地重复讲述他们发起的诉讼,但是法官们还没有让他们在法庭上获得任何有意义的胜利,因为,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其实并没有提交有力证据,能够证明选举中存在他们一直声称的舞弊行为。

这让本次总统选举成为一件非常尴尬的事,被认为败选的一方始终不承认不接受选举结果,而胜选的一方也一直没能获得相关机构的官方认证。这比2000年那次发生在小布什与戈尔之间,同样产生结果争议的大选可要麻烦得多,因为上一次的当事双方至少都还是被认为有底线的政治精英,而这一次,主角是特朗普,一位曾经的商人及脱口秀主持人,并且他在过去四年中履行总统职务时的表现有目共睹。

我们对商人和脱口秀主持人充满尊敬,并且也坚信职业出身并不一定会影响一个人的政治成就,比如我们直到现在还在赞扬结束冷战的里根总统,而他在竞选公职之前,是好莱坞的电影明星。

既然提到了小布什,也提到了里根,我们还可以多说一句,就像四年前特朗普以一个从政经历为零的参选人身份战胜希拉里从而创造美国政治的一项历史一样,这个11月,他又创造了一项历史:成为自里根总统以来,第二位连任失败的总统。上一位是老布什。

老布什连任失败有很多因素,但是把这一失败,放进历史坐标系,与美国历史上那些同样连任失败的总统们做个比较,不难总结出一些共同的影响因素——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突发事件,以及这些突发事件引发的社会的连锁反应,最终很可能会断送一个原本深受尊重的总统的政治生命,何况是特朗普这样原本就在美国国内饱受争议,被热爱和受厌恶集合于一身的总统。

直到2019年底,不止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就是民主党以及特朗普的反对者们,也不敢过于奢望能够在大选中战胜他,这也能说明为什么在民主党内无论从政治资源到政治影响力都要更为深厚的希拉里、满脸写着“我想当总统”的希拉里连党内初选都没有参加,因为至少在当时,普遍的预测是,自己赢不了。而特朗普显然也对自己的顺利连任充满自信,所以在任期的最后一年,他表现出的气势,和推出的许多政策,完全像一个任期不是四年,而是八年的总统。

支撑他的信心的,是经济的增长、失业率的下降以及对竞选承诺的兑现。特朗普的商人本质,使得他的政治行为带有非常明确地商业特征,他反而比那些成熟的政治精英更具有契约精神,他像履行商业合同那样,对待自己的竞选承诺,特别是那些很明确地能够引起传播热度的对抗性承诺,这让他既像堂吉诃德,又像西西弗斯。事实上,这两个比喻不伦不类,唐纳德·特朗普更像是闯进瓷器店的牛,除了瓷器店店主,谁都会喜欢这出热闹的好戏。

2020年大选结果显示,尽管拜登赢得更多票数,但在过去四年,特朗普并未被更多人的讨厌,事实上,他获得的选票比四年前更多。这对拜登来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必须在未来四年小心应对的问题。

拜登说未来四年,他将“重塑美国的灵魂”。但是,他必须清楚,这种重塑,不可能是打碎现在的一切,推倒重来,这既不聪明,也不现实。所以他也说他是全体美国人的总统,而不仅仅是把票投给他的选民的总统。这句话不只是政治正确,也不只是漂亮的空话,这就是拜登面对的政治现实。

四年前,信奉现实主义的保守主义者特朗普成为总统,这并不全是因为他说服了他的支持者,而是那一部分选民需要特朗普这样的总统。过去四年中,特朗普已经不可逆转地将自己的,以及他的支持者的痕迹写进“美国的灵魂”,就像从里根开始,到克林顿、到小布什、到奥巴马,每个人都在做的一样。

继任的总统只能像处理灶台污渍一样,永远难以把之前的陈年油渍彻底清除,只能继续开始在上面添加新的油污。请原谅,这个比喻同样有点不伦不类,但这其实就是美国政治的现实。

特朗普的选票实现了增长,尽管拜登认为自己赢得大选,但是同样要看到,有几个州从蓝转红。而选票数量的接近,意味着将近一半的选民,对特朗普饱含深情。拜登无法忽视特朗普的支持者的力量,他也必须尽力满足他们的诉求,因为这是现代政治的基本要求。何况,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手中。(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