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谁来接任安倍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

谁来接任安倍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

VETA CHAN 2020年09月07日
在日本政坛将迎来世代交替之时,日本又会变得非常有趣。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8月28日宣布因健康问题辞职。他是日本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执政时间长达2798日。

WisdomTree Investments公司驻日本经济学家兼高级顾问杰斯珀·科尔表示,安倍突然决定辞职确实让人震惊,但他的继任者不太可能是一位颠覆者。科尔表示,所有日本新一任领导人候选者的政策方案都与安倍类似,而且无论谁当选都不可能长时间执政。

安倍的继任者不会由日本选民选举产生,也不是由日本国会决定,而是由安倍所在的执政党自民党决定。预计安倍将继续履职,直到自民党选出新任党魁为止。

科尔表示:“我个人的观点是,无论谁上台,他的执政时间都不会太长,因为自民党有一批更年轻的政治家,”当这批年轻党员参与到下一次选举时,他们可能带来“真正的变革”。他说,这种“结构性变革”会带来“真正具有前瞻性的政策。”

科尔接受了《财富》杂志亚洲执行主编钱科雷的采访。他在采访中谈到了安倍的继任者人选、首相留下的政治遗产以及日本的短期经济前景。

为篇幅和清晰度起见,对话内容经过编辑。

《财富》:上周安倍宣布辞职是否出乎您的预料?

杰斯珀·科尔:安倍宣布辞职的时机确实让我非常意外。在过去的四五个月里,安倍首相本人已经成了“跛脚鸭”。他的新冠疫情防疫政策引发的混乱,以及缺少前瞻性愿景,似乎让他失去了往日的魅力。他的辞职确实让我意外。但他已经执政八年之久,我们都知道他会在未来12个月的某个时间点卸任。而这让自民党处在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位置,因为在安倍首相牢牢掌权八年之后,现在为了选出继任者,自民党又回到了展开不透明的幕后交易的时候。

回顾安倍的政治遗产和他的执政成果,您认为他是日本最优秀的首相之一吗?

当然。我认为他的执政给日本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不仅是因为他保证了政权的稳定性和连续性,还因为他具备出色的协调能力,他这方面的能力之强让人难以置信。过去八年,安倍政府的12名核心内阁成员的政见高度协调,他们通过强有力的手段治理国家。无论是货币、财政政策还是监管政策;无论是与企业界协调,甚至与日本政府退休金投资基金协调……无不展现出他极其强大的执政能力和出色的协调能力。

安倍执行的改革措施,致力于提高日本企业的竞争力,尤其是解决劳动力减少和老龄化问题,以及让更多女性就业。这项改革措施的进展如何?

我想答案就是,这项工作仍在进行当中。日本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现在已经超过了美国甚至部分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在安倍任首相之前,在日本真正谈论女性赋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如今即使是历史最悠久、最保守的公司也参与到了这次结构性改革当中。以外国劳工为例,在安倍执政期间,日本的外国劳工人数增加了近一倍。虽然这与部分欧洲国家或美国相比仍相对较少,但我认为他所建立的总体的思维模式是非常强大的。

安倍的继任者竞争非常激烈。您认为他们会通过怎样的流程选出继任者?

重要的是,所有继任者都大同小异。在目前已经宣布要参与角逐的候选人中,如果真要让我找出他们对未来的政策展望有什么区别,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他们的区别在于个性而不是政策立场。

有趣的是,在我看来,无论谁上台,他的执政时间都不会太长,因为自民党有一批更年轻的政治家。比如,日本现任防卫大臣,毕业于乔治城大学河野太郎,就非常具备全球视野。他绝对是一位能够领导日本走向未来的竞选者,但他不在这一次竞选之列,而是在下一次。

重要的不是安倍接下来的继任者,而是再下一任首相的人选。在日本政坛将迎来世代交替之时,日本又会变得非常有趣。

安倍首相已经任职八年,自民党内部许多人都跃跃欲试,认为自己有资格去争夺这个职位。真正的问题是,未来要将权力转交到四五十岁的人手中。如果实现了结构性变革,自民党就有可能迎来真正的重组,最终出台更具有前瞻性的政策。我认为自民党一定会经历这样一番改革,但不是这一次,而是在下一任政府上台时。

11月份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可能使日美关系的性质发生重大改变。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我认为,从日本的角度,民主党候选人获胜将为扩大多边合作打开大门。众所周知,日本一直在推动多边合作,特别是在亚洲。从这个角度来看,民主党获胜对日本来说更容易操作,不会再出现美国现任总统执政期间的那种单边主义的、有些捉摸不定的、个性驱动的政策。

日本与印度的关系是安倍首相执政期间留下的一个“隐藏的”政治遗产,只是很少被人提及。我认为安倍的政治遗产的重点不在于日美关系,因为两国在许多层面的关系已经非常密切,因此这反而不是问题。相反,日本和印度之间的关系相对较新,这源自安倍的主动示好和他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关系。

他的政治遗产很重要的一部分是执政的前六年,当时他每个月都要出访一次宣传日本。这种出访并不是去参加什么鸡尾酒会,而是每次出行都率领大批商人。他们有宣传日本的产业政策,尤其是在东盟地区以及中东甚至非洲部分国家。

您认为在今年剩余时间里,日本的前景如何?

与许多西方国家或者发达工业经济体不同,日本的就业并没有受到严重冲击。我的意思是,虽然失业率上升了约2.2%至2.9%,但在这次疫情期间,劳动力的结构性短缺实际上成了好事,因此公司既没有招聘也没有裁员。

此外,你会发现企业投资支出会向更优质的资本和更有成效的技术转移,这是在日本企业界根深蒂固的一种观念。因此,经历过今年上半年的动荡之后,日本经济增长速度达到了约1.5%。(财富中文网)

本文摘自“东方世界聚光灯”栏目。该栏目中邀请来自亚洲的高管、专家、创业者和投资者,畅谈商业、技术和金融等问题。

翻译:刘进龙

审校:汪皓

编辑:徐晓彤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