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APP下载
财富Plus APP
2019年女性创业融资增加,但还是远少于男性

2019年女性创业融资增加,但还是远少于男性

Emma Hinchliffe 2020年03月06日
一年中,所有女性创始人获得的投资加起来总和也不及一家男性初创公司得到的青睐。

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从数量看,初创和风投界绝对是雄性主导的世界。不过,现在情况在稍稍好转。

在美国,从统计数字来看,过去一年确实有所进步:女性或女性团体创建的初创企业在2019年共计获得了35.4亿美元的风投资金,占风投总金额的2.7%。

但如果我们从更全面的角度来看风投资本格局,就可能会有些不同的想法。我们不妨看看据称是去年,乃至近10年来最臭名昭著的初创企业崩盘案例WeWork。2019年,投资巨头软银以至少50亿美元接盘这家IPO失败、估值大缩水的共享办公室初创公司。根据研究风投和私募业数据的公司PitchBook向《财富》透露,这个数字要比同一时期所有女性创建的初创企业所获得的风投资本总金额还要高出约15亿美元。

“WeWork这个案例最能够向公众表明,在公司的创始团队、股权结构、董事会和管理层保持性别多元化有多么重要。” All Raise机构首席执行官帕姆•科斯特卡说,她支持在初创和风投行业增加女性比重。一年中,所有女性创始人获得的投资加起来总和也不及一家男性初创公司得到的青睐,这样的情况并不单单只发生在2019,在2018年,电子烟初创企业Juul获得了一笔公司巨资,比当年所有女性创始人获得的投资总额还要高100亿美元。

图:女性创始人在风投总投资中所占的交易数量和额度比重。

2019年流向女性创始人初创公司的投资金额为35.4亿美元,其占总投资的比重比2018年略有增加,从2.2%增加到2.7%,但还是低于2014年的高点3.1%。另外,2019年,有147.6亿美元(占总投资额11.5%)流向了混合性别创始人团队。

图:不同性别组成的初创团队获得的风投数额。包括全男性团队(深红)、至少有一名女性的团队(红)和全女性团队(浅红)。

就风投交易数而言,女性创始人也远不敌男性。2019年,只有648笔交易是投资给了纯女性创建的团队,但针对纯男性创业团队的交易数量达到了7336笔,从这个数字来看,投资纯女性创业团队的交易数占总交易数的6.8%。

图:不同性别组成的初创团队获得的风投交易数量。包括全男性团队(深红)、至少有一名女性的团队(红)和全女性团队(浅红)。

资金数量和交易数量的比重差异(2.7%与6.8%)也揭示了另一个差距——风投资本家投资纯女性创业团队的规模和阶段。纯女性创业团队平均获得的投资资金为660万美元,而纯男性创业团队平均获得了1710万美元。纯女性创业团队获投资金额的中值为190万美元,而纯男性创业团队为350万美元。

女性创业团队获得的大多数资金,约15.8亿美元流向了投资者认为的初期阶段的公司,也就是PitchBook定义的A轮或B轮投资,2019年针对女性创业团队的这类交易数量达到了236笔。C轮以及之后的后期投资金额略有下滑,2019年共计14.4亿美元,交易数量95笔。

相比之下,男性创业公司获得的后期投资金额比早期出现了激增,这符合后期投资本来就相对更多的规律:他们早期阶段共获得321.9亿美元,后期阶段则拿到了693.4亿美元。

科斯特卡表示,这类差距无法迅速消弭,除非有更多的女性初创公司能够在早期得到更充足的资金,并成功地发展至可以进行后期融资的阶段,否则这个差距将依然存在。

PitchBook也会研究不同性别创始人的公司退出的规模,但此类案例并不多见。去年,一些知名的女性初创公司退出案例包括4月份,云计算公司PagerDuty的首次公开募股,其股价在首个交易日飙升了60%,达到了18亿美元的估值,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是詹妮弗•特佳达,此外还有奢侈品二手电商TheRealReal在7月份的首次公开募股,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为朱莉•维恩怀特。

我们也能从个案看出女性创始人融资境地的些许信息。2019年纯女性创业团队的最大投资交易为1.57亿美元,投资对象是蕾切尔•卡尔森和布瑞塔尼•斯蒂奇创建的在线教育公司Guild Education。尽管如此,这个数字依然比当年融资额排名第十的纯男性创业公司少了4.4亿美元多。

图:2019年,融资额排名前十的男性创业公司。

当然好消息也是有的。2019年,女创始人初创公司成为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数量创历史新高。简•海曼的线上租衣企业Rent the Runway在3月融资轮获得了1.25亿美元,在去年女性初创公司融资交易规模中排名第三,公司估值也过了10亿美元。同月,艾米丽•维斯创立的美妆品牌Glossier的1亿美元D轮融资也令之成为了独角兽企业。

图:2019年,融资额排名前十的女性创业公司。

包括Glossier在内的四家女性初创公司在2019年均筹集了1亿美元的资金,这样,榜单中的第四名便出现了四强鼎立的局面,其中包括由简•鲁比欧和史蒂夫•克雷创建的行李初创公司Away,但因为其首席执行官克雷的领导方式,该公司最近几个月并不太平。

排名前十的其他公司大多为生物科技公司,例如拉拉•苏利文创建的SpringWorks Therapeutics(虽然她已不再担任公司管理职务)、苏珊•伊尔德斯塔特创建的Talaris Therapeutics和达芙妮•科勒创建的Insitro。

2019年投钱给女性创业者最多的风投企业包括Alumni Ventures Group、Precursor Ventures、Founders Fund和Female Founders Fund等。在过去10年中,恩颐投资(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投资女性创业者的次数要高于其他公司,共计53笔,在这一方面排名第二的是 Golden Seeds,投了46笔。

对于投资方而言,2019年它们在女性高层任用方面有一点点进步。All Raise的数据显示,去年,资产管理金额超过2500万美元的投资公司中(不包括生命科学和企业风投公司),有54位女性被任命为风投合伙人或普通合伙人,创了历史记录,2018年这个数字为38名。这些女性中大多是白人和亚洲人,仅有两名是黑人和拉丁裔。

不过这些数字如果拿来和新任人选比,那远未达到性别平衡的地步:去年有70多位男性被任命为合伙人。整个风投领域依然是男性主导的世界,65%的风投企业没有一名女性合伙人。

科斯特卡说,尽管风投企业在女性合伙人聘请以及投资女创业者方面进展缓慢,但跟踪这些进展十分重要。对于初创企业而言,尽管筹到风投资本并不代表一定能成功,但它确实能带来机会。

“在融资方面,女性赶不上男性,因此失败的机会也少一些,而对于初创公司初期而言,失败是走向成功必然的一部分。”科特斯卡说,在接管All Raise之前,她在硅谷呆了20年,曾在多家处于初期的初创公司工作过。“我们需要确保女性有足够的资金来度过这个学习阶段,并达至成功的彼岸。”(财富中文网)

译者:冯丰

审校:夏林

责编:雨晨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