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生活

吃相,你的另一张名片

戴晓雪 2015年03月10日

为什么服务生不来给我们点菜?他们为什么不收走我的盘子?既然在餐厅里不能大声说话,那么伸手招呼服务生总可以吧?嘴里吐出来的东西往哪儿搁?吃西餐到底有哪些烦人的规矩?……

    《财富》(中文版)-- 好像大部分中国人出国最不适应的就是饮食习惯。上飞机开始吃洋餐,下了飞机还是躲不过,要不了几天,那顽固的“中国胃”就先犯起思乡病来。有位朋友告诉我,一次在西班牙五星级宾馆看到同胞“罢吃”自助早餐,他们要求厨师做粥。洋厨师起先不知粥为何物,问明白了,只好出去弄米来现烧。他们还提出粥是要配着榨菜或臭豆腐吃的,这又把宾馆经理急得团团转,最后终于打听到某个地方有卖。当厨师和服务员看到这群宾客吃着榨菜喝着粥,满足地大声聊天时,如释重负。

    话说前个月我和企业家一起去澳洲游学,这些企业家们倒没有让胃“指挥”自己的脑袋,准备全程将西餐进行到底,从胃开始熟悉、接纳他人的文化。不过没有几天,大家就开始问我问题了,为什么服务生不来给我们点菜?他们为什么不收走我的盘子?既然在餐厅里不能大声说话,那么伸手招呼服务生总可以吧?嘴里吐出来的东西往哪儿搁?吃西餐到底有哪些烦人的规矩?……

    看到大家疑似患上了用餐焦虑症,我赶紧宽慰他们:其实澳洲人、美国人以前也不咋的。在哈佛教书时,一次系主任邀请老师们在著名的哈佛教师俱乐部(Harvard Faculty Club)举行正式晚宴。看着老外同事们个个吃相文雅,我问颇有贵族范儿的系主任,你们美国人以前吃饭也一直这么优雅吗?他哈哈笑道:“从前在纽约街头人们是这样的”,他边说边比划:上口袋插着把刀,下口袋放着个叉,手里抓着一个肘子,张大嘴巴奋力撕咬。吃完后,手掌还在胸前来回蹭几下,其动作就像是电影里的海盗。的确在欧洲人眼里,这个国家曾经是典型的暴发户、土豪。两百多年前,美国人怕被人歧视,开始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了,包括吃相。那年,布什为了告诉英国女皇“俺不土”,在女皇造访美国前给白宫人员分发了礼仪小册子恶补功课。

    此次游学行程中,还计划去澳洲最大的银行参观听报告,并应邀参加他们的正式午宴。老板们跟我说,为了团队的荣誉,即使我们表现不了优雅,也不能因为无知而丢分。有了几天吃西餐的经历,我问大家,这两天谁的吃相最好看?(笑)如果吃完一道菜,刀叉该怎么放?全部吃完又怎么放?刀叉能不能一头搁在桌上?水杯是拿左边的还是右边的?当我抛出一个个问题时,他们的神色就像可爱的小学生,渴望解题。我边摆弄刀叉边介绍,并回答他们的时时提问。他们也边听边操练,不断自我更正或互相提醒,学习热情高涨。经过实践消化理解,大家才明白,原来不需要站起来挥舞手臂叫服务生,刀叉摆放就像咱地下党的“暗号”。假如自己的刀叉没放对,服务生就很难判断你是在“进行时”还是“完成时”,不敢贸然过来收盘子。假如菜单看完没合起来放在桌上,服务生会以为你还在继续挑选。

    这是我所讲过的西餐礼仪感觉最爽的一次,因为听众学习动机强,听得认真,提问也多,进步也快,所谓“急用先学,立竿见影”恐怕就是这个道理。结束之前我问大家,接下来我们要和西方银行家“叫板”吃相了,你准备好了吗?大家笑而不答。那天午宴,因为有事先的“临阵磨刀”,大家似乎不再忐忑,背挺得直直的,从容地“把玩”刀叉这技术活儿,开始有点英国老牌绅士的味道了。

    过了几天,老板们又有问题了,“假如同桌有个不会吃西餐的人,我是不是要帮忙纠正呢?”这让我想起《GQ》主编迪伦·琼斯说过的一件事。大学毕业不久他进了某杂志社当编辑,一天法国奢侈品公司的媒介部经理约请他去一家高档餐厅吃饭,那也是戴安娜王妃生前爱光顾的地方。经理穿着一套价格斐然的西装坐在他的对面,他们都点了一道莳萝三文鱼。看到盘子上躺着半个柠檬,迪伦·琼斯小心翼翼地揭掉盖在柠檬上的薄纱,把柠檬汁挤到鱼上。经理看后慢慢开吃:他优雅地让柠檬汁透过薄纱淋到鱼上。当迪伦·琼斯看到这招“示范”动作时,顿觉自己像个“暴发户”,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起来。如今他回想起来,当初那位经理如果真的有礼貌,他应该仿照迪伦·琼斯的方式去做,即便他知道如何正确地挤柠檬,最好不要让对方感到难堪。所谓的“贵族精神”包括高贵的气质、宽厚的爱心、悲悯的情怀,不乞、不媚、不娇。

    其实这样的学习对于老板们说来并不轻松。如今这些不差钱的老总曾经有过什么样的人生经历?因为工作关系,我在辅导他们练习演讲时,听他们述说起自己的故事:有位上市公司老总,六岁起就开始帮家里放鸭赶牛,没吃过一顿饱饭,没穿过一双鞋子。冬天光着脚赶牲口,沙子嵌进开裂的脚丫,地上留下的是一道道血痕。一位全国知名企业的老总从小父母缺失,寄人篱下,靠帮人干零活吃剩饭过日子。晚上大家都睡下了,自己才能找个角落拼命看书做作业。后来考上了名牌大学又几乎退学,最后学费竟是那些没考取的“差生”凑的,如今他牢记着还债和感恩社会。这次在海外听世界著名歌剧《悲惨世界》,一些老板们被剧情深深吸引并感动,有人甚至问,为什么以前不知道有这么好听的歌剧呢?这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渴望改变自身的形象,而他们曾经经历的,或许西方贵族们很难想象。(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