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生活 - 顶级生活

钟表——时光的艺术

聂晶 2013年11月15日

手表的美好就在于可以传承,它是生活的奖品,并会改变人们的生活。

    如果说,时间是记录世界变迁的标识,那么钟表收藏家就是追逐着时间的无限微末细节的痴迷者。在他们眼中千分之一秒的精确,比365天的准时更重要。

    在与钟伟国(Bernard Cheong)交谈的时候,这位热情洋溢的生活家会尽情尽兴地畅谈生活品质,从高品质音响和汽车到女人,这都是生活。他会告诉你,每个男孩儿都爱三种东西:汽车、女人和手表。这都是生活的奖品,是高阶的身份地位符号。因为,每种文化内的人都会本能地产生区分地位的需求,谁引领、谁跟随,要简单明了。手表就像是一种奖章,戴着它就能显示一种身份。手表就是身份的符号,人们会以此评价你的归属,以及审美品位。

    手表也会改变你的生活,就像你买了保时捷、或是兰博基尼、或是劳斯莱斯,你的朋友圈子都会由此开始改变。手表太有机会改变你的生活了,因为你会戴着它在办公室,甚至夜总会等等不同场合出现,让人们看着它,就猜测出你是怎样的人,然后决定是回避你还是靠近你。

    钟伟国是新加坡著名医药公司的掌权者,此外,他的另一重身份是国际知名的钟表收藏家。从1973年起“开始认真关注钟表行业”,此前就开始喜欢收集手表。为此,一个大男孩早早成了懂得世界运行规则的男人。要得到,先付出。他做过园丁,清理过学校以及教堂的垃圾桶,从而赚得一些零钱,用于自己钟表爱好方面的投入。

    他的第一只正式的收藏手表,是精工(Seiko)6139计时表。在1973年的时候,他打工赚的零花钱,还付不起90美元的价钱,这是父母送给他的礼物。“我当时就觉得这块表永远不会过时,是父母亲给我的礼物中,唯一的随身而恒久的身外之物,会带着成长的记忆,恒久流传。”

    从那时开始,钟伟国把手表、保时捷跑车与牛仔裤并列为男人的必需品。1982年,他自己挣钱买的第一块手表是欧米茄Seamaster Titane,这是一款有着特殊的意义的手表,老海耶克也曾佩戴它。30年的光阴随着不断争夺的分针与秒针的旋转,钟伟国的收藏室里,已经拥有了两千多块手表,其中既有价值数十万美元的豪表,也有像Swatch、G-Shock之类的电子表、流行表,还收集了100多只一战期间美国制造的怀表。

    在钟伟国看来,收藏手表最好的渠道就是“从最开始就将手表当作艺术品销售的那些集团”,因为技术和市场都不一样。他说:“The Hour Glass和 MAD展馆是两个最早的例子。他们销售的是艺术品,并非只是手表。”

    手表的价值确实是衡量收藏家眼光的指数,但是对于钟伟国来说,有趣和艺术的美感,才是手表收藏的最大乐趣。

    钟伟国依然坚持自己的收藏品位——照片是纯艺术,而手表是艺术的雕塑。他的收藏品必须特别具有代表性和特殊性,而且他们在盒子里必须要组成一组,可能是18到28只手表一组,是能够永久被当作艺术品的手表。这些手表需要比所谓的“手表艺术品”占用的空间和保养时间要少。的确,手表能展示一个时代的生活和技术,就像在MB & F和Richard Mille的手表中,你能看到像CNC机床、金属材质、硅,生产部件的新方法等。“你必须认真品味这些手表,因为像劳力士、百达翡丽都在关注这种方式。”

    钟伟国很喜欢自己收藏的一只雅典奇想系列(Ulysse Nardin Freak)表,这是一款构造非常奇特的机械表,没有惯见的表冠和分秒针,以旋转的陀飞轮指示时间,每周只需上弦一次,而且是从表背进行上弦。这块表在表行等待了两年,无人出手,钟伟国在2002年以19万元购得。几年后,价值翻了三倍以上。但是钟伟国绝对不会转手,因为,他对这块表充满感情,这是为了纪念逝世的爱犬而买的“幽灵”。

    手表的美好就在于可以传承,至少传5至9代人,差不多1,000年的时光。

    钟伟国藏有300年以上的古董钟以及百年历史以上的怀表,还有不计其数的手表。他都希望在自己身后,可以留给自己的两个女儿,也希望她们再流传给自己的子孙。

    再漫长的人生,也跑不过时针的无限循环。(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