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抖音腾讯交战,过程比结果重要

抖音腾讯交战,过程比结果重要

徐晓彤 2021年04月02日
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抖音与腾讯的反垄断之战,以抖音的撤诉暂时落幕了。这是一个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结果。3月26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了抖音于15日提出的撤诉请求。

两家公司的对垒开始于2019年9月,抖音相关运营公司在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腾讯相关公司提起了不正当竞争诉讼,称腾讯通过技术手段限制用户在腾讯旗下社交平台上分享抖音内容,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解除限制、消除影响,并赔偿损失9000万元。

对于撤诉结果,意料之外的是,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月7日正式受理抖音诉腾讯垄断纠纷案时,恰逢《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出炉。在互联网反垄断加强之际,老牌互联网巨头腾讯与互联网新秀字节跳动之间的博弈结果格外引人注意,本以为两家会分出个输赢,而如今刚刚鸣锣开场的大戏却戛然而止。

情理之中的是,腾讯将这场赛场拉回自己主场,抖音选择撤诉被认为是知难而退。在2019年抖音诉腾讯不正当竞争一案中,腾讯就以管辖权应按照微信、QQ开发者协议约定,归属协议签署地所在法院为由,提出将案件移送至深圳市中院审理。

在今年3月初,腾讯就抖音诉腾讯垄断案再次申请了管辖权异议,提出将案件移至深圳中院审理。腾讯的操作再次让其“南山必胜客”的称号刷屏。长久以来,腾讯被认为在南山法院具有主场优势,胜率颇高,抖音的撤诉被认为是预见了结果,自行退出。

两家巨头针尖对麦芒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两者的业务走向高度重合。在互联网领域高度竞争的环境下,用户时间意味着数据,数据意味着更多的利润和更坚实的市场地位。两家公司都极力拓展业务范围,将被分走的用户时间夺回来。

用户获取内容的习惯近两年已从图文,转向视频。抖音2021年第一季度的日活平均值已达6亿,形成了相当大的优势。腾讯一直在推进短视频业务奋力追赶,将视频号嵌在其覆盖率极高的微信之中,在3月29日微信版本更新中,微信朋友圈允许发30秒的短视频。

而字节跳动也将触角伸向了腾讯擅长的社交领域。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在今年1月份的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表示,社交化是抖音发展的重要方向。抖音已具有的庞大客户群势必会被腾讯所忌惮。

抖音与腾讯的战争,离不开反垄断浪潮席卷中国的大环境助推。“反垄断”已经成为了国家关注的重点,各项反垄断政策接连推出,且已付诸实践。《反垄断指南》正式版本的发布给各大互联网巨头划了边界。在压力之下,阿里、美团、腾讯等公司相继表态,称将会维护公平的发展环境。

然而,这些互联网巨头在实际经营中真的会积极合规吗?还是在新环境下,凭借已有资本在规则之下继续巩固其竞争优势呢?毕竟,诸多国外巨头与反垄断周旋已久,能为国内这些巨头们提供示范。比如,苹果、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等大科技公司已经为不触碰反垄断“电网”而花费许多时间、金钱和精力。

“他们应该已经在‘反垄断合规’上投入了大量资源。” 来自凯洛格学院的专研反垄断问题的商业法教授马克·麦卡林斯表示。“他们在推出一种新产品或服务之前,可能已经先用反垄断筛选器运行过,然后判定‘这个构想很安全’或是‘那个可能会犯规,不要做。’”

他认为,一方面,这些大公司一直都在反垄断监管之下运行,以保持市场的竞争性。另一方面,监管调查行动力度其实不够,例如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进行的调查,成本高但效率不佳;而且,反垄断也涉及到资源配置,如果在反垄断上投入过多,收获无法保证,却可能造成打击其他真正市场违法案件资源不足。

如此看来,完全依靠监管来践行反垄断似乎不切实际,这也表明,抖音与腾讯的交战本身似乎比官司的胜负更有意义。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争使它们相互牵制和监督,形成一个行业内部互划边界的环境。

而且,巨头之间的博弈总是舆论先行,公众的声音总是走在案件进展的前面。抖音在撤诉之前,两家公司每次有动作都会引发一次讨论。在监管高悬的利剑之下,结合舆论监督与竞争牵制,似乎是更有效、副作用更小的互联网反垄断方式。

抖音起诉腾讯不正当竞争案告一段落,但中国互联网反垄断并未停止。(财富中文网)

责任编辑:杨安琪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