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抖音向西,人工智能往东

抖音向西,人工智能往东

Eamon Barrett 2020年02月13日
凭借其令人上瘾的视频应用,字节跳动成为首家风靡西方的中国人工智能公司。
还有几家中国企业有望成为下一个人工智能巨头。

一位用户展示Tiktok应用。图片来源:AFP VIA GETTY IMAGES

安迪·沃霍尔错了。这位波普艺术家曾断言,在未来社会,每个人都有机会用15分钟成名。但生活在上世纪60年代的沃霍尔没料到抖音的诞生——只需要15秒,这款让人欲罢不能的短视频分享应用就能让一个普通人爆红网络。

截至2019年11月,抖音海外版Tiktok在全球范围的下载量约为15亿次,其中美国市场贡献了1.24亿次。相比Facebook、Instagram、Twitter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平台,这款短视频应用更吸引眼球。

在抖音的世界里,一群青少年精心编排的舞蹈可能会在一夜之间走红;一只翩翩起舞的雪貂可以获得数百万人点赞;一位男子身穿毛茸茸的兔子服随着节奏摇摆……

网络上流传这样一句话:“抖音五分钟,人间两小时”,用来形容抖音强大的用户黏性。这个平台的魔力就是人工智能驱动的推荐算法。它由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研发,根据你的喜好为你推荐内容,让你欲罢不能。

2012年,前微软工程师张一鸣创立字节跳动。6年后,凭借由软银牵头,价值30亿美元的融资,字节跳动的估值达到750亿美元,跻身全球最具价值的初创企业行列。

 
人们装扮成玩偶参加在东京举办的TikTok Creator’s Lab 活动。图片来源:SHIHO FUKADA—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人工智能的“国家队”

大量公共和私人资本正在涌入中国人工智能基础研究,同时也押注基于人工智能的初创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字节跳动的成功很可能被复制。

“毫无疑问,这个行业目前非常火爆,并且势头不会减弱。”北京咨询公司航点亚洲的执行合伙人亨里克·博克这样说道,“在中国,人工智能才刚刚开始起步。”

掀起中国当前这波人工智能热潮的,是人类与人工智能的围棋博弈。

2016年,韩国围棋九段棋手李世石与DeepMind开发的人工智能系统AlphaGo展开了一场五局三胜制的对弈。DeepMind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一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李世石此前自信满满地表示他会战胜这套算法,但最终只赢了一局而已。约2.8亿中国人收看了这场对决的直播。

一台电脑击溃一位围棋高手,这件事无疑给一些政策制定者提了个醒。

许多人甚至将这件事称为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人造卫星时刻”。牛津大学数字伦理实验室主任卢西亚诺·弗洛里迪表示,在2017年之前,人工智能仅仅被视为中国应该迎头赶上的众多前沿技术之一。这种状况很快就改变了。

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国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这份纲领性政策文件将人工智能单列为一项具有重大战略地位的技术,并为中国设定了一个目标:到2030年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全球领导者,人工智能届时将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贡献1500亿美元。

2017年,中央政府选择了5家科技公司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国家队”,每一家公司将从事特定的人工智能研究。这些身负重任的国家队成员将获得政府的强有力支持,比如优先获得融资、优先竞标合同等。

在过去的几年里,人工智能国家队成员已经增加到至少15家。以下是其中最重要的五家:

领军企业:百度

征战领域:自动驾驶

2017年,这家有“中国谷歌”之称的科技巨头推出一个名为“阿波罗”的自动驾驶软件平台。百度将“阿波罗”类比为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但它面向的领域是自动驾驶汽车。

领军企业:腾讯

征战领域:用于医学诊断的计算机视觉

至少从2014年开始,作为超级应用微信的运营商,腾讯就一直积极投资数字医疗领域。目前,该公司旗下的医疗人工智能实验室正在开发一种用于诊断帕金森病的计算机视觉系统。

领军企业:华为

征战领域: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和软件

去年9月,这家全球电信设备巨头正式跻身人工智能国家队之列。它肩负着推动“设备、边缘计算和云”能力的重任。

领军企业:阿里巴巴

征战领域:智慧城市

这家中国电子商务巨头正在开发“城市大脑”计划,力求利用云计算和大数据来改善城市规划,目前已部署在包括吉隆坡在内的23个城市中。

领军企业:商汤科技

征战领域:计算机视觉

商汤科技源自香港中文大学在2014年启动的一个学术项目,现已发展成为计算机视觉领域的行业领导者,估值超过70亿美元。

 
社交狂热:TikTok 变成了一个全球现象,带火了很多视频新星和新创意。图片来源:MICHELLE GROSKOPF—THE NEW YORK TIMES/REDUX

紧张的美国人

虽然有了“国家队”,但中国人工智能战略相当大一部分重任还是落在了地方政府肩上。上海已经承诺为人工智能研发提供约150亿美元的新资金;天津正在为人工智能筹集160亿美元的资金;北京市正在建设一个价值22亿美元的人工智能研究产业园区。

“有很多自下而上的现象。”私募股权投资者、北京大学前教授陶迅表示。“有很多企业家、很多风险资本在那里涌动。政府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中国为实现其人工智能目标而投入的资金规模也引起了美国的关注,许多美国人担心他们的政府对这项技术投资不足。

去年11月,由前谷歌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担任主席的美国国会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在一份中期报告中警告称,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支出正在超过美国。随后,一份由新美国安全中心发布的报告敦促美国政府为人工智能研发注资250亿美元。在去年12月的一场辩论中,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杨安泽警告说,中国“正在人工智能领域超越我们,因为他们拥有的数据比我们多。”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对多项人工智能技术实施出口管制,试图以此遏制关键的人工智能知识产权流向中国。但中国的研发工作也获得了长足进展。从人工智能专利申请和学术论文的数量来看,中国现在与美国并驾齐驱。

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快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中国与西方的公平竞争。但在许多基本方面,中国仍有不足之处。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所研究员Jeffrey Ding致力于研究中国人工智能战略,他最近对中美人工智能生态系统进行了系统的比较,认为“美国仍然遥遥领先”。

比如,在硬件领域,美国拥有非常明显的领先优势。中国目前消耗了全球58%的半导体供应,但根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数据,中国使用的芯片只有16%是在国内生产的,并且其中仅有一半出自中国本土企业。中国计划到2025年满足70%的国内需求,并承诺为此投入1000多亿美元。不过,中国领先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仍远远落后于西方竞争对手。中芯国际去年才开始生产14纳米芯片,而行业领先者都已转向7纳米芯片组。

“中国仍然严重依赖西方技术,”新加坡市场咨询公司ABI Research首席分析师Lian Jye Su表示。“这使得中国在这些领域的研发工作更具紧迫感。”

如今,中美两国已经开始争夺人工智能人才。去年11月,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发布一份报告指出,美国缺乏“一项全面战略来应对这种人才流失威胁”。

图为几个国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情况。上图为专利数量对比,下图为科学论文发表情况对比。

数据优势

讨论中国发展人工智能的优势时,最常提到的因素之一是其海量的数据宝藏。

人工智能算法依靠数据来学习。对于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来说,中国的数据取之不尽——这不仅是因为中国拥有14亿人口,还因为中国拥有一种倾向于合作的监管环境。

在这样的背景下,面部识别技术得以蓬勃发展。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具价值的两家计算机视觉公司:一家是总部位于香港,估值超过7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商汤科技;另一家是北京旷视科技公司,其估值刚刚超过40亿美元,计划今年在香港上市。旷视科技运营着世界上最大的开源数据库Face++,这个旨在训练其他面部识别算法的数据库拥有超过30万用户。

狂欢者在Tiktok于NeueHouse Hollywood 举办的聚会上。图片来源:JOE SCARNICI—GETTY IMAGES

不过牛津大学的Jeffrey Ding认为,中国的数据优势被夸大了。“现在很多人声称,中国的数据优势意味着它将在部署人工智能应用方面获得领先优势,但我认为这种说法言过其实。事实上,更多的面部识别数据对其他的垂直行业——比如智能制造、精准医疗或自动驾驶汽车——没有多大用处。”

但对于十多亿Tiktok用户,他们并不关心这个,他们正在专注于获得点赞和关注,哪怕这种关注只能延续15秒。(财富中文网)

译者:任文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