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世界500强

刘俏:中国到了需要伟大企业的时候

特约作者:刘俏

2017年07月20日

仔细分析这些中国经济的微观基础的变与未变,我们能够了解中国经济正在发生的巨大变迁。

企业是一国经济的微观基础,企业的活力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经济的活力。在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从投资拉动向效率和创新驱动的转型过程中,观察中国企业经营业绩和国际地位的变化尤其重要,这也是为什么以营业收入作为全球排名标准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受到广泛关注的原因。

7月20日,2017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如期公布,释放了大量有关中国企业的信息。仔细分析这些中国经济的微观基础的变与未变,我们能够了解中国经济正在发生的巨大变迁。

先讲那些没有发生的变化。第一个没有改变的是中国大企业的强势崛起。2017年,中国有109家企业进入榜单,比2016年增加了6家。再加上6家来自台湾地区的企业,2017年中国有115家企业入榜;美国同期入榜企业为132家。中国109家企业(未加台湾地区)的总营业收入达到了6.04万亿美元,占《财富》世界500强总营收的22%,占中国2016年GDP的55%。中国经济在2016年以6.7%的增长速度重夺世界经济增速第一,并且带动了全球近三分之一的经济增长,今年第一、二季度又都保持了6.9&的GDP增速,这样的宏观经济有利于大企业的进一步崛起。以此类推,中国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的企业数量有可能在三至五年内超过美国。

第二个没有改变指的是进入榜单的中国企业的行业和所有制分布没有实质性的变化。中国80%的入榜企业是地方国企或央企,主要集中在提供资金、能源、原材料等生产要素的行业。以榜单上的中国前十大企业(按排名顺序选出)为例,它们的营收都在1000亿美元以上。这十家企业中,除了排名第五(全球排名24)的中国建筑和排名第九(全球排名第41)的上汽集团外,其余8家企业,包括排名前三名的国家电网、中石化、和中石油,都来自生产要素领域;十家企业中,除了平安集团,其余9家都是央企。大企业的这种分布与中国投资拉动的增长模式是吻合的。持续三十多年的高投资需要大量的资金、原材料和能源等要素,这些领域里容易出现规模领先的企业。虽然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从简单的投资拉动向创新和效率驱动的转型,但经济的微观基础——企业层面——还没有充分体现出来这种转型带来的变化。

第三,中国上榜企业仍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大而不强的状况。伟大企业的界定标准不是销售收入,而是盈利能力。中国109家上榜企业的平均总资产收益率(ROA)仅为1.65%,一块钱的资产只能产生1.65分的税后利润;而美国企业的平均总资产收益率为4.79%,是中国企业的2.9倍。我们上榜企业的资本使用效率确实不高。我们通过大量的银行信贷和投资形成的资产并没有产生足够的盈利。这在很大程度上与我们投资拉动的粗放式增长模式是匹配的。此外,需要注意的是109家上榜企业中有10家企业的盈利为负,这显然与世界500强这一身份极为不符。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并没有催生出大批伟大的企业。

当然,2017年《财富》世界500强的榜单也呈现出一些有利变化。首先,中国新增企业大部分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在整个榜单中所占的比例已经增至20%。这反映出中国经济在转型过程中市场力量的顽强蓄积。民营企业相对而言有较高的投资资本收益率,更多民营企业的崛起反映出中国企业2.0时代的逐渐到来。其次,阿里巴巴和腾讯在2017年首次进入世界500强榜单,这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变化。阿里巴巴和腾讯,再加上2016年进入榜单的京东集团,表明新经济在中国的崛起,这些企业正在以极大的冲击力改变着中国经济的微观基础,逐渐成为中国伟大企业最具有竞争力的候选者。

中国到了需要产生伟大企业的时候。此后经年,中国的劳动力市场、产业结构、消费需求和国内外环境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企业家精神和创业创新将继续改变中国经济的微观基础。价值创造而非简单的规模扩张正在成为中国企业追求的首要目标。在中国企业的2.0年代,认识高度决定行为的高度。虽然透过2017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我们还没有看到一个完美的故事,但我们隐约已经看到了这个故事的开始。(财富中文网)

作者简介:刘俏,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金融学教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自科基金杰出青年奖获得者。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