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前沿

巴基斯坦首富一席谈

Ismat Sarah Mangla 2011年05月14日

尼沙特集团董事长米安·穆罕默德·曼沙谈巴基斯坦的民主、商业及中东的变革

    社会和政治动荡成了巴基斯坦报纸通栏标题的首要内容。但是,对米安·穆罕默德·曼沙(Mian Muhammad Mansha)来说,无人在报道该国有待利用的大量商业机会。现年64岁、被普遍认为是巴基斯坦首富的曼沙当年从一个纺织厂起家,逐步建立起了一个规模庞大、业务多样的帝国。如今,他的尼沙特集团(Nishat Group)是巴基斯坦最大的企业联合体和私营雇主,销售额达21亿美元,经营范围包括银行、水泥、纺织和能源。以下是今年1月《财富》杂志记者在其拉合尔办公室对他进行的采访及后续电话采访的记录摘要。

    问:尼沙特集团是如何起家的?

    答:印巴分裂后,(我父亲)离开加尔各答,在巴基斯坦最大的产棉区费萨拉巴德办了一家纺织厂。不幸的是,他50岁那年去世了,当时我只有22岁,不得不从伦敦辍学回到那里。那家纺织厂留给了我。我在那里干了17年,生意越做越大。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它成了整个南亚次大陆上最大的纺织品公司。

    问:你的成功得益于战略还是机遇?

    答:我很早就认识到(也许这一点比我的一些竞争对手强):纺织业只有形成规模才能发展。我决定进行横向和纵向的综合经营,增添了从纺纱、印染、织布、编织到加工和包装各个环节。到我离开时,我甚至在厂里建了一所很大的学校和自用的铁路车站。

    问:你在巴基斯坦经商遇到的哪些挑战是(比方说)沃伦·巴菲特或比尔·盖茨这样的人遇不到的?

    答:外界对巴基斯坦的印象是,这里的人都很腐败。我不认为他们天生就是腐败的。我可以看着你的眼睛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行过贿。我们遇到的挑战主要是,我们的民主政府没有很好地发挥作用。但是,我希望我们别偏离民主的道路。

    问:巴基斯坦真的做好实行民主的准备了吗?

    答:我认为是的,但我们需要有耐心。至少20年没有掌握过政权的人必须学会如何治理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说,政治家们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我们必须开始做起来。所以,我们必须进行这方面的探索。

    问:有人评论说,最近中东地区动荡,可能下一个就该轮到巴基斯坦了。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答:埃及和突尼斯的变动会对整个中东和巴基斯坦产生影响。但是,巴基斯坦有点不同。那两个国家有很长时期的独裁统治;领导人还要培养他们的子女接班。这种情况在巴基斯坦不存在。

    我们的民主体制稍稍先进一些。我们还有基本独立的司法体制和言论自由。许多怨气通过媒体批评等途径发泄出去了。不过,这里有大量的失业者,我们需要创造工作岗位。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也有好的一面,因为人们认为我们需要加快改革。

    问:你是如何看扼杀温和派声音的事件,例如今年1月被刺杀的旁遮普省省长萨尔曼·塔希尔(Salman Taseer),或者被指控谋杀巴基斯坦公民的美国人雷蒙德·戴维斯(Raymond Davis)的处境?

    答:那位省长是个非常勇敢的人。但是,我们的处境是,有一场强加在我们头上的边境战争。消除或是减少好战行为的唯一方法,是向没有机会的人们提供机会。对我的美国朋友,我一向就是这样说的。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 Holbrooke,前美国特使)去世前,我对他说:“来吧,在这里搞几个大项目。你们在阿富汗花了100~120亿美元——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钱变成就业机会?”这个特殊事件(指戴维斯案)引起了人们关注。两国政府对此案的处理都不妥当。这很令人尴尬。外交豁免权的问题没有搞清楚。他们说他有豁免权,可是他拿不出任何证据。这样一拖延,人们就会有不同看法,事情就会炒得沸沸扬扬。

    问:你的帝国里有一大块是穆斯林商业银行(MCB Bank),它在全球信贷危机中毫发无损,并且拥有很高的资本比率。你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答:穆斯林商业银行是巴基斯坦的主要银行之一,占银行业总资产和储蓄总额的9%;资产回报率是3.18%,收益率为26%。我们一直在设法通过借记卡、手机银行和保险等产品来降低风险。在西方,参与管理的长期股东不多,多半是些被动投资人。银行需要与其业绩利益攸关的大股东进入董事会。我们就是这样做的。

    问:你们在同盖普(Gap)和利惠(Levi Strauss)等美国公司合作。你有什么话要跟其他想来巴基斯坦做生意的美国公司说吗?

    答:在巴基斯坦做生意的美国公司都很成功。没有一个亏本或是无法把利润汇回国内的。你如果去印度经商,许多行业不对你开放。眼下的问题是,我们必须解决(阿富汗的)这场冲突。它给我们带来的是负面影响和恐怖主义。不过,我非常乐观地认为,等到这些军事敌对行为结束后,奥巴马总统会制定政策(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温和派)达成和解。现在,很多地方满目疮痍。我们必须开始重建工作,才能实现安全。

    问:你说过,你认为使巴基斯坦摆脱恐怖主义的最佳途径是开放边境来创造就业。

    答:我非常支持开放与印度之间的边境。我们的大部分贸易走的是非正式渠道。有什么道理不开放贸易呢?另外,我们的工业政策也有部分偏差。我们应当把资金投入到简单的行业里,如服装业,这样就可以雇用许多人手,而且不用消耗过度的能源,也不需要太多的资金。

    问:巴基斯坦有哪些行业最有发展前景?

    答:能源业。我们一直没有向巴基斯坦的能源业投资,可是我们每打10口井就有3口出油。另一个是农业。比方说,我们是第五大产奶国,可是我们的产量却很可怜。我们只要能够引进先进的农业技术,就能发展起来。去年,大宗商品期货品种中增长最快的是棉花,而我们是第四或第五大产棉国。所以,我们如果增加产量,至少能增收50%。

    在巴基斯坦,我们的壁垒比其他国家都要少。在欧洲,增长非常慢。那里的老年人太多,要交的各种税也太多。我觉得现在巴基斯坦是在我有生之年里第一次正在成为一个均衡的社会。我预计20年后,你会发现许多住在海外的巴基斯坦人都已经回国了。

    译者:于少蔚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