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前沿

备受攻击的气象科学

David A. Kaplan 2010年11月16日

迈克尔·曼是身陷“气候门”的一名研究人员,他暂时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但是,政治会对学术构成威胁吗?

    20世纪90年代初,迈克尔·曼(Michael Mann)还在耶鲁大学的地理与地质系攻读博士学位,对理论气象建模非常感兴趣。他对树的年轮、珊瑚和冰核等包含古代信息的数据进行研究,从而了解若干年代以来气候的自然波动。曼猜想,这会是一个学术象牙塔中安静的职业。1995年,他与其他人在《自然》(Nature)上共同发表了一篇古气候学论文,题目为《过去五个世纪十年性及世纪性全球气候震荡》(Global Interdecadal and Century-Scale Climate Oscillations During the Past Five Centuries),引起了极大的轰动。那么,像他这样一个小人物,在这个为学术自由激烈争论的漩涡里,会做些什么呢?“我绝对没有想过要为什么去讨价还价。”曼告诉《财富》杂志。

    曼今年44岁,因为其研究成就,成了研究全球变暖领域的重要学者。他首先在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工作,现在在宾州大学(Penn State)任教。他声明,数据是不容置疑的:人类活动已经引起了气温上升——特别是在最近几十年——有一天可能会危及生命。生产化石燃料的公司和其他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的人一直在质疑这些结论,否认全球变暖的人经常指责曼是一个为政治代言的科学家。

    去年11月,黑客将几百份包括曼在内的著名气象学家之间的电子邮件公之于众,使怀疑论得到了广泛的媒体关注。否认全球变暖的人说,这些被盗的电子邮件表明,气象学家有篡改证据的倾向。“气候门!”毫无创意的头版头条报道中大声宣称。尽管某些电子邮件里表达了洋洋自得而微不足道的意见,但是,5个审查小组明确指出了气象学家们的不道德行为。弗吉尼亚州的总检察长甚至指控曼在弗吉尼亚大学时欺诈纳税人,获得了近5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几周前的一次审判驳回了那些民事指控,而州政府打算再次提出诉讼请求。

    曼说,总检察长的调查是一种“政治迫害”,是“既得利益集团”长期攻击科学和科学家必然的累积效果。他说,对学术的威胁并不是来自理论方面的。他还认识一些研究生,由于害怕卷入纷争,已经决定避开全球性的研究。气象学界的其他人从来不会公布自己的家庭住址,在公众场合发表演讲时都会带着保镖。曼亲口说,他不得不对骚扰性的电子邮件和蜗牛邮件采取法律措施;他曾收到这样一封邮件:“我希望能够看到你自杀的新闻。去死吧,变态!”

    这种赤裸裸的威胁是不可原谅的。我们很难忘记“大学炸弹客”的一系列行动曾经使许多大学教授受伤。而且麦卡锡主义证明,仅仅是语言就可以损害学术自由。但是,妖魔化科学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记住这一点是非常明智的。150年前,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发表了《物种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60年后,“斯科普斯案件”引起了美国全国性的轰动,那些无法区分宗教和事实的机会主义者仍然把“进化论”当作攻击的靶子。即便如此,我们大多数人都有足够的智慧,能够意识到“神造说”并不会威胁科学。“我相信,随着气候的变化,公众会逐渐发现真相。”沮丧的曼说。他应该多一点信心。

    译者:廉晓红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