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斯蒂芬•拉特纳:我们为何不得不罢免通用汽车CEO

Steven Rattner 2009年10月23日

这篇《财富》独家报道的节选中,拉特纳以局内人视角揭秘罢免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瑞克•瓦格纳。

    领导汽车救助计划的斯蒂芬•拉特纳讲述了其对通用汽车财务和管理状况的震惊。

    作者:Steven Rattner

    毫无汽车制造和政府经验的斯蒂芬•拉特纳(Steven Rattner)离开华尔街的高位,开始了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重组。救助计划的规模和速度引发众多质疑,这激发了拉特纳提笔描述资本主义的一个决定性时刻。

    拉特纳领导了进行实际工作的团队,他坚信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并非像某些人担心的那样代表着 “社会主义扩张”,而是避免经济崩溃的重要手段。在这篇《财富》独家报道的节选中,拉特纳以局内人视角揭秘罢免通用汽车(GM)首席执行官瑞克•瓦格纳(Rick Wagoner)。

    底特律褊狭、动作缓慢的文化已是名声在外,但即便按这个低标准衡量,底特律——尤其是通用汽车的管理不善还是令我震惊,通用汽车或许是我们见过的大公司中财务运作最差的一家了。

    比如说,根据前任政府的贷款协议,财政部需对通用汽车所有1亿美元以上的非日常交易进行批准。自我到财政部的第一天起,就源源不断地收到通用请求批准的PPT文件(我们很快得出结论,通用汽车没有哪次决策是不需要PPT文件的)。我们惊恐地发现该公司根本没有合理的分析来支持这些支出。

    文化缺乏同样令人触目惊心。在通用汽车的复兴中心(Renaissance Center)总部,高管们躲在大楼顶层玻璃门紧闭、有保安守卫的办公室里,他们人手一张可直达私人车库的电梯卡,不用在其他楼层停留(不同普通员工打交道)。

    在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瑞克•瓦格纳有限的几次互动中,我发现他令人喜欢、兢兢业业而且知识比较渊博,但他有些“友好的傲慢”,而且整个通用似乎都笼罩在这种气氛中。

    确实,瑞克和他的团队似乎认为他们所有问题实际上都可归因于金融危机、油价、日元对美元汇率以及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等。

    我们显然不会允许一个在一年内挥霍掉210亿美元现金、在2009年第一季度又花掉130亿美元的管理团队继续下去。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通用汽车二月份的可行性计划基本是“一如既往”,而没有我们觉得非常必要的积极的新策略。

    三月中旬,在同瑞克的一次会面中,我试探了他对其团队的看法,接着试着把话题引到他本人身上。56岁的瓦格纳说:“我没打算一直待到65岁,不过应该还能再干上几年。不过我也对上任政府说过,如果我的离职能够有助于挽救通用汽车,那么我愿意这么干。”他补充道,无论他本人还是董事会都觉得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我跟瑞克的对话就到此为止了。第二天我会见了他的副手韩德胜(Fritz Henderson)。韩德胜同样在通用汽车干了一辈子(其父亲也是如此),我在他身上看到更多的活力和改革意愿。我们当时面临的问题在于,究竟是把通用汽车交给韩德胜更好还是交给一个外来者更好,像福特(Ford)就引进了波音(Boeing)公司高管穆拉利(Alan Mulally)。虽然不确定韩德胜能否为通用汽车带来其急需的改变,但我更担心的是,在如此动荡时期招来优秀首席执行官的可能性有多大。

    同时,如果说哪家公司的董事会需要洗牌的话,那绝对是通用,面对越来越多灾难隐现的证据,他们已经完全驯服。我们决定向蒂姆(Tim)、拉里(Larry)以及奥巴马总统做出如下提议:由韩德胜取代瑞克出任临时首席执行官,更换董事会至少一半的人员,同时任命一名外部董事担任董事长(所有公司都应该这么做)。

    Marilyn Adamo和Scott Cendrowski对本文亦有贡献。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