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普拉达“血拼”资金

SUZANNE KAPNER 2009年09月14日

经历过一次灾难似的并购狂欢、目前正急于减债的普拉达公司已经决定上市圈钱。但开价是多少呢?

    经历过一次灾难似的并购狂欢、目前正急于减债的米兰普拉达时装公司已经决定上市圈钱。但开价是多少呢?

    作者:SUZANNE KAPNER

    世界顶级时装大师每年都会两次前往米兰时装展朝觐,而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一睹设计师米尤琪亚•普拉达(Miuccia Prada)宛若神殿女祭司般的风采。米尤琪亚,或是雇员口中的普拉达女士以设计简约而著称——她设计的黑色尼龙手袋就是这种风格的具体体现——在她的手中掌控着潮流的脉搏。一年以前,她展出了宽松上衣与宽松长裤的搭配。而这一季,类似的睡衣造型风靡了整个欧洲T台。“她是其他设计师寻求灵感的来源。”美国萨克斯第五大道百货店(SAKS Fifth Avenue,简称SFA)的经理罗纳德•弗莱舍(Ronald Frasch)说。今年六月的一个晚上,就在普拉达最新男装系列揭晓的前夕,大批买家、艺术家、电影人和评论家聚集在米兰的一间旧仓库里。这里原来是座老厂房,现在是普拉达公司米兰总部的所在地。大家的期待之情溢于言表。待到压轴模特身穿长及大腿的贴身马球衫、披着配有枪套式皮带的大翻领外衣,迈着孩子气的步伐走上T型台时,场内顿时鸦雀无声,观众们在幽暗的灯光下眨着惊愕的眼睛。60岁的米尤琪亚又一次改变了时尚的进程。

    时髦亮丽的服饰并非普拉达的唯一诱人之处。今年早些时候,这家非上市公司在报告中(的最新数字)显示:2007年公司的净利润增长了66%,达到1.87亿美元,销售额也上涨了17%,达到25亿美元。除此之外,普拉达最近还完成一项重组,出售了表现不佳的业务单元,并在去年吸纳了几位训练有素的管理人员,强化了管理队伍。

    然而,时装界也并非一切尽如人意。伴随全球经济发展的放缓,奢侈品产业的增长同样步履蹒跚(详见《变化不定的奢侈品市场》一文)。更令人不安的是,普拉达在某些指标上已经落后于其他同行。它的现金流量在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仅为19%,低于许多竞争对手。以意大利的时装公司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为例,同样是利润率,后者的百分比就达到了28%。波士顿管理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在米兰的合伙人费德里科•拉拉塔(Federico Lalatta)担心普拉达忽略了发展中国家新兴的百万富翁群体。例如:印度有三家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专卖店和两家古驰(GUCCI)专卖店,而普拉达至今却仍未踏入这片国土。“普拉达在中国也姗姗来迟。”拉拉塔指出,“结果它的名气远远不如那些较早打入该地区的品牌,比如路易威登(LVMHF)或是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

    为了展开角逐,普拉达不仅亟需资金扩展业务,而且还要偿还主要因计划不周的疯狂并购而产生的债务。为了筹款,普拉达公司的CEO、也是米尤琪亚21年的结发丈夫帕特里奇奥•波尔特里(Patrizio Bertelli)已向外界表明,普拉达将视市场形势于今年年底在米兰股票交易所上市。虽然尚无官方消息,但是普拉达极有可能抛售三分之一的已发行股票,并以此筹集到大约15亿美元的资金。即便如此,至少60%的股票控制权仍掌握在波尔特里和普拉达家族手中,目前该家族持有普拉达95%的股份(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Intesa Sanpaolo持有剩余的5%股份。)这也是其他时装公司正在尝试的模式。萨尔瓦托勒•菲拉格慕公司(Salvatore Ferragamo)计划在今年上市,范思哲(Versace)估计也不会落后太久。而普拉达抛售的股票将会成为市场重要的指向标。

    普拉达上次挑逗股市是在2001年,当时正逢911恐怖袭击之后,公司迫不得已放弃了上市的计划。慈悲为怀的讲,眼下首次公开募股的气候欠佳。尽管如此,波尔特里仍相信能用一部分普拉达卖上个好价钱,同时还可以继续保持成就普拉达世界顶级时装公司地位的特有的管理文化。但这决非易事。分析人士指出,如果首募能按原计划在春天进行,普拉达的估价可能会达到60亿美元。可现在该公司的价值不会超过45亿美元,而且假如金融市场持续暴跌,今年这次募股极有可能不会发生。“我的期望值不会太高。”伦敦MF国际证券(MF Global Securities)的分析师约翰•盖伊(John Guy)说。

    走进普拉达的总部,感觉就像进了一座修道院。一袭黑衣的警卫取代修道士,守在大门之外。院内米色的水泥建筑俯视着庭院,呈现出沉静和纪律浑然一体的效果。一座由德国艺术家卡尔斯坦•沃勒尔(Carsten Holler)设计的环形不锈钢滑梯仿佛神来之笔,从三楼米尤琪亚的办公室一直通到地面,据说她偶尔还会用上一用。

    波尔特里的办公室和整个院子一样,几乎没有经过任何装饰。一侧的墙上挂着意大利抽象派大师阿尔贝托•布里(Alberto Burri)的画作,另一面墙则是通体的玻璃。在我们谈话时,一抹米兰黄昏的夕阳透过玻璃照了进来。说到普拉达在过去几年中发生的各种变化,公司仍对米尤琪亚敏锐的时尚天赋过分依赖。“普拉达真正的优势在于它的产品和设计能力。”波尔特里说,“这是我们的主要财富。”

1 2 下一页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