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雷曼兄弟垮台内幕

Jennifer Reingold 2009年07月24日

麦克唐纳表示,他从未见过富尔德巡视交易大厅。该公司忧心忡忡的预言家们相继辞职。

    独家资料,先睹为快:一名证券交易员的新书《常识惨败》讲述了雷曼兄弟的领导者如何忽视所有警告。

    作者:Jennifer Reingold

    随着世界金融体系几近内爆整一年,涓涓细流汇聚成惊涛骇浪:那些提供全部情况的新书,激动万分的承诺向我们讲述“真实的情况”。

    几乎每天早晨,时代公司(Time Inc.)的邮递员敲敲我的门,放下又一个厚厚的文件盘,里面满是辞藻优美的散文和指责。这些东西把我的办公桌都堆满了,不过至少有一个故事脱颖而出,因为它不是关于避免危机或是某家大到不能倒的机构的情况。它讲述了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的故事,该公司的兴起和衰亡都引人注目,最终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破产申请。

    其它作者(包括《财富》撰稿人威廉•科汉(William Cohan))对贝尔斯登(Bear Stearns)破产的叙述扣人心弦,雷曼的垮台对其自身而言是一个6000亿美元的火山口。因此我开始挖掘最近一本独家提供第一手消息的书:劳伦斯•麦克唐纳(Lawrence G. McDonald)的《常识惨败:雷曼垮台内幕》(A Colossal Failure of Common Sense: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Collapse of Lehman Brothers)(Crown Business,将于7月21日发布)。

    这本由小说家帕特里克•鲁宾逊(Patrick Robinson)参与写作的书引人入胜甚至有些幽默,从一家倒闭公司的证券交易员的角度写作,能做到这一点着实不易。在雷曼任职了4年的麦克唐纳在2008年年初被解雇,雷曼当时已经进入死亡螺旋,但世人尚未完全认识到这一点。麦克唐纳写道,但尽管如此,在他看来,明显是雷曼首席执行官迪克•富尔德(Dick Fuld)及其心腹乔•格雷戈里(Joe Gregory)所作的决定直接导致该公司毁灭。雷曼是唯一一家被任由破产的华尔街大公司,同雷曼大部分员工一样,麦克唐纳对此颇有微词,但他最终的离职,是知情人士的重要证词。麦克唐纳称雷曼垮台是因为自大和傲慢。过高买入,过低抛出——哦,对了,还有一点,在此过程中其举债经营比率过高。

    据麦克唐纳称,这对4层的员工而言并不意外,麦克唐纳及其团队在此交易濒临违约的债券。早在2005年春季,雷曼高收益与杠杆化贷款全球负责人亚历克斯•柯克(Alex Kirk)看着雷曼买入、分开、分割然后转售的大量住宅按揭就已经发出警告。他厉声说道:“整个市场都腐烂了。”

    上述评论很快引起债务交易员具有先见之明的举动——做空主要住宅建筑商的股票——并推动固定收入全球主管迈克•戈尔班德(Mike Gelband)主持会议,重点讨论若房市泡沫破灭,雷曼面临的潜在危险。作为一家投资银行,一边做空将因房市崩溃受到打击的公司之股票,一边推销继续吹大泡沫的证券化抵押贷款,可能不太道德,但第四层的员工们做得没错。就在当时,雷曼的举债已高达自身资本净值的22倍;它将按揭贷款转化为证券的速度与积累按揭的速度一样快,不仅如此,它甚至完全买下了两家按揭贷款公司。

    有一则颇具黑色幽默的轶事是,麦克唐纳和一名同事坐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尔湾市新世纪金融公司(New Century Financial)的停车场,数着四周的捷豹(Jaguars)和莲花(Lotuses)跑车。麦克唐纳写道:“我绝对从没在任何地方见过这么多顶级车一辆挨一辆的停着。”他卖空了新世纪金融公司,后来该公司于2007年4月破产。

    据麦克唐纳称,第4层的员工一再试图警告第31层的高管当心前面的麻烦,但似乎没人听他们的。麦克唐纳写道,在2007年同顶级高管的一次会议上,交易员拉里•麦卡锡(Larry McCarthy)清楚地指出了前面的麻烦(麦克唐纳称富尔德和格雷戈里均未与会。)麦卡锡假设地问道:“你们看到了吗?那是座该死的冰山,我们正朝着那个方向高速行驶。就连泰坦尼克号也曾试图转向。”

    与此同时,雷曼开始大举进军商业房地产领域,其顶峰是该银行于2007年斥资28亿美元购买位于巴黎中心的Coeur Defense写字楼,当时可能是市场的最高点。麦克唐纳指责富尔德此举不过出于嫉妒其雷曼前同事、现就职于百仕通集团(Blackstone Group)的皮特•彼得森(Pete Peterson)和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以及他们虚张声势的一系列收购。麦克唐纳写道:“整个纽约市里,理查德•富尔德大概最想看到皮特•彼得森和史蒂夫•施瓦茨曼垮台。然而他们现在春风得意,挣得比他多,上头条也比他快,而且还在宣布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必须指出的是,麦克唐纳显然从未见过他们,他将他们描述为避世隐居、不问世事。

    麦克唐纳表示,在就职雷曼期间,他从未见过富尔德巡视交易大厅。该公司灰心沮丧、忧心忡忡的预言家们——包括麦卡锡和戈尔班德——相继辞职,直到2008年6月,剩下的高管们——在股本全球主管巴特•麦克戴德(Bart McDade)的领导下——发动了一场内部政变。麦克唐纳当时已离开雷曼,但他显然获得了足够的情报,他描述了雷曼12名顶级高管在2008年6月进行的秘密晚餐,一周后上演了十分精彩的一幕——麦克戴德大步走进富尔德的办公室,告诉他乔•格雷戈里得滚蛋,要么富尔德自己走人。麦克唐纳写道,富尔德大喊:“你们在我背后捣鬼!”于是格雷戈里离职,同时离职的还有颇受争议的首席财务官埃林•凯林(Erin Callan)。

    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美国政府决定不救助雷曼,该公司举债经营比率过高,而且持有巨额的各类金融衍生品,富尔德坚称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将救助雷曼,但这只是徒劳,该公司的衍生品几乎无人问津。9月15日清晨,雷曼倒下了——差一点拉了世界经济陪葬。金融体系的错误?或许吧。但假如麦克唐纳对雷曼弥留之际的描述属实,那么该公司的倒闭根本是命中注定。

    译者:熊静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