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花旗的盈利美梦

Colin Barr 2009年03月12日

潘伟迪称该银行即将恢复持续盈利。可惜大部分华尔街人士都不这么认为。

    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称该银行即将恢复持续盈利。可惜大部分华尔街人士都不这么认为。

    作者:Colin Barr

    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执行官潘伟迪(Vikram Pandit)绝对是位乐观主义者。

    潘伟迪在周一晚上给花旗员工发了一封备忘录赞美花旗的优点,关于此信的报道传出后,这家大型银行的股价在周二早些时候飙升了27%。CNN在周二获悉此信内容,在信中,潘伟迪称这家陷入困境的银行在2009年前两个月盈利了,该银行已获得450亿美元的政府援助。

    投资者此前怀疑飙升的贷款损失将使得政府进行第4轮的联邦援助,这可能摧毁普通股股东,并可能导致管理层变动。

    上月晚些时候,政府同意将持有的一部分花旗优先股转变为普通股,此举可能使纳税人拥有该银行高达36%的股份。

    不过尽管花旗的股价就在每股1美元上方不远处徘徊,潘伟迪坚称花旗的优点未受到充分赏识。

    潘伟迪在信中写道:“除了我们良好的资本状况外,我们在2009年迄今的出色业绩也使我大受鼓舞。事实上,我们在2009年的前两个月已实现盈利,而且我们在迄今一季度中的业绩将是自2007年第3季度以来最好的。”

    当然,这不大能说明问题。因为花旗在2007年第3季度损失了285亿美元,因为该公司被迫对债券市场和衍生品的投资损失进行减记。

    现在第一季度仅剩下几周,潘伟迪不再预测花旗将在整个财务季度期间都盈利。但他暗示,他预计花旗很快将至少实现数额较小的持续盈利。

    大部分华尔街人士不赞同潘伟迪对转变的乐观看法。据接受汤姆森路透(Thomson Reuters)调查的分析师们预测,花旗在第一季度每股损失17美分,全年每股损失74美分。

    上述悲观预测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银行业使人冷静的趋势。银行已经因住房贷款损失遭到重创,但此行业现在正应对信用卡贷款违约率飚升以及曾经火热的商业房产市场价值大幅缩水。

    观察者仍然怀疑花旗是否已完全摆脱上述负担,要知道,花旗是受信贷市场泡沫时期无节制影响最大的机构之一。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贝琪•格拉塞克(Betsy Graseck)上周在致客户的评论中写道:“我们认为风险更偏向于熊市,而非牛市。” 格拉塞克表示,与她跟踪的其他大型银行相比,花旗的问题资产组合——例如次贷、债务抵押债券以及商业房产按揭支持证券——的风险要大得多。

    虽然存在上述担忧,但潘伟迪在信中写道“即便情况在短期内显著恶化,我们预计将能够实现大部分递延税项资产(deferred tax assets,DTAs)”——公司累积的损失,并希望用来抵免未来利润的税款。

    投资者一直想知道花旗是否将不得不减记税项资产价值,以反映其惨淡的业绩。

    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理查德•拉姆斯登(Richard Ramsden)上周在一篇评论中指出,许多大型银行只在过去两个季度公布了亏损,花旗已连续5个季度出现亏损。拉姆斯登补充道,这增加了花旗遭受大额DTA相关损失的风险。

    抛开损失问题不说,为了最终使用这些税项资产——同时证明将这些无形资产算作预防损失的缓冲资本有理——花旗必须马上开始获得稳定的利润。

    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分析师詹森•高登伯格(Jason Goldberg)上周写道,要完全实现递延税项资产,花旗将需要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产生850亿美元的应税收入。

    这个数目听起来很大,不过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在信贷泡沫的鼎盛时期,花旗在2003到2006年间的年平均收入为185亿美元。而且凭借政府的支持,花旗以及其竞争对手都能以极低的利率进行借贷,花旗使自己基本的贷款业务实现盈利的机会很大。

    不过它首先得挺过目前经济衰退可能出现的最糟糕的情况,一些专家预计在此情况下贷款损失将两倍于1991年经济低迷时的水平。

    花旗很可能能够越过目前的经济深渊——尽管谁都不知道它要做到这一点还另外需要多少援助。

    税务律师、税务专业期刊Tax Notes特约编辑李•A. 谢帕德(Lee A. Sheppard)表示:“这与潘伟迪拖拖拉拉的做法相符。或许他们以为国会将退还他们的损失和贷款。”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