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沃尔玛:美国新的食品与药品管理局

Marc Gunther 2008年07月18日

沃尔玛为何要将可能有害也可能无害的产品下架,而继续销售一定有害的香烟呢?

    一种用于婴儿塑料奶瓶的化学物质被撤下了零售柜台,这不是在监管机构的命令下,而是在倡导组织、政客和大型零售商的要求下完成的。

    作者:Marc Gunther

    到底沃尔玛(Wal-Mart)是如何成为新的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的呢?

    最近,沃尔玛联合CVS公司和美国反斗城玩具公司(Toys 'R Us)宣布,计划不再销售含有化学物质双酚A的婴儿奶瓶。

    问题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自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双酚A这种物质一直被广泛使用。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日本和欧洲的监管机构都批准可以使用双酚A。加拿大准备禁止双酚A用于婴儿奶瓶,不过政府官员觉得该举动只是预防措施。

    其他科学家感到担心,为了把事情弄清楚,做了一些动物实验,结果表明小剂量的双酚A与癌症和其他健康问题有关。然而不是在科学界的争论,而是在一些激进组织、政客和辩护律师的推动下,打响了婴儿奶瓶之战。

    今年春天,传统媒体报道了这一事件,一些零售商如沃尔玛大惊,并拒绝含有双酚A的产品出售。同时,那些以前就不使用双酚A的公司从这场公关之战中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我们也可以像双酚A反对者那样指责政府行动迟缓,没有迅速采取行动保护人民健康,所有消费者和公司可以自己采取必要的行动。我们也可以像化学家、工业说客史蒂文•恒吉斯(Steve Hentges)一样表示“科学无法与大众情绪匹敌”。

    但是,在网上发起的激进运动能以惊人的速度重塑市场,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环境工作组以及《失窃的未来:生命的隐形浩劫》(Our Stolen Future)的作者通过网络来提醒人们双酚A的危害。宣传无双酚A的网站汇集了所有关于双酚A造成健康问题的新闻报道。www.safemama.com和www.healthychild.org这两个网站的博客上,博主们对双酚A进行了猛烈抨击。

    什么是双酚A?

    它无处不在,用于制造聚碳酸脂,而聚碳酸酯是一种无色透明坚固的塑料,可用于生产瓶子、自行车头盔、DVD和汽车前灯。它也是用于食物和饮料罐内部保护层的物质环氧树脂的一个成分。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曾对美国人做过检测,93%的受检者尿液中含有该物质。

    如果双酚A反对者成功将其驱逐出食品供应链,那么也会给消费者带来损失。有些不含双酚A的瓶子单价为10美元,是含双酚A瓶子的两倍还多。用玻璃制成的婴儿奶瓶容易摔碎,导致受伤。而替换掉双酚A就意味着所有的食品和饮料罐都要用新材料来重新制造,现在有没有安全的替代品还是个未知数。

    今年春天,双酚A的事情大量公开报道后,少数几个公司成了赢家。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几年前就将双酚A婴儿奶瓶和茶杯下柜了。伊士曼化学公司(Eastman Chemical)去年采用了一种塑料替代品Triton。Born Free是2006年建立的专门生产不含双酚A的婴儿奶瓶私营公司。

    SABIC基础创新塑料(SABIC Innovative Plastics)可能遭到冲击。它以前是通用电气(GE)塑料部门,现在是美国双酚A最大的生产商(但该公司拒绝评论该事件对公司造成的经济影响)。包括Avent America, Evenflo 以及Gerber Products在内的婴儿奶瓶生产商因生产含双酚A产品而遭到起诉。

    这场双酚A之战象政治运动一样,有琅琅上口的口号,召开新闻发布会,进行人身攻击,建立互相敌对的网站等。冯萨尔(Frederick Vom Saal)博士可以说是这次反双酚A之战的将军。他曾经在州立法机构前作证,在电视上抨击双酚A,不过他用词闪烁,掩盖了科学证据的不确定性。他表示双酚A是一种弱雌激素,他说“用性激素来做塑料简直是让人发疯的想法。”

    不是只有冯萨尔博士这样做,也有许多其他学者积极号召禁止使用双酚A。不过冯萨尔博士是知名度最高,并以最尖酸刻薄的语言进行谴责的学者。他指责陶氏化学(Dow Chemical)公司高管试图贿赂他,而该公司对此矢口否认。

    该行业各公司都想获得冯萨尔博士的支持。他出现在由生产不含双酚A婴儿产品的Born Free制作的新闻发布会视频中。他也在为纽约一家律师事务所提供咨询,这家事务所正在起诉生产含有双酚A的婴儿奶瓶的公司。他也表示他从没有向任何公司或律师事务所收取任何费用。

    芬顿公关公司(Fenton Communications)是华盛顿的一家公共关系公司,是反对双酚A的另一个斗士。芬顿的客户也包括Born Free公司。环境工作组织多年来一直在反对双酚A方面起了领导作用。芬顿公司也为一些自由倡导组织如MoveOn工作,这些组织支持国会里的民主党人士发起禁止在儿童产品中使用双酚A的立法工作。

    有时这些组织似乎联合起来采取行动。环境工作组织去年对罐头食品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许多美国人体内的双酚A含量都比实验室内证明的对人体有害含量要高。”

    今年由约翰•丁格尔(John Dingell)和巴特•斯图派克(Bart Stupak)领导的国会调查要求婴儿配方奶粉的生产商不得在罐子生产中使用双酚A,遭到了拒绝。所有这些都上了新闻头条,人们普遍对此担忧。

    销售的科学依据

    化学产业也试图发出自己的信息。可以看这两个网站http://www.bisphenol-a.org/和http://www.factsonplastic.com/,它们都在为双酚A辩护。不过这个产业通常被人描述成“特殊利益团体”,而环保专家和政客被看作为了公众利益服务。

    当然事情完全没这么简单。争论可以帮助环保者筹集资金,民主党政治家也喜欢挑布什政府的毛病,而辩护律师也会因此得到丰厚的报酬。

    化学产业的问题在于,以前的历史纪录让人信心不足。丁格尔-斯图派克对双酚A的调查审视了被国会称作“销售的科学依据”,寻找一些顾问向顾客承诺会取得什么样的研究结果的例子。毋庸置言,科学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成为攻击双酚A的一个重要因素。丁格尔曾经表示他很关心“食品与药品管理局所说的统一使用双酚A的科学依据是否是用钱买来的,由该产业来付款。”

    但是丁格尔必须了解,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缺乏足够的资金,无法独立对数以千计的化学物质进行独立研究,因此通常使用的都是产业研究结果,然后再对结果进行审议。

    到四月份为止,一切消息都对双酚A不利。NBC的医学记者南希•斯奈德(Nancy Snyderman)博士宣称:“双酚A的安全水平根本不存在。”(或许NBC也成了一个新的食品与药品管理局)。加拿大政府建议禁止在婴儿奶瓶生产中使用双酚A。

    美国全国卫生研究所一个部门所做的一份厚厚的报告草稿对目前胎儿、婴儿、儿童对双酚A的接触水平造成的影响“表示关注”。这份报告是彻底详细的典范。这自然在公众意见法庭上是一个失败。

    随着大家都感到害怕,几天时间里沃尔玛、反斗城玩具公司和CVS等公司纷纷表示要逐渐取消含有双酚A婴儿奶瓶的销售。瓶子制造商耐尔根公司(Nalgene)和倍得适公司(Playtex)纷纷表示要停止使用双酚A。

    我问沃尔玛为什么要将一种对健康可能造成危害也可能无害的合法产品下架,而继续销售一定对健康有害的香烟呢?发言人琳达•布朗•布莱克利(Linda Brown Blakley)表示“我们只卖顾客需要的产品。顾客会告诉我们他们需要什么”。

    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你可以继续关注反双酚A的这股力量是如何应对压力的。汤、汽水和啤酒罐会不会是下一步禁止使用双酚A的对象呢?

    难道这就是我们对公共卫生作出决定的方式么?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