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特写

给杰夫·伊梅尔特评分

Geoff Colvin 2011年05月14日

目前,通用电气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已经执政近10年。这位奥巴马总统的就业顾问主管成绩如何?

    商业世界在 1 月 21 日从睡梦中醒来,得知白宫在头天晚上宣布,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Jeffrey Immelt)将担任就业与竞争力委员会(Council on Jobs and Competitiveness)主席。此时,舆论的焦点迅速集中到一个问题上:他会离开通用电气吗?长期以来,有关他正在设法退出的猜测——正如某篇博客所言,“体面地离开”——是真的吗?答案是否定的。但是,当天早晨人人都问同样问题的事实传达出一条信息:截至目前,全世界对伊梅尔特任期的评价是残酷的,那就是“不好”。

(插图:Sean Mccabe

    伊梅尔特从传奇人物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手中接过权杖已近 10 年,而且今年这个周年纪念的日子会促使人们更认真地去审视。像经济发展形势一样,通用电气公司刚刚从不景气的年份中走出来;在金融危机达到顶点的时候,公司股价骤跌至 1991 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今年,伊梅尔特的 CEO 任期即将过半,因为据推测他的任期大约是 20 年,这是相当长的一段任期。Booz & Co. 称,大型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平均任期仅为 6.3 年。伊梅尔特和韦尔奇都是在 45 岁升任公司 CEO 的,因此像韦尔奇一样,伊梅尔特有 20 年时间在全世界最受赞赏的公司留下自己的印记。

    那么,他成绩如何呢?

    许多人要求撤销他的领导权。MarketWatch 的专栏作家布莱特·阿伦茨(Brett Arends),Seeking Alpha 的专栏作家史蒂芬·唐斯(Steven Towns),以及许多股评博客都用“灾难”一词来形容。但是,还没有哪位重要的股东公开批评过伊梅尔特。没有任何代理顾问公司让客户投票撤销他的董事职务。通用电气董事会的公开态度是保持沉默,但与董事关系密切的人说,公司董事仍然对他抱有信心。通用电气公司董事、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前任 CEO 雷富礼(A.G. Lafley)用最诚挚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支持: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1月他购买了2.5万股通用电气的股票。不过,伊梅尔特并没有取得所有人(甚至是通用电气董事会)期望的成绩。当他于2001年9月7日上任时,通用电气的股价是每股40美元。大约10年之后,股价徘徊在20美元上下。公司当初的信用评级是最好的,为AAA级,全世界只有为数不多的企业获此殊荣;但这种荣誉已经不复存在。它曾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其市值之高无人能及。如今它可能排到了第8名(位次每天都在变化),屈居皇家荷兰壳牌公司(Royal Dutch Shell)之后。

    多年来,通用电气始终占据《财富》杂志最受赞赏公司排行榜冠军的位置,或者在冠军附近徘徊。在最新的一次排名中,它跌落至第16位,这也是它自2007年以来第一次丢掉冠军宝座。在Universum公司编制的商学院学生最希望效力的公司排行榜中,通用电气从3年前的第8名跌落至第27名。地位下滑给通用电气带来的负面影响有可能持续若干年。Sterne Agee公司分析师、曾在通用电气效力并且跟踪报道通用电气数十年的尼古拉斯·海曼(Nicholas Heymann)说,“我从未意识到,成为世界上最受赞赏的公司会有何优势,吸引世界各地最优秀、最有前途的人才有何优势。”

    这是一份写满衰退、失误和财富流失的成绩单?没错。从剥离无用资产的角度来看,是否取得了巨大成功呢?并非完全如此。评定伊梅尔特功过的难处在于,就目前而言,以及用评判普通公司的标准来看,通用电气看上去相当不错。位居全世界最有价值的10大公司排名,跻身全世界最受赞赏的20家公司之列,而且还是全世界最优秀的30家雇主之一,对大部分公司来说,这样的成绩简直妙不可言。自从通用电气的股价在2009年3月4日触底以来,目前已经增加了两倍以上。公司去年的利润为116亿美元,在全球大约可以排在前25名。伊梅尔特完成了一些出色的资产剥离交易,如2007年以116亿美元的价格把GE Plastics卖给了Saudi Basic Industries公司。通用电气在2007年从次级抵押贷款中脱身(公司损失巨大,但如果坚持下去只会损失更大),并且在保险行业遭受重创之前退出。金融危机期间,通用电气旗下规模庞大的GE Capital公司遭遇了重大挫折,但它从未亏过一分钱。通用电气并未出现过年度亏损或季度亏损。

    你甚至会说,在伊梅尔特的领导下公司股票不尽人意的表现并不像看上去的那样糟糕,因为当他上任时,公司的股价高得离谱。股价在40美元的时候,它仍然处在从市场泡沫期的60美元巅峰向下滑落的下行通道里。咨询顾问公司EVA Dimensions的统计数字显示,每股40美元的价格意味着,投资者期望通用电气的经济利润(即总收益与总成本的差额)能够以每年增加30亿美元的速度发展10年,随后稳定在那个利润水平上;按照这样的推算,公司目前的年经济利润应该是400亿美元左右,而且人们期望公司永远保持这一水平。这样的期望简直是痴人说梦。有史以来最高的经济利润(不包括规模空前的著名石油公司,因为受油价飙升的影响,它们的经济利润会在短期内大幅上涨)是微软公司(Microsoft)在2007年创造的,为150亿美元。通用电气公司去年的经济利润为39亿美元。如果之前股票的定价更合理一些——20美元是比较现实的,即使是在不知道后来会发生“9·11”事件、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情况下——人们会觉得,通用电气支付给投资者的分红及伊梅尔特的经营业绩与市场表现相比是值得推崇的。

    但是,鉴于你的影响力,你很难在10年之后为自己找借口(而且伊梅尔特也从未在公开场合这样做过)。通用电气并不是泛泛之辈。它是美国工业王冠上的明珠,公司创始人是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及一大批管理精英,曾效力于通用电气的员工管理着世界各地的著名公司。尽管用普通标准来看,通用电气看上去还不错,但它还是远远不如以前了,而且它的衰落对员工、供应商、客户和社会来说都不是好消息。因此,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这家公司怎么会在伊梅尔特的领导下走到如今这步田地?而且这个问题的答案同样至关重要。

    韦尔奇过去常说,通用电气的首席执行官只有两项工作:分配资本——决定投向哪里和投多少;人员评价。如果向跟踪通用电气的专业人士,包括现任和前任经理、其他著名的首席执行官及华尔街的分析人士广泛征询意见,了解伊梅尔特究竟错在何处,你会发现他们的回答基本都集中在这两个方面。

    当我们向分析师尼古拉斯·海曼提出这个问题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资本分配”。正如几位分析师所指出,如果首席执行官把巨额新资本投入公司,那么这项任务就会尤其重要。当伊梅尔特出任首席执行官时,通用电气已经投入了近420亿美元的资本,这个数字只比前些年略高一点(数据来自EVA Dimensions)。仅过了三年,这个数字就增加了两倍,达到1,260亿美元。到2009年,这个数字几乎增加了3倍,达到1,630亿美元。这些数字包括了通用电气的债务、股票及来自其他方面的资本,如留存收益,此外还有通用电气投入旗下大型企业GE Capital的股权。这还不包括GE Capital自己借贷的债务,而这个数字同样高得惊人。2001年,伊梅尔特升任公司首席执行官,是年GE Capital持有2,400亿美元的所谓“来自其他方面的贷款”。到2008年,这个数字增至5,000多亿美元。

    为公司投入新资本并没有错。事实上,只要资本回报远高于成本,这就是创造价值的好战略。其危险性在于,一旦出现差池——如果资本回报下滑,即使只略低于成本——其价值破坏力会异常强大,因为投入运营的资本实在过于庞大。即使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截至目前通用电气还未遭遇这种情况,但可能发生这种情况的风险也会抑制投资者购买公司股票的热情。

    伊梅尔特把大部分新资本用来收购公司。与大多数公司不同,通用电气的投资组合是不断变化的,而且其战略核心是决定应该收购哪家公司。像所有新上任的通用电气领导人一样,伊梅尔特也重新规划了投资组合,积极向未来的行业领域扩张,如绿色能源、水利和医疗保健。其中大部分投资尚未产生巨额回报。2004年,他实施了一次重大收购,以59亿美元的价格从Vivendi公司手中收购了环球电影公司(Universal,包括其电影、电视节目和主题公园)80%的股权,并且把它与通用电气的NBC公司整合在一起。后来,他又从整个项目中脱身,把控股权卖给了康卡斯特公司(Comcast),这笔交易在今年1月结束。

    尽管伊梅尔特为收购行动投入了巨额资金,但他为GE Capital投入的资本更多。当伊梅尔特上任时,这家多元化经营的公司创造的利润占公司利润总额的40%,而且在当时看来这个占比很快还会继续扩大。

    有一段时期,这个战略似乎完全奏效了。通用电气的股价从2003年初开始稳定增长,而且一直持续到2007年秋季。随后,金融体系将要瓦解的迹象刚一露头,伊梅尔特在GE Capital公司采取的重大举措就对他产生了不利影响。当投资界痛下决心,抛开一切金融事物时,通用电气的股票就无药可救了。GE Capital的利润骤然下挫,而且至今仍然看不到触底反弹的迹象;商业地产贷款黑洞在2009年吞噬了15亿美元,2010年的亏损额为18亿美元,今年还将亏损数亿美元。在危机达到顶点时,伊梅尔特不得不向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借款30亿美元,为此通用电气必须支付10%的高额年息;这笔紧急贷款直到今年秋季才能还清,此后通用电气还得向巴菲特支付10%的酬金来结束这笔投资。

    伊梅尔特说,他从中汲取了教训,而且不希望GE Capital再在通用电气中占据如此巨大的份额;他说,它的利润贡献率应该在30%~40%之间。如今,公司能够骄傲地指出,GE Capital在通用电气公司中的利润贡献率已经大幅降低(去年大约是25%),但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与以往一样,目前真正的问题还是资本分配,而且GE Capital在母公司的股票的支持下,仍然背负着近5,000亿美元的债务。当专用于它的资本有目的地撤出之后,我们知道,GE Capital的重要性实际上已经削弱了。

    决定何时抽出资本,同样是明智的资本分配决策的组成部分。伊梅尔特在出售NBC Universal公司之前等待了太长的时间,他与康卡斯特公司签订的交易中,NBC Universal的价值为300亿美元;本世纪初分析人士估计,这家公司的价值至少有400亿美元。显然,伊梅尔特等了太长时间才决定减轻照明和设备公司的负担,而且到头来也没有摆脱它们;经济衰退阻挠了拍卖或拆分计划。

(点击查看大图)

    伊梅尔特受到批评的另一项重要工作——人员评价——很难量化,但显然大家都认为这项工作不尽人意。对通用电气而言,这项工作至关重要,甚至比大多数公司还要重要。伊梅尔特上任伊始,就有人问他通用电气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他立即回答说:“人员评价。”多年前,韦尔奇面对这个问题时也给出了同样的答案。通用电气的业务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因此公司在很久以前就意识到,它最重要的产品是杰出的经理,而且公司已经开发出世界上最严格、竞争最激烈的经理培养流程。

    一些内部人士和别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认为,韦尔奇制定的苛刻标准和流程已经有所放松,而这种变化对业绩产生了负面影响。最引人注目的是,韦尔奇在任时要求,每年表现排在后10%的员工必须辞退,如今这项规定已经废除。此外,一些消息灵通人士说,通用电气严格的业绩责任受到了弱化。“他改变了业绩评定标准。”一家大型公司的CEO说。“如今它过于关注品质。公司对盈亏状况的关注度不够。”由于这家公司与通用电气有一定的关系,因此这位CEO要求匿名采访。通用电气公司对此持不同看法。“我们的每项工作仍是以业绩为核心。”公司发言人说。“我们仍会找出那些表现欠佳的员工,并且采取措施帮助他们改正,或者请他们离开。对人员的关注和投资在不断增加,从未减少过。”

    任何对通用电气超凡的人员优势的打击,都会在长时间内成为重大问题。只有两位高层的明星人物离开了公司:2006年,戴维·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出任尼尔森公司(Nielsen) CEO;2008年,约瑟夫·霍根(Joseph Hogan)就任通用电气的竞争对手、瑞士ABB公司CEO。我们没有听到太多CEO以下的其他通用电气公司高管的消息,主要原因是他们不需要为继承权展开竞争。但是华尔街担心,由于通用电气高层的收入主要依靠股票,因此优秀的经理有可能会离开。“目前最大的风险是,人们已经开始离开公司。”Sterne Agee公司的海曼说。“他们实在听了太多‘明天’这个词。”他认为,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公司去年两次增加分红,此举有助于推动股价上扬。

    推动股价上扬,是伊梅尔特最迫切的财务要务。这个目标不会马上实现,而且也不会轻松实现。他的战略是把通用电气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庞大实业业务上,为研发工作投入比韦尔奇时代更多的资金。这是个长期战略,是一场基本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证明成功与否的地面战争。

(点击查看大图)

    伊梅尔特自身信誉的不断下降是影响股票的另一个重要因素。2008年初,他宣布通用电气完全实现了第一季度的盈利目标,但仅仅过了18天就有人揭露,通用电气并未完成其目标,而这家公司的最出名之处恰恰就是它从不食言,这次事件严重损害了伊梅尔特的信誉。当时适逢韦尔奇在通用电气自己的CNBC电视台说了一句颇具争议的话,他会“拔枪毙了(伊梅尔特),如果他不兑现他现在的承诺”。许多观察家批评伊梅尔特在危机期间过于乐观。通用电气的一位前高管说,“这些年来,杰夫让自己逐步陷入了麻烦的漩涡,而且还失去了信誉,因为他是个市场营销员,而且总能占据上风。”投资者的记性都很好。正因为如此,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师斯科特·戴维斯(Scott R. Davis)在去年秋天仍然对客户说:“提高管理层的信誉不能一蹴而就。”

    未来还将面临更多挑战:通用电气不再像以往那样在竞争中处于垄断地位。总部位于慕尼黑的西门子公司(Siemens)格外抢眼,它的实力几乎足以在各个业务领域挑战通用电气,而且业绩表现不俗。伊梅尔特在任期间,西门子公司的股价增长了一倍以上(参见图表)。它进入中国市场比通用电气早了几十年,而中国市场正是通用电气未来增长的希望所在。西门子的领导人罗旭德(Peter L对伊梅尔特来说,直面所有这些挑战是一项重大的运营性工作。正如一位前高管所言:“他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这个庞然大物拉回正轨并且带来产出。”但是,他仍面临着更加迫切的任务,而且这个任务同样重要。

    当通用电气的观察家谈论起这家公司发生的情况时,他们使用了许多不同的词汇来点明公司失去的东西:“光环”,“光辉”,“熠熠生辉的形象”。一个大众普遍接受的观念是,在某种程度上通用电气要比普通公司高出一头,这个观念使公司在其所有支持者中享有很强的优势。自从欣欣向荣的局面在2007年结束后,这些都已成为历史,它是通用电气所有经验的标志。当持续多年的竞争秩序发生转变时,动荡的时代到来了。一些公司在伤愈后会变得更加强大,但也有一些公司会越发衰败。通用电气已经实力大减。我们还无法知晓公司董事会是否认定伊梅尔特已经从中汲取了经验教训,他仍是通用电气未来的最佳领袖。但是,用通用电气的标准严格地审视他所做的一切,十多年来他并没有交出令人信服的答卷。

    译者:钱志清

 

来信
通用电气的回复

    对于杰奥夫·科尔文(Geoff Colvin)给通用电气(GE)做出的片面评价(见《给杰夫·伊梅尔特评分》一文),我们存有诸多异议。贵刊的读者需要对通用电气公司有一个更新、更准确的印象,尤其是在领导力开发和绩效管理领域。

    科尔文根据一位看空通用的分析师和一些身份不明人士的臆断,怀疑通用电气已经丧失了在这一领域的优势。尽管我公司领导力开发在不断演变,我们的绩效管理原则始终没有变化。我们对根据员工的表现(他们做了什么)和价值(他们做得怎么样)进行评估,他们也知道自己在这一评估体系中处于什么位置。最优者得到的奖励最多,表现最差的出局。在对领导层的期望中,财务绩效处于核心地位。说通用电气在伊梅尔特的领导下“改变了绩效标准”,并不属实。

    公司领导人留在通用电气,是因为他们要应对来自工作的挑战,以及对同事心怀巨大的感激。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时是这样,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时也是这样。近年来,通用电气高管的主动流失率(无论危机前还是危机后)与上世纪90年代完全相同。

    科尔文指出通用电气在商业学生中的排名不佳,他却没有指出在同一项调查中,通用电气在工程学校学生中的排名仍然很高,而我们主要在工程学校招聘;他也没有指出,我们在轮岗项目上,一直被全球各地的学生列为第一名。

    对包括通用电气在内的许多公司来说,过去10年显然充满挑战。我们收到了一些残酷的教训。但是,我们的基本表现仍然强劲,现在我们已经为增长做了更好的准备。

加里·施弗尔(Gary Sheffer)
通用电气企业传播副总裁
康涅狄格州费尔菲尔德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