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特写

美国最热卖的出口商品:武器

Mina Kimes 2011年04月30日

对中东的军火销售红红火火。在武装全世界的竞赛中,防务工业有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合作伙伴:总统奥巴马

(摄影:Dan Winters

    2010 年的 2 月,波音公司(Boeing)的 F-15 战斗机生产线正面临关闭。F-15 生产线安装在兰伯特-圣路易国际机场附近的一座米黄色的古板建筑里。该战斗机属于老式机型,最初设计于上世纪 70 年代,用来对抗前苏联的米格系列战斗机,已经有很多更先进的机型超过了它,美国军方自 2001 年以来再也没有新购过一架。几年前,生产线几乎停顿,仅靠韩国和新加坡的两份订单勉强维持,自那时起,基本上是每月一架的产量。当地政客担心,波音会关闭生产线,削减数百个就业岗位,给本已艰难的地方经济雪上加霜。到了去年夏天,坊间出现了关于一桩交易的传闻——一桩大交易。

    防务刊物在网上报道了销售的细节,工厂工人从网上关注到了这则新闻。他们得知,有意向的买家是沙特阿拉伯,提出的订单数量巨大——84架整机,以及老式机型的升级设备。10月份,监管对外军售的国防部最终宣布了一项价值600亿美元的武器销售一揽子计划,除了这些F-15战斗机,还包括70架同样由波音生产的阿帕奇攻击直升机。

    这是近些年来最大的一宗海外军火销售,让F-15战斗机生产线的寿命延长到了2018年。它甚至可以存在得更久,波音的一位高管说,还有两个海外买家在排队待购。我问52岁的飞机技师戴尔·劳尔(Dale Lauer)对此消息有什么看法,他微笑着说:“人们都认为这条生产线很久以前就该死掉了。”

    离死还早着呢!由于海外需求暴增,F-15等老化的武器装备正受到多年未有的欢迎。去年,国防部向国会提出了高达1,030亿美元的武器对外销售计划,这一涨幅十分惊人,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分析师迈尔斯·沃尔顿(Myles Walton)称,美国在1995年至2005年间的年均销售额仅为130亿美元。自2000年以来,签订的军售合同增长了两倍。

    像波音、雷神(Raytheon)和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这些防务巨头正越来越看重向资金充实的国际客户(有些国家的资金是由美国提供的)推销军火。他们有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盟友:美国总统。防务行业资深顾问洛伦·汤普森(Loren Thompson)说:“奥巴马比从前的任何一届民主党政府都支持武器出口。”军火控制协会(Arms Control Association)的副总干事杰夫·阿布拉姆森(Jeff Abramson)也说:“奥巴马正在大做军火买卖。”

    政府官员称,军火出口的火爆只不过是旺盛需求的结果。确实,人们普遍认为,美国制造的军火是世界上最好的,也是最受欢迎的。不过,奥巴马团队为签下像沙特合同这样的大宗销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久前,总统本人还寻求敲定与印度的一宗价值40亿美元的未决飞机合同。奥巴马还支持大力推动重新制定有关军火出口的法规,有人认为,这一措施将减少对美国武器销售的监管。

    对政府来说,活跃的国际军火销售可以促进其达成国内目标,比如支持出口和维持超过20万的防务行业就业岗位。武器转让还是一种巧妙而有效的外交手段。通过武装盟友,美国可以转移维持热点地区(如中东、朝鲜半岛)安全的负担。军火出口产品为奥巴马的国务院和国防部提供了同采购国的巨大谈判筹码。

    但批评人士认为,向一些国家提供先进武器是有风险的战略,尤其是在当前,中东的政权变革之火正此起彼伏,这一地区早已充斥着美国制造的武器。虽说美国只向盟友销售武器,但权力可能迅速易手,只要看看突尼斯和埃及就知道了。(欲了解更多美国向这些动乱国家提供军援和销售军火的信息,请看后面的图表。)即便在沙特阿拉伯,国王已经86岁,仍有可能发生领导权变革。当朋友变成敌人,出口军火就成为隐患。上世纪70年代,美国在伊朗国王被赶下台之前,向伊出售了数十架F-14战斗机。打那以后,美国系统地破坏了F-14的零部件,以免它们落于伊朗人之手。

    武器扩散监督人员本以为奥马巴当选总统后军售数量会有所下降,结果正好相反。汤普森将军售飙升归结于经济衰退。出口保住了F-15战斗机、鱼叉导弹(Harpoon)和阿帕奇直升机的生产线,这些生产线又维持着数以千计的高薪、高技能制造岗位。

    但汤普森认为,总统支持对外军售还有其他动机。“为了美国的政治联盟,为了保住工作岗位,同时也为了美国在世界上扮演的重要角色——你必须保住这个角色。”

    人们都知道,波音这样的国防承包商为了获取政治优惠,把它们的制造部门分设在全国各地。这家位于芝加哥的公司(行政总部在芝加哥,在西雅图设有工厂——译注)在20多个州设有工厂,由数十个地区的小分包商提供支持。但它的心脏却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市,那里有它的命脉——政府开支。在那里,身穿光鲜西服的公司高管与不着军装的军人走在一起。许多军人退伍后就直接走上公司的岗位。波音目前的军用飞机主管就是杰弗里·科勒中将(Lt. Gen. Jeffrey Kohler),他以前是五角大楼军火出口部门的负责人。

    虽说大多数承包商的总部设在不同的地方,但它们都出于同样的原因在哥伦比亚特区设立了办事处:这个行业80%~90%的生意是和五角大楼做的。近来生意不错:美国政府的军费预算已经比2001年增长了一倍还多,达到了7,000亿美元,几乎相当于世界上其他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2010年12月,国会批准了2011年7,250亿美元的国防支出。

    国防支出虽说持续上涨,但阿灵顿方面的情绪仍然稳定。两场战争(指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行动——译注)马上就要收场,联邦政府预算的巨额赤字,都不可避免地让政府“关上水龙头”[五角大楼审计员罗伯特·黑尔(Robert Hale)语]。虽然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已经提出在未来几年军费支出要略有增长,但国防分析师怀疑,预算只可能下滑。德意志银行分析师沃尔顿说,投资者预计未来10年武器开支要下滑30%。蒂尔集团(Teal Group)的航空业分析师理查德·阿布拉菲亚(Richard Aboulafia)说:“今年是采购高峰。事实再明显不过,此后的采购最好也就持平,极有可能放缓。”

    为此,波音和它的同行正走上与美国其他公司一样的道路——走向国外。从前,对外军售只是锦上添花,现在已成为公司增长的战略重点。霍尼韦尔公司(Honeywell)不久前新设立了国际销售部。(欧洲国防联合大企业EADS计划在亚洲设立总部)。很多公司设定了国际业务增长的目标。洛克希德目前有14%的营业收入来自美国以外,它计划到2012年将这一比例提升到20%。波音的防务业务部将国际销售比例由现在的17%提高到25%。

    像耐克(Nike)和宝洁(Procter & Gamble)这样的跨国公司有60%的销售额来自海外,与它们相比,防务行业公司的这一比例很小。但是,和那些公司不同,防务承包商不可能简单地跑到德里或是迪拜,挨家挨户地敲门。军火生产商必须先得到国防部许可,才能向海外销售武器。所谓的“对外军火销售”是由国防部来协调的。(两党通常将公司希望的销售额度提高30%~50%,以免它们又回到国会,提出新的要求。所以,国会公告里的2010年1,030亿美元可能意味着实际销售额在500亿美元至700亿美元之间。)

    公司高管说,防务行业不久前还对国际化不甚重视。雷神国际业务主管汤姆·库利根(Tom Culligan)透露:“在我来公司的头几年里,几乎找不到一个老手去做国际化。人们会说:‘我不想牺牲周末去利雅得。’”(沙特阿拉伯的工作周从周六开始。)

    雷神目前的海外收入占比为23%,这一比例在大承包商里是最高的。分析师称,这是因为它销售的是价格较低的装备:导弹、升级设备和雷达。而买一架喷气式飞机需要花费1亿美元。不过,雷神确实有一个大项目:爱国者(Patriot)——一种能击落弹道导弹的雷达制导火力系统。库利根说,两年前,一份来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33亿美元订单让公司重开爱国者导弹生产线,还添加了雷达数字处理器等新装置。这些新装置又引来了更多的国际客户。公司的战略是成功的,据雷神的首席财务官说,2010年第四季度,公司的销售额仅增长1%,国际销售增长则在11%~12%之间。

    让美国感到方便的是,对美国武器需求最大的国家正是有钱购买这些武器的国家:中东富油国。据国会研究服务部(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透露,在2006~2009 年间,将近50%的对外军售协议是和中东国家签的。在那段时间里,沙特购买了130亿美元的美国武器;阿联酋花了110亿美元。伊拉克正因其石油储备变得富有,采购额也不断增长。

    各主要防务承包商均从这一地区获利,以波音最多,它是沙特那份协议的主要受益者。波音的国际业务发展主管马克·克罗嫩博格(Mark Kronenberg)将中东国家的采购盛宴归因于自然的武器更换,和其他产品(如大型服务器、汽车发动机等)的商业周期没有什么不同。他说:“上一次我们在中东的好日子是在20世纪90 年代初。20年后,我们又来了。他们又开始投钱了。”

    有一些理由不那么正当:伊拉克被削弱了,也门的恐怖主义威胁,还有最重要的理由——伊朗。防务行业高管称伊朗为“海湾最危险的邻居”。阿联酋大学(UA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阿卜杜勒卡勒克·阿卜杜拉(Abdulkhaleq Abdulla)说:“你差不多每天都能听到伊朗正在炫耀它的实力,主要是它的军事实力。”他认为,这样的宣传让阿联酋等小国也不得不向邻国看齐。

    奥马巴政府不愿将不久前跟沙特的军售协议与伊朗联系起来,在宣布军售的新闻发布会上,副国务卿安德鲁·夏皮罗(Andrew Shapiro)回避了这类问题。但在2003年至2007年担任国务院武器转让计划主管的格雷戈里·萨奇安(Gregory Suchan)说,这样的联系十分明显。萨奇安现在从事顾问工作。他说,F-15销售早在2006年就开始酝酿了,就在那一年,伊朗宣布反对联合国任何中止其核计划的努力。

    这一交易经过了数年的政治工作之后得以执行。游说者首先必须说服国会,国会有权中断重大防务转让计划,但它从未这么做过。只有几笔军售引发过较大的争议,都是卖给沙特的:1981年的望楼(Sentry)预警机,1986年的鱼叉导弹和2007年的联合制导攻击武器(JDAM)。

    说服以色列也是个问题。数十年来,美国一直承诺让以色列保持对邻国的优势。与其他国家的军售总是和绥靖以色列同时发生,尽管美国政府不愿承认这一点。2007年,在波音JDAM合同宣布后,美国马上将对以军援提高了将近25%,达到一年30亿美元。去年10月,就在F-15销售合同公布前,以色列订购了20架F-35战机,这是洛克希德的顶级战斗机。维基解密(WikiLeaks)披露的一份2009年夏天的外交电报描述了有关对沙特销售F-15的谈判,这些飞机最后都被卸掉了远程武器系统。所以,当协议于10月底公布的时候,亲以派的情绪基本平静。

    华盛顿也是。11月10日,就在国会可以终止军售决议的30日期限结束前九天,一群国会议员向国务卿希拉里和国防部长盖茨发去了一份有关军售的问题清单。阿布拉姆森感叹:这是一个“相对软弱的姿态”。这项交易毫无意外地通过。

    阿布拉姆森等军火监督者对这项沙特军售协议感到担心。他们质疑向这个因为资助恐怖分子和侵犯人权而受到国务院批评的国家出售武器是否明智。而且,这些设备能不能派上用场还很难说。新购的战斗机可以震慑也门的恐怖分子,但对付来自伊朗的首要威胁——核武器——基本无能为力。新美国基金(New America Foundation)的军火和安全倡议理事威廉·哈通(William Hartung)说,“在某种程度上,这应该是给伊朗的一个信号:我们已经把你围住了。如果严格从军事角度考察,此举实在不合逻辑。”

    另外一些人则说,军售只是美国与其盟友的复杂舞蹈的一部分。前助理国务卿、左倾组织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高级会员劳伦斯·科尔布(Lawrence Korb)指出,当美国向沙特等国家销售常规武器时,就阻止了它们寻求核武器。他说:“这有什么坏处吗?当然有。但眼前的好处压倒了坏处。”

    在每一笔军售之前,国防部必须评估对地区形势的影响,并将交易记录在案。政府审计总署(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在2010年9月的一份报告显示,这一工作有时出现偏差。报告指责国防部没能记载几笔销售的正当理由,并且破坏了记录。据说,有些出口许可居然被计算了两次。报告作者认定,他们并不确切地知道有多少武器被卖到了中东。

    在飞往圣路易的前几天,我前往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飞机制造厂所在地:佐治亚州的玛利埃塔。2010年12月16日,这里举行了对印度出售6架总价值9亿美元的C-130J超级大力神运输机的庆祝仪式。人群中有几位印度飞行员;他们已经在小石城的空军基地接受了数月的培训,学会如何将这些飞机开回印度。在站着听完美印两国国歌之后,我们看了C-130J数次起降的视频,背景音乐是吵闹的摇滚乐。庆祝仪式的嘉宾、国防部副部长贝思·麦考米克(Beth McCormick)发表了简短的讲话。身为国防部武器转让计划的主管,麦考米克实际负责监管离开美国的每一件军事用品。

    麦考米克将一把巨大的钥匙交给负责协调美印空军交易的空军准将贾斯比尔·瓦利亚(Jasbir Walia)。突然,喇叭里响起了古典乐,高中毕业典礼演奏的那种。机库大门缓缓升起,印有印度军徽的C-130J在一片烟雾中现出真身。飞机外形硕大滚圆,螺旋推进器上闪烁着灯光,样子颇有点儿可爱。它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运送伞兵。

    正如洛克希德的一位高管早些时候对我讲的,这是一次推进与印度关系的完美交易。协议执行得完美无缺,亦未产生任何威胁论的声势。几十年来,印度主要采购俄罗斯制造的武器。由于进行了一系列核试验,美国于1998年禁止印度采购美国武器。2001年,布什总统取消了武器禁售。几年后,军售的公告开始零星地出现。第一次是C-130J——一种可以在恶劣环境下起飞和跨洲飞行的战略运输机。2009年,印度空军购买了8架波音P8侦察机,价值大约21亿美元。2010年11月,奥巴马访问印度,签下了销售10架波音C-17运输机的初步协议,价值41亿美元。年底前,印度又要求购买波音的22架直升机。

    分析师估计,印度在未来十年可能花费上千亿美元,添购武器装备。波音和洛克希德还在竞标头号军售大单:一份价值超过100亿美元的合同,向印度提供126架战斗机。空军准将瓦利亚说:“我们进入了一个努力相互理解、相互关切的时代。这份合同是对双方的考验。”

    国防部官员麦考米克似乎同意他的观点。她说:“与印度合作是件自然的事。我认为,他们将不断加大力度,并在这个世界上有所作为。”

    如果是军人,爱把“提高”叫做“分担”。“分担”理论就是说,以美国武器武装盟友,为美国军队照亮前进之路。位于迪拜的海湾研究中心(Gulf Research Center)的高级顾问穆斯塔法·阿拉尼(Mustafa Alani)说:“该地区的人相信,美国正逐步脱身。美国打算将部分防务责任移交给当地的一些国家,大部分交易将在2015年至2020年间完成。”还有一个时髦词汇叫“互操作性”,指的是与盟友协调攻击的军事能力。对承包商来说,这是一个有利的卖点。如今,中国、俄罗斯和美国都在拼命向土耳其推销总价值40亿美元的导弹发射架,但只有雷神公司的爱国者系统能与该地区其他的美国发射架实现无缝沟通。

    尽管美国政府官员否认以武器做筹码,防务专家却认为,武器是有效的胡萝卜。简单地说,在签订大宗军售合同的前后,其他国家通常会做美国想让它们做的事。奥巴马离开印度后数周,印度增加了对伊朗的禁运。据报道,去年美国军火最大的两个买家——沙特和印度——计划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海外有人认为,美国强迫外国领导人购买它的武器。美国官员反驳这种指控。我问麦考米克,在最近的这些大宗军火交易背后有没有某种强迫性政策。她回答说:“你好像暗示我们在搞什么大行动。我们只是回应需求而已。”

1 2 下一页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