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特写

丑闻撼动古普塔

Duff McDonald 2010年12月14日

身为前麦肯锡主管、高盛董事和全球慈善家,拉贾特·古普塔打造了辉煌的职业生涯。现在,他被牵连进了 Galleon 内幕交易案。这位商界明星存在不轨行为吗?

古普塔未被控犯罪,但他的美好声誉已经受损。
(插图:Sean Mccabe

    拉贾特·古普塔(Rajat Gupta)的故事不应该这样结束,而是应该和以往一样高调。他是一位印度国大党成员的儿子,读过哈佛商学院,是唯一一位担任过传奇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执行董事的非西方人,为世界各地的首席执行官当过顾问。多年来,古普塔一直在高盛(Goldman Sachs)的劳埃德·布兰克梵(Lloyd Blankfein)、美敦力(Medtronic)的比尔·乔治(Bill George)和宝洁(Procter & Gamble)的雷富礼(A.G. Lafley)的耳边低语。不久前,他成为全球慈善家,与波诺(Bono)、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比肩,应对非洲的疟疾和印度的艾滋病等难题。

    可是如今,到了61岁的年纪——在本该到达人生胜利的终点时候——他的声誉却出现了问题。有报道称,他被牵连进了对冲基金历史上最大的内幕交易丑闻。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在4月15日的头版文章中报道称,政府正在调查古普塔是否向从前的朋友兼商业伙伴拉吉·拉贾拉特南(Raj Rajaratnam)提供了秘密信息。拉贾拉特南是基金行业的重量级人级,他的Galleon基金掌管着30亿美元资金。在政府宣布对其非法交易的严厉指控后,该基金于2009年10月解体。有关Galleon的调查仍在进行之中,其中包括审查买卖高盛股票的行为。政府文件里没有点名,但《华尔街日报》在第二篇头版报道中援引了一位匿名人士的话,称在2008年9月,市场动荡向纵深发展之际,自2006年末开始任高盛董事的古普塔向拉贾拉特南透露说,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将向这家风雨飘摇的银行注资50亿美元,以提振信心。古普塔于今年5月任期届满时离开了高盛董事会,没有再次参选。目前,古普塔还没受到任何犯罪指控。

    古普塔的辩护者称,他的完美声誉是建立在正直和谨慎两大基础之上的,对于这样一个人来说,任何有关其不端行为的暗示都是荒唐无稽的。古普塔与拉贾拉特南的密切关系招致了调查。有关一家二人共同创办的私人股权投资公司的政府文件将古普塔的住所列为拉贾拉特南一直到2008年的联系地址。他们在纽约同一个社交圈子里游走。《华尔街日报》还说,古普塔是Galleon办公室的常客。其他关系也引起了怀疑。今年1月,古普塔从前在麦肯锡的门徒阿尼尔·库马尔(Anil Kumar)认罪,他向拉贾拉特南提供了机密信息。库马尔承认披露了芯片制造商AMD在内的麦肯锡客户的秘密,以此换取260万美元。

    值得再说一遍:政府还没有对古普塔提出任何指控。在Galleon一案上,政府一向毫不犹豫地抛出犯罪指控,到现在已经有21人被指控,其中12人对不同指控认罪。但不管怎么说,他已经处在危险边缘,顾问们建议他在一切按法律程序推进时保持沉默。古普塔通过发言人拒绝了《财富》杂志就本文进行采访的一再请求。但他的律师提供了有关他无罪的强硬声明。“拉贾特·古普塔在其职业和个人生活上的道德与诚信纪录无可指摘。”加里·纳夫塔里斯(Gary Naftalis)律师说。“他还在世界各地出色并无私地从事多项慈善和民间福利事业,包括在美国和印度。拉贾特并未违反任何法律、法规,也没有过任何不当行为。”

    不过,古普塔的挨近边缘状态也许至少可以持续到明年1月拉贾拉特南案审判之时。(拉贾拉特南否认所有指控。)10初举行过一场听证会,拉贾拉特南的律师对数千条偷录对话的取证资格提出了质疑,其中就包括古普塔与拉贾拉特南之间的对话录音。这场听证会将对这起政府起诉的案件的力度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如果证据最终显示,古普塔向拉贾拉特南提供了机密信息,他的模范声誉就会受损,在宝洁董事会的位置将不复存在。

    目前,我们留有一些疑问。拉贾特·古普塔的全部职业生涯都在麦肯锡度过,可以得到麦肯锡服务过的公司的特殊信息。他离开麦肯锡后的工作要依靠在这家公司任职期间建立起的关系。他是否无视这两者之间的界线?

    拉贾特·库马尔·古普塔1948年12月2日生于加尔各答,在四个孩子中排行第二。他和家人于1953年搬到了德里。父亲是一位记者,致力于印度的独立,曾不止一次坐过英国人的牢。母亲是一家蒙台梭利式学校(实践意大利教育家蒙台梭利教育理念的学校——译注)的校长。古普塔19岁时,父母双双去世。

    在印度著名的德里理工学院学完机械工程学学业之后,古普塔申请了哈佛商学院并被录取,于1973年毕业。和许多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一样,他参加了麦肯锡公司的一次求职面试,但一开始时曾被拒绝。不过聪明的他说服了哈佛的一位与麦肯锡有关系的教授,为他说了几句好话。经过一整天的进一步面试后,古普塔被邀请加入麦肯锡纽约办公室,担当合伙人。他在这家自称为“The Firm”的公司干了34年,并在此期间成为美国公民。1994年,公司的148位高级伙伴投票选举他为全球执行董事,这个职位任期三年,最多可两次连任。他干满了三个任期。

    身为麦肯锡的主管及其高端客户的高级顾问,古普塔曾参与当时最大的几桩企业决策,包括宝洁在2005年对吉列(Gillette)的并购,他与宝洁当时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富礼一起构思并购协议。雷富礼说:“古普塔始于目标与价值,终止于战略和原则。他还给手头的问题带来了一种客观分析方法。我觉得他就像是托马斯·阿奎那。他不只是问,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他还帮我找出要做的正事。”

    不过,每个领袖人物都有贬低者,古普塔也有不少。麦肯锡在他的任期内快速增长,在接任执行董事时,公司有3,300名顾问,等到他去职时,已经有7,700名。对很多老派的麦肯锡员工来说,人数太多,增长太快。在古普塔时代,公司在20个国家设立了23个办事处。

    40年来,限制增长使麦肯锡培养出它的精英文化,并让它只为公司高管服务的形象深入人心。但当你拥有近8,000名顾问、年营业收入近40亿美元时,你就很想保持这样的形象了。一位心怀不满的哈佛商学院校友说:“麦肯锡过去只面试哈佛商学院中得到过贝克学者奖(Baker Scholars)的人。到拉贾特走人的时候,公司差不多会面试任何想要面试的人。你得到面试机会的概率差不多是1/3。这多少改变了‘精英地位’的感觉。”

    在古普塔领导下,麦肯锡在追求高报酬方面也变得更加大胆。他的前任一直拒绝以客户公司的股份代偿麦肯锡的服务。放弃可能的IPO带来的财富,使他们的咨询服务具有了一定的高度:麦肯锡不会把短期的股票表现看得比睿智远见还重要。在古普塔当政时,这条政策被抛弃了,麦肯锡和所有人一样追求网络公司式的厚利。

    麦肯锡有远见的名声,还因为安然(Enron)事件受到打击。安然令人欢喜的增长最终证明是一场骗局,麦肯锡被牵扯进来。当时,安然不仅是它的大客户,其首席执行官杰夫·斯基林(Jeff Skilling)还是从前麦肯锡的员工。记者问在2003年接替古普塔担任执行董事的伊恩·戴维斯(Ian Davis),麦肯锡是否在古普塔时代偏离了它的价值观,他说:“公司来自外部的压力相当大,我们的一些价值观承受了压力。但这不是拉贾特一个人的事。要强调的是,在同事眼中,你要是干得不好,就不会当选三次。”

    一个难以辩驳的事实是,在古普塔任职期间,他和他的合伙人越来越有钱。麦肯锡是私人合伙公司,不披露财务数字,但人们估计,古普塔当执行董事时的年收入超过了500万美元。在成为执行董事之后,他和家人搬进了距长岛一箭之远、康涅狄格州韦斯特波特市的一座价值800万美元的豪宅,该豪宅从前为彭尼(J.C. Penney)家族所有。古普塔的冬季住所是位于棕榈岛的一座滨海住宅,价值400万美元,这是位于佛罗里达高尔夫球海岸的一座私人度假村。有人估计,他的财产净值超过1亿美元。

    到2007年古普塔从麦肯锡退休的时候,他已经开始了他作为全球公民和大慈善家的第二个职业生涯。2001年,印度古吉拉特邦发生地震,他帮助募集了10亿美元的救灾资金。在这一过程中,他与比尔·克林顿共同创立了美国人印度基金(American India Foundation)。接着,古普塔与人合办了抗击艾滋、肺结核和疟疾的全球基金(Global Fund),他还承担着联合国的职务,并加入了世界经济论坛的理事会。

    长期担任与大公司关系紧密的顾问,使担任董事的古普塔极其令人羡慕。在2006年至2009年间,他兼任5家公司的董事职务,这些公司是: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的母公司AMR公司,全球外包企业Genpact(他还是公司一个委员会的主席),高盛,音响设备巨头哈曼国际(Harman International和宝洁(参见附表)。他还加入了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的监事会和卡塔尔金融中心(Qatar Financial Centre)的董事会。这些职务在2009年总共给他带了320万美元的收入。

    在董事会和监事会领取高薪水,为古普塔招来了批评。他于今年6月离开了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的职务。但在2008年他进入监事会后,拿到了52.5万美元,比他在高盛拿的还要多。该银行在俄罗斯和东欧地区资产最高。工资仅次于他的监事只拿到了11万美元。拿了52.5万美元后,是否还能真正做到“独立”,是个很大的问题。华盛顿的公司治理监督机构RiskMetrics甚至建议小股东反对2009年对他的提名。不过,他还是再次当选了。

    当2006年11月古普塔加盟高盛董事会时,他看上去是个完美人选。一位神秘的精英机构前高管加入了另一家神秘的精英机构。不到两年后,有报道称,他对高盛的CEO劳埃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说,他想离职,因为让他分心的事务太多,可是对方却说服他继续留任,以避免一位董事在金融危机期间退出对公共关系产生影响。近来的宣传远比这坏得多。而前美敦力公司首席执行官、同在高盛任董事的比尔·乔治(Bill George)说:“在董事会,你能发现危机时期谁在发挥作用。因为在2008年秋天,拉贾特是董事会极有价值的成员。听到他准备去职,我十分失望。至于拉贾拉特南先生的问题,(董事会)没有人了解任何情况。没有人与这些事有联系。”

    古普塔在2006年年中就认识了拉贾拉特南。他联系了这位斯里兰卡出生的基金经理,对其向海德拉巴德的印度商学院捐赠了一笔巨款表示感谢。古普塔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与人合资创办了这所学校,并一直担任校长。之前,这两位南亚出生的商人也很可能走到一起。值得注意的是在20世纪90年代末,他们都投资了风投机构TeleSoft Partners。(古普塔仍在担任该公司顾问,拉贾拉特南已不再有投资。)但在拉贾拉特南捐款之后,两人成为了紧密的朋友。

    不久后,他们又在一起做生意了。2006年,古普塔和拉贾拉特南与私人股权投资老手帕拉格·萨克塞纳(Parag Saxena)、马克·施瓦兹(Mark Schwartz,也是前高盛高管)一起创办了泰姬资本公司(Taj Capital)——一家专注南亚地区的投资机构。该机构计划同时提供私人股权和对冲基金投资机会。但对冲基金的机会从未落实,因此拉贾拉特南最终并没有在“新丝绸之路”(New Silk Route)的对冲基金业务中发挥任何作用。(但当时他仍有投资。)施瓦茨最终退出。古普塔和萨克塞纳在2007年和2008年间又继续筹集了14亿美元,其中的7亿用于投资。据萨克塞纳说,虽然对任何投资都没有“退出机制”,但目前他们的投资表现良好。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古普塔和拉贾拉特南在新丝绸之路上的行为正受到调查。

    与拉贾拉特南共同投资,是否损害了古普塔的声誉?了解他的人说,这位前顾问在职业生涯中存在模糊其职业关系和人际关系之间的界线的倾向。看看阿尼尔·库马尔的情形吧。麦肯锡有不少人都会说,库马尔的成功更多的是依靠他与古普塔的友谊,而不是当顾问的能力。后来,人们又看到,证交所有关新丝绸之路的亚洲私人股权基金的文件把古普塔在韦斯特波特的住所列为拉贾拉特南的联系地址。这是什么不利的证据吗?不是。但它是一个令人信服的事例,说明古普塔广泛的人脉关系并非总是界线分明。考虑到他的成就、帮助别人的能力和年龄,这些界线会不会变得更加模糊?

    在被逼问到古普塔有无可能向拉贾拉特南吐露了高盛的秘密时,他的几位支持者指出,如果他真的说出了什么机密信息,肯定会“无人知晓”。但对于这位麦肯锡的前超级顾问来说,这种解释流于狡辩,不会让人信服。往最好的方面看,古普塔的罪过也许是择友不慎。

    无论事态怎么发展,古普塔的朋友圈子已经不再包括拉吉·拉贾拉特南。虽然从今年3月以来就没有发表过公开讲话,但接近他的人说,在2008年9月,他与拉贾拉特南就已断绝了个人和职业往来,当时巴菲特已经向高盛投资。也就是说,古普塔甚至当时就已经与他应该向其透露消息的人绝交。这听上去像是有点假,也很可能是假的,但也可能有真实的成分。由于古普塔和拉贾拉特南都不表态,所以也无法确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么,接下来会怎样?随着时间推移,古普塔被指控的可能性不大。(如今证交会和司法都在寻找案件的“突破口”。)也许,古普塔更大的问题不在于他真的受到犯罪指控,而是人们很容易相信他有可能犯罪。政府深信,拉贾拉特南依靠内幕消息买卖高盛股票。如果列出一个可能给他透露消息的名单,古普塔的名字绝对会在这张单子上。在政府查清拉贾拉特南一案的缘由之前,猜测就不会停止。

    与此同时,帕拉格·萨克塞纳却不得不看着他在新丝绸之路的两个合伙人的名字因为各种错误的原因上了新闻。他说:“对于拉贾拉特南,我无法解释我在报纸上看到的。所以,我和所有其他人一道静观其变。至于拉贾特,他根本不可能去做媒体猜测他做过的那些事情。”

    尽管未来不确定,古普塔并没有表现出退出公共生活的迹象。他还坐拥四家上市公司的董事职位。6月份,国际商会(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任命他为主席。对于印度的成功人士来说,他还是圈子里的人。印度实业家、亿万富翁阿迪·戈德莱吉(Adi Godrej)说:“我觉得他性格特别好,特别热心于帮助印度的发展和进步,他本不必花时间和精力在这些事情上面。”

    但是,他能否保持他的工作成效,就要看拉贾拉特南案件的进展了。在2008年的迪拜商业论坛对领袖们的演讲中,他向听众发表高论:“关于危机,只有一件事是可预测的:每个组织迟早都会经历一次。”全球公民古普塔有太多的责任——私人的、公共的、盈利的和慈善的——我们不妨把他本人称作一个组织。现在,他正经历自己的危机。

    译者:古正

担任多个董事的人

    古普塔 2007 年离开麦肯锡后,多家公司找他担任董事。尽管他于今年 5 月与高盛分手,6月份离开了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他仍然在四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保有一席之地。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