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特写

底特律课堂行动

Steven Gray 2010年11月03日

一座城市如果连儿童教育都搞不好,又怎能培养出未来的就业者?对此,慈善家卡罗尔·高斯给出了答案:呼吁改善学校现状,停止内耗

    世界上有什么事业能够失败之极,以至于让慈善家都不愿意慷慨解囊?底特律的学校就是这样的疑难杂症。最近几年,纽约、芝加哥和新奥尔良等城市的公立学校都收到了来自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等慈善机构的大笔善款,但这种好事却从未落到过底特律头上。底特律的学校体制薄弱,四年级学生参加全国数学考试的达标率仅为3%。“由于当地的汽车业和制造业都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再加上大范围的经济萎缩和政治问题,使慈善界认为底特律已是无本之木,失去了重建的基础。”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教育政策研究室主任里克·赫斯(Rick Hess)说。

    假若底特律还有最后一位朋友,那一定非卡罗尔·高斯(Carol Goss)莫属。她是底特律斯基尔曼基金会(Skillman Foundation)的负责人,该基金会的资金来源是3M粘合产品的先驱罗伯特·斯基尔曼(Robert Skillman)及夫人罗丝(Rose)的捐赠,总共有4.57亿美元。夫妇俩将大多数善款都用于发展底特律的儿童事业。62岁的高斯发现,底特律的儿童正在遭受大人明争暗斗的伤害:教师们一成不变,政治家忙于传统学校与寄宿学校之争,父母们抗议结束失败的计划。这种机能障碍情势之乱,甚至导致底特律在几年前放弃了一笔难得的用于建设寄宿学校的2亿美元慈善捐款。

    高斯开始发挥影响,是在2008年密执安州州长取得了底特律学校系统的控制权并任命罗伯特·鲍勃(Robert Bobb)出任紧急财务经理之后。鲍勃锐意改革,富于雄辩,他将学校的现状称之为“学术破产”,并且是“前所未闻”。随着鲍勃开始处理教育系统2.19亿美元的赤字及内部根深蒂固的腐败现象,高斯也联合敌对的政治团体,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大众公开辩论。她抛出2亿美元的筹款注资作为诱饵,争取人们对提高标准及加大行动力度的认可,并最终成立起名为底特律精品学校(Excellent Schools Detroit)的同盟,目标是要在十年内将底特律的高中升学率从目前极低的60%提高到90%。她的行动计划包括:在2015年前开设40所无任何歧视的新学校——包括公立、寄宿或私立学校。学校将获得成绩单。为开拓新思路,学校还将从底特律以外地区招聘教师和校长。“我们可以保证教育会在底特律生根发芽,”高斯表示,“无论孩子们在哪儿上学。”

    高斯手中具备的资金和信誉可以让她赢得人心。她领导的基金会已经促成了底特律学校间的彼此团结,这让别人望尘莫及。高斯在底特律西南部长大,父亲是城市基建工人,母亲是助理护士。那时候,左邻右舍的素养都比较高。“现在很多孩子都缺乏这一点。”她说。高斯接受过社会工作的专业培训,在加入密歇根州W.K.凯洛格基金会(W.K. Kellogg Foundation)之后,她转行从事起慈善事业。现在,身为长跑运动员的高斯已是三个孩子的祖母,而她不知疲倦、与消极情绪绝缘的个性早已为外人所熟知。有人告诉《底特律自由报》(Detroit Free Press)记者,高斯在朋友中的外号就是“高大善人”。

    高斯现在需要网罗更多的信徒,特别是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底特律万事俱备,只欠投资。”她说。她希望底特律的商界能够更多地参与,因为他们所需的劳动力都要依赖于教育。“这里有很多人对未来步入经济社会都没有做好准备,”她表示,“除非我们有目的地尽心帮助他们做好准备。”况且,她需要全国的基金组织加入她的事业,一道募集2亿美元的首期善款(她所在基金会的筹集份额尚未确定)。一个令人欢欣鼓舞的信号就是:高斯已经说服一家全国捐赠人协会——慈善圆桌会(Philanthropy Roundtable)把去年3月份的会议挪到底特律举办。该基金会的总裁亚当·梅耶尔森(Adam Meyerson)承认:“以前我们从未考虑过底特律。”不论其他,高斯至少已经在转变底特律的形象上取得了进展,让底特律从“注定失败”变为“值得一试”。

    译者:董昱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