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封面报道(废止)

下一个石油巨头

来自巴西的巨头巴西石油公司发现大量海洋石油,假以时日,它有望赶超埃克森公司

巴西石油公司的 P-52 石油平台位于巴西海岸东部 80 英里处,日产石油 18 万桶。
(摄影:Stephen Mallon)

(来源:Bloomberg)

    “对了,在这儿出任何差错都会很严重!”

    我正站在离巴西海岸80英里的石油平台P-52的最高一层甲板上,与一位名叫克劳迪欧·马里诺(Claudio Marinho)的资深工作人员交谈。事实上,我们得大声喊话。除了防火连衣裤、安全帽和防风镜,我们还得戴着耳塞以减弱工程噪音影响,石油平台的声音非常嘈杂。

    为了到这儿,我先从里约热内卢向北飞30分钟,抵达一个叫马卡埃的城市,然后穿上发荧光的橘色马甲和救生衣,登上直升机朝南大西洋飞一个小时。50岁的马里诺身材魁梧,并且十分健谈。他被指定为我今天的向导,正在向我讲解从深水油田提取原油需要花多大力气。

    你很难找到比这更好的课堂了。P-52平台是有史以来建造得最大、最先进的石油生产设施之一。它属于巴西石油公司(Petróleo Brasileiro,也称Petrobras)——国有但公开上市的巴西能源巨头。P-52平台竣工于2007年,造价超过10亿美元,主甲板比两个足球场还要大,81,000立方吨的排水量超过玛丽女王二号(Queen Mary 2)。这个平台是所谓的半潜式,实际上就是靠下方的平底船漂浮于海上的巨大碳氢化合物加工设备。(在石油行业,“平台”这个词用于从油井提取石油的设备,而“钻塔”用于钻探石油。)船上的发电机以生产出来的一部分天然气为燃料,能发100兆瓦电量,足够供应30万人的城市。180人的工作组12个小时倒班——上两周班,休息三周——让石油每天24小时都处于流动之中。

    P-52平台位于坎波斯海盆(Campos Basin),这是全世界海上石油和天然气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巴西石油公司最初在上个世纪70年代发现了此处的石油,如今它的油田日产石油170万桶,接近世界日产总量的2%。与P-52平台相接的有18口钻井,每天生产18万桶油——以目前价格粗略计算,值1,500万美元。

    在这个12月闷热的早晨,顺着P-52平台的金属楼梯上上下下了两个小时后,我们已位于赤道以南1,600英里,这里快到夏季了。我开始全神贯注地欣赏这项工程的伟大。平台上满是泵、阀门、仪表、监测器和几乎各种类型的管子——大到把石油从井下传输上来的24英寸管道,小到用每平方英寸3,000磅的压力将水推下储油器的7英寸软管。船上一共有125英里用颜色进行标识的管子:绿色代表天然气,黄色代表水,灰色代表石油。很多东西都可能弄坏,或者爆炸。

    当我向马里诺指出这一点时,他向我保证说,他始终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我们一直在做这项工作。”这位在巴西石油公司工作了30年的老职员说道。“每天我们都有工作人员负责维修——上漆、清洗和系统测试。事情总是没完。如果真出了问题,它会让我们很紧张。人们会跑来跑去问:‘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会发生?’不过,像今天这样的日子是相当轻松的。”

    他展开双臂:“你喜欢这个景观吗?”

    我们置身离水面十层楼高的地方,但却没有太多可看的东西。陆地远在视线之外。在我们的南边,巴西石油公司的另外两个平台在水平线上模糊可见。水是鲜亮的钴蓝色,波浪随着每小时40英里的风汹涌起伏,一场暴风雨将在几个小时之内抵达海岸。附近一艘渔船开始在波浪中上下颠簸。多亏有了电脑控制的锚泊系统,这个平台更像是停泊在湖边的小船,在轻轻地摇摆着。

    我注意到马里诺身后的上司、不苟言笑的平台经理塞尔索·忠义(Celso Tadayoshi)似乎有话要说。他往前踏了一步。“我们每天都要面临很多困难。”他现年53岁,与马里诺一样也为巴西石油公司在海上工作了30年。“但我们这里没有发生事故,主要的工作是生产。我们必须达到百分之百的效率。”说到这里,他点了点头。

    自从去年4月BP公司在墨西哥湾发生灾难性的深水地平线号(Deepwater Horizon)事故之后,海上石油钻探的风险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巴西很少受到质疑,它是全球石油生产行业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在过去五年里发现了大量新的深水石油层。最大的发现是在桑托斯海盆(Santos Basin),离里约海岸近200英里,比坎波斯海盆离海岸更远。巨型油田位于海平面下三英里以上,上面是6,000英尺厚的地壳表面盐层。在这些区域进行钻探,面临着巨大的技术和物流挑战。

    巴西海岸外的这些盐下油藏储存了500~1,000亿桶石油,甚至更多——它很可能成为一个深水科威特。巨额资金和大量人力都被调往这个正日益成形的历史性投资热潮。国外石油服务公司,如施伦贝谢(Schlumberger)、哈里伯顿(Halliburton)及通用电气(GE),纷纷在那里建立办事处。据估计,巴西海上石油和天然气在未来十年可能成为达到1万亿美元的行业。另外,由于中东地区政治动乱驱使原油价格上升,来自巴西稳定的石油供给新来源的价值更被格外重视。

    在所有这些领域内带头冲锋的正是巴西石油公司。不管从哪方面衡量,这个能源巨头都已经成为世界最重要的公司——而且它随时准备扩大影响力。去年,巴西最大的公司在《财富》杂志包含世界大公司的“世界500强”(Global 500)榜单上位居第54,其最近一个财年的收入大幅增长32%,达到1,210亿美元。除了完全国有的石油公司如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或伊朗的国家石油公司(NIOC),根据产量巴西石油公司已成为第五大石油公司(2010年日产215万桶),按照市值则排在第三(2,400亿美元)。到这个十年末,巴西石油公司很有可能超越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成为储量和产量最大的公开上市石油公司。同时,它也得到了同行的敬重,在今年的“最受赞赏公司”榜单上位居此类公司的第七名。

    开发盐下资产,是项令人生畏的工作。对新手来说,它昂贵得令人难以置信。到2014年结束的五年计划中,巴西石油公司已经承诺投入2,240亿美元,大部分是用于平台、钻井设备和其他盐下生产的基础设施。(它还在新建五个炼油厂。)为了给项目提供资金,去年公司进行了历史上最大一次的股票发行,向投资者销售了700亿美元的新股。它计划到2014年再售出400亿美元的债券。

    筹集投资资金只是其中的一个困难。批评者指出,政府下令将巴西石油公司打造成盐下领域所有油田开发的领头运营商——而不是让它公开接受国际公司投标——会使得公司背负太大压力,同时也不是开发该地区的有效手段。目前还不清楚这一行业供应链的发展速度是否能跟上巴西石油公司规划的生产目标。另外,不管马里诺和忠义有多谨慎,事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它会使整个运作陷入混乱。

    于里约中心商务区的巴西石油公司总部被评为世界十大最丑建筑。这是上个世纪50~60年代流行的野兽派风格建筑学的产物,巨大的29层水泥和金属块看上去像个大盒子,乍一看起来像是某个地方缺了几个方块。[它就像个特大型的“层层叠”(Jenga)游戏。] 1969年它建成时,巴西正处于二战后繁荣的末期,而且几年前刚取消实行20年之久的货币政策,这一鲁莽的政策曾导致极度通货膨胀,对经济造成严重破坏。

(来源:Wood Mackenzie)

    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加布里埃利(Sergio Gabrielli)的办公室位于23层一个开阔的转角空间,从阳台能看到城市最有名的地标景观:瓜纳瓦拉湾、甜面包山和标志性的救世基督像。61岁的加布里埃利曾是位经济学教授,在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获得博士学位。[他是红袜队(Red Sox)的粉丝。] 2005年,他由深受敬爱的巴西总统卢拉任命担任此职,后者最近在执政八年后卸任。加布里埃利个子很高,胸膛厚实,带有不张扬的自信和冷嘲式的幽默。他这样解释自己管理如此庞大公司的能力:“我一天工作13~15个小时,每天如此。固定不变。”

    当被问到这些盐下油藏的重要意义时,加布里埃利迟疑了一下,随后露出了微笑。“我们只能说我们有很多石油。”他说。“在接下来四到五年中,这个公司将拥有300~350亿桶油的储量。全球没有一个公司,尤其是公开上市的石油公司能这样。”他说,超越埃克森不是个目标,只是一个很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我们自身的投资组合有一种资产基础,使我们能够循序渐进地发展,速度还比任何人都快。”

(来源: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事情并不总是这样的。巴西石油公司1953年成立时,它的主要任务是提炼进口石油。几十年来,巴西都被认为在碳氢化合物方面资源匮乏。这个国家生产的原油满足不了自身需求——更别说出口了——直到五年前这种局面才被打破。这也是巴西发展蔗糖乙醇行业的主要原因。(该国上路的几乎每辆车都能靠天然气或乙醇行驶,而且差不多每个加油站都能同时提供这两种燃料。到2014年为止,巴西石油公司将在生物燃料上投资35亿美元。)它早期主要勘探海上储藏和向海外扩张。虽然如今绝大多数产量都在巴西,但它仍在28个国家拥有业务,包括墨西哥湾的大范围开发。它生产着世界四分之一的深海石油。

丰富的原油,但远离海岸
巴西的大多数石油都发现于离开大西洋海岸的三个地区的深水油田。

    巴西石油业格局在1997年发生变化,因为政府对法律进行了修改,允许国外石油公司对海上区块的勘探权进行投标。竞争带来了新的发现。随后,地震技术的进步加强了石油公司“查看”地壳盐层的能力。桑托斯海盆第一块主要的盐下油田在2006年被发现。

    业内人士一直在密切关注着巴西石油公司如何开发这些超深水油田。“这是个尖端领域。”纽约的能源信息集团(Energy Intelligence Group)首席能源经济师戴维·克纳普(David Knapp)说。他指出,从巴西穿过大西洋到达安哥拉的海岸线,那里的地质情况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它被看成是未来在类似领域和类似深度进行开发的先驱。”

    巴西石油公司一直在盐下油田进行钻探,甚至还生产了一些石油。但目前这项工作主要是核实储藏量,解决技术困难。盐下石油含有的污染物使得它具有很强的腐蚀性,因此巴西石油公司正致力于将新型合金用于制造其钻探设备。盐层比刚性岩石要软,这就意味着巩固钻井更为困难和昂贵。

    那里的石油产量预计将快速增长。公司的战略计划要求,到这个十年结束前,其碳氢化合物总产量翻一番,从每天270万桶石油及石油当量增长至540万桶。这需要在基础设施上大量投资。“我们面临的主要限制在于供应链满足需求的能力。”加布里埃利说道。

    想想公司的钻井设备现状就明白了。巴西石油公司有14套超深水钻探设备,这远远满足不了需求。到2012年,它得增加20套,但这些设备不是还在建造中,就是别的公司在使用。到了那时,就完全供应不上了。生产全球绝大多数海上钻探设备的新加坡和韩国造船厂已经达到满负荷。因此,巴西石油公司正协助国内创立钻探设备制造行业。它将总价值约180亿美元的合约派给巴西四家船厂,它们将从2014年开始供应28套钻井设备。

    加布里埃利称,巴西石油公司认为,石油价格到2020年将会在每桶65~85美元之间浮动。对有些人来说,这个预测可能听起来有点低。但这位首席执行官表示,他预计来自中国、印度和巴西这些国家的强烈需求会被美国和欧洲此类成熟市场变缓的需求所抵消。“我们不认为价格会直线上升。”加布里埃利表示,桑托斯海盆盐下石油不赚不赔的价格应该是每桶40美元,随着规模扩大可能会更低。

    谁会购买这些石油?从地理上看,美国将顺理成章成为它的一个大客户——油轮从里约往北到达墨西哥湾区的石油基地,不需要穿越海洋或通过运河。2010年,美国每天从巴西购买26万桶石油产品。中国也很有可能成为积极的买家。去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当2009年信贷市场仍处于紧缩状态时,中国的国家开发银行向巴西石油公司提供100亿美元贷款,取得10年内以市场价每日20万桶石油的购买权。“他们将成为重要的客户。”加布里埃利说。“中国人十分看重这一战略关系。”

    尽管人们对于巴西石油的增长兴奋不已,但投资者近来对巴西石油公司并不怎么满意。2010年,虽然巴西整体市场平稳,但公司股价却下跌了27%。对去年公司配股不满是一大催化剂。一般股东所持股份被700亿美元的股票增发所稀释,政府占公司总股份从40%上升到48%。(它持有54%的投票股权。)巴西石油公司将筹集到的700亿美元中的425亿交给政府,以换取在之前它未批准给公司的那些区域内50亿桶盐下石油的生产权。著名的新兴市场投资人、富兰克林-邓普顿公司(Franklin Templeton)的马克·墨比乌斯(Mark Mobius)称这笔交易为“卑鄙的行径”。

    去年,巴西通过法律增强政府在管理盐下资产方面的作用,停止接受公开投标,并下令由巴西石油公司担任开发的主要运营商,这使许多投资人深感忧虑。公司可以接纳国外合作方,但对任何集团都要保持至少30%的所有权。同时,政府计划将盐下石油收入从常规预算中抽出,转入一项特殊的“社会基金”。批评者认为,这些变化将拖慢盐下油田的开发速度,同时给巴西石油公司增加过重的负担。

    对于什么是处理新发现的这笔石油财富的最好方式,人们进行了众多热烈的讨论。埃尔纳尼·托雷斯(Ernani Torres)支持政府的这种做法,他是巴西开发银行(Brazilian Development Bank,简称BNDES)的首席经济师。托雷士在该银行已工作35年,这家银行拥有2,000亿美元资产,是全球最大的国有放贷机构之一。“石油引发巴西经济自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最重要的结构变化。”托雷斯说。他还表示,如果政府允许公司无限制地开发盐下石油,那么大量的税收将导致可怕的“荷兰病”案例出现,即一个国家的货币疯狂升值并毁灭出口。“石油是个诅咒,但同时也是恩典。”他说。“这就得看你怎么做了,对吧?”

    巴西人曾在80~90年代经历过极度困难的时期。1994年,一天的通货膨胀率就达到1%,因此现在他们乐于接受繁荣的挑战。托雷斯记得几年前听过一位欧洲银行家的演讲,他在全球市场的地图上将拉丁美洲标记为“被遗忘的南部”。托雷斯说:“一直以来,没人把我们看成一个重要的国家。对了,我们只是有亚马逊雨林——人们喜欢来观赏。或者他们喜欢桑巴舞。但我们很快就不再是被遗忘的南部了。”

    西石油公司并不是巴西石油繁荣潮唯一的大赢家。事实上,再也没人比企业家埃克·巴蒂斯塔(Eike Batista)受益更多了(他的名字和“like”押韵)。54岁的巴蒂斯塔拥有的资产净值估计为270亿美元,目前是巴西首富,同时也是全球十大富豪之一。他也毫不避讳地声称他计划成为地球上最有钱的人,这要归功于这个建立在自然资源之上正飞速发展的帝国。

    近年来,巴蒂斯塔在巴西的名气也跟他的财富一样节节攀升,但他其实一直都过着高曝光率的生活。他的父亲埃利泽·巴蒂斯塔(Eliezer Batista)是巴西矿业的传奇人物,曾管理过铁矿石巨头淡水河谷公司(Vale)。埃克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开始自力更生,成为一名采金者,几年内在巴西、智利和加拿大开了八个矿。他还是汽艇大赛冠军,娶了巴西最漂亮的女子,模特、演员兼狂欢节皇后露玛·德·奥莉维拉(Luma de Oliveira)。七年前和德·奥莉维拉离婚后,他决定要证明自己。“别人知道的我是露玛的丈夫,我父亲的儿子。”他说。“是向两个儿子展示自己成就的时候了。”

    自从郑重宣布要做出成绩之后,他一直努力为自己的EBX集团的相关业务建立广泛的网络——集团的下属公司名称里都带有“X”。他掌控着五家上市公司:MMX(矿业)、MPX(能源)、LLX(物流)、OSX(海上石油和天然气服务)和OGX(石油和天然气开采)。LLX公司正在里约南部建造一个20亿美元、名为A——巴西石油公司在开发中直接跳过这些区块,前往深海勘探更大的油田。

    他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钻探工作才进行了一年,OGX公司就已经发现了26亿桶的储藏量,并计划于今年秋天开始生产石油。它已成为除巴西石油公司之外在海洋石油业务方面最大的竞争者。巴蒂斯塔预测,到2019年,OGX将日产140万桶石油。尽管最近其股价略有下降,但OGX仍有370亿美元的市值。

    巴蒂斯塔称,他在巴西石油公司那里遭到过冷遇,但他认为将来有一天OGX和巴西石油公司有可能在盐下油田方面进行合作。“我相信,巴西石油公司会邀请我们帮助它解决困难,因为它实在太大了。”巴蒂斯塔说。“在巴西,我们有这样一种说法:‘小盘子盛不下大火鸡。’”

    接下来的几年里,巴西有机会通过举办两场全球盛事来显示其发展中的经济实力。2014年,这个为足球疯狂的国家将举办世界杯。2016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将来到里约热内卢。到那时,盐下油田已能日产数十万桶石油。

    对巴西石油公司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像马里诺和忠义这样的海上职员得做好他们的工作。参观结束后,我们在P-52平台的食堂吃了一顿米饭加豆子的快餐,随后去前台等直升机把我们带回陆地。在那儿,墙上挂了一件裱了框的T恤,上面有卢拉总统的签名,旁边的标牌写着“261天无事故”。我问马里诺,他接下来是否要去盐下油田上班。“我不知道。”他说。“我更想回家跟家人待在一起,但那儿有很多工作。多半我得去。”有些大热潮确实不容错过。

    译者:陈晔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