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专栏 - 从华尔街到硅谷

融资与怀孕不可兼得?

Talia Goldstein 2016年04月14日

Dan Primack专注于报道交易和交易撮合者,从美国金融业到风险投资业均有涉及。此前,Dan是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自由编辑,推出了peHUB.com和peHUB Wire邮件服务。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Dan还曾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罗克斯伯里经营一份社区报纸。目前他居住在波士顿附近。
“一位怀孕的CEO/创始人会使她的公司走向失败。”这种认识在投资圈普遍存在。作者以自身经历告诉我们,女性创业者既能做好一位伟大的母亲,也能经营一家成功的初创公司。

2012年4月13日

“昨天晚上,我给闺蜜发了一张超声波照片。她喜极而泣地给我打电话。我笑话她,说我都没有哭过,她是在替我们两个人哭。事后想起来,觉得好奇怪,我竟然没哭——不仅是我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做第一次超声波检查,把好消息告诉丈夫的时候,我都没有哭。我在三个月内没流过一滴眼泪。虽然即将迎来小宝宝,我非常开心,但我却因为怀孕而自惭形秽,因为我所在的行业看不起怀孕的女人。

隐藏自己怀孕的感觉当然非常糟糕。但如果我公开这一事实,投资者随时会提出质疑,我是否有足够的能力经营一家公司,一想到这一点就觉得可怕。所以,我要尽可能隐藏自己怀孕的事实。”

3年前,写下上面这篇日记时,我的约会初创公司Three Day Rule正在进行融资。之后,我建立了一家成功的公司,现有30名员工,在6个城市推出了我们的服务,并且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全球最大的约会网站IAC/Match成为次轮融资的主要投资人,而且我也证明那些犹豫不定的投资者是错误的。

Three Day Rule最初只是我一时兴起发起的一个项目。在娱乐公司E! Entertainment担任制片人期间,我发现我的同事和朋友们都遇到了约会难题。于是,我开始在我的小隔间里为朋友们牵线搭桥,后来开始举办单身活动。随着活动规模的扩大,我发现许多成功的、迷人的单身人士在情场上却屡屡失意,我知道市场上肯定缺少这方面的服务。于是我冒了极大的风险,辞去工作,创建了这家公司。

我的合伙人和我被纳入一个名为The Founder Institute的科技孵化器项目,并赢得了全市的项目推介比赛——我们甚至参加了ABC频道的《创智赢家》节目。那时候我们知道,是时候进行融资扩大公司规模了,所以我们准备开始一轮种子期融资。

虽然我们在初期获得了成功,但我们却要面临一个意外的挑战: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的丈夫欣喜若狂,但我却有些害怕。

当时,一名著名的洛杉矶投资者曾写过一篇博客,讲述了他在决定是否投资孕妇创立的公司时所面临的困境,其中有一句话令人不寒而栗:“一位怀孕的CEO/创始人会使她的公司走向失败。”最后,他投资了我们的公司。

我没有提自己怀孕的事,但我开始征求同事们对这件事的意见。令我失望的是,他们都非常支持这种观点。“如果一家公司的创始人怀孕了,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警告信号。”“说实话,我才不会投资有一名怀孕的CEO的公司呢。”似乎所有人都认为我要去融资的那些人,不论是天使投资人还是风险投资人,都不知道如何应对怀孕的CEO,所以他们会像面对鼠疫一样避之而不及。

我对自己在融资的这个关键时刻怀孕,感到自惭形秽,内心很是自责。

于是,我做出了当时我认为唯一的选择:向投资者、家人甚至公司合伙人隐瞒怀孕的事实。我不希望她在参加推介会的时候,没有安全感。相反,我选择了穿斗篷和宽大的衣服。

随着腹部日渐隆起,每次推介会我都会感到害怕。隐瞒变得越来越难。有一天,我穿着一件风衣去参加会议,而外面当时有80度。我肯定看起来非常可笑。但我知道,相比被看出怀孕,看起来可笑获得融资的几率要大得多。

我们历经4个月,完成了种子期融资。之后我才向我的团队分享了自己的秘密,露出隆起的肚子。

一个星期六,我正在当地一家咖啡店里工作,碰巧遇到了在洛杉矶科技界认识的一位熟人。看到他吃惊的表情,我指着自己的肚子,随口说道:“呀,你还没见过这个吧?”他的表情就像被火车撞了一样。他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后来我又给他打过电话,询问他当时的反应。他说:“我看到你的时候,首先产生的是负面的本能反应。我想道:‘一个怀孕的女人怎么能经营一家约会网站呢?’”我问他,为什么对我没有对已婚创始人同样的感觉。他说道:“已婚人士还会出席活动和去酒吧。但有孩子的女人只能待在家里。”

在我怀孕的消息流传开之后,同事们的反应令我震惊。他们并没有向对其他职业的怀孕女性那样,恭喜我喜得贵子,而是对我选择继续工作和经营公司感到迷惑不解。似乎我应该马上从一名能力出众的领导者,变成一个无能之辈,只是因为我怀孕了。

当我应对身为怀孕创始人这个身份时,我又遭遇了另外一个突发事件。合作两年的合伙人,突然告诉我她要辞职。工作的压力对她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她需要有稳定的收入。我被这个消息震惊得目瞪口呆。

现在,我不仅是一家婚介公司怀孕的、已婚的创始人,而且也没有了商业合伙人。我最糟糕的噩梦变成了现实。

接下来几个月可谓一团糟。我曾不止一次考虑过放弃,但我始终没有那么做。相反,我开始勇往直前。凭借坚定的信心和无数个不眠之夜,我终于接管了合伙人的责任,一个人成功经营着公司。我继续进行下一轮融资,并找到了扩大公司的规模的方法。

在此期间,我可爱的儿子和生命之光马克斯,降生了。

2014年4月,我从IAC/Match获得了A轮融资,Three Day Rule也成为IAC/Match投资的唯一一家婚介公司。我成功将一个白日梦变成了一家强大的公司。

结束A轮融资之后,我们登陆了六个城市,即将开始扩张计划,希望改变全体美国人的约会方式。现在是时候带领公司更进一步了。当然,这需要资金。为了公司的发展,我们需要再次融资。

三个月前,我发现我怀上了第二个宝宝。虽然我很兴奋自己即将有一个宝贝女儿,但我的心情却很沉重。又是一轮融资时,又要挺起大肚腩。

但这一次情况有些不同。回顾我参加过的科技活动,我看到了越来越多女性。虽然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每天都有更多女性进入科技行业。公司30名员工几乎全是女性,而且我看到我的员工正在茁壮成长——在研讨会上发言,像领导者一样撰写文章,与男性同事针锋相对。我们正在进步。

但我尚未遇到与我情况相同的人。创业界并没有怀孕的女性。人们看着我的眼神,仿佛我来错了地方,他们会问我的肚子,而不是我领导的公司。

进入科技行业的女性依旧面临许多障碍,即便她们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作为一位怀孕的女性,我在融资过程中所遇到的麻烦,只是对女性有偏见的一个例子而已,这种偏见在初创公司的文化中仍非常普遍。

现在我即将开始新一轮融资,我决定勇敢地站出来。我已经证明鱼与熊掌是可以兼得的:我既能做好一位伟大的母亲,也能经营一家成功的初创公司。这一次我不会隐瞒怀孕的事实,我不再害怕投资者的想法。这不仅仅是关于“拥有一切”的讨论。我要抓住机会证明,女性是可以创业的。

此轮融资,我依旧会心存惶恐,但我充满了自信,我会继续证明所有人都是错误的。我会以怀孕为荣,不仅为我自己,也为这个行业中因为太过害怕而不敢组建家庭的其他女性,以及那些因太过害怕而不敢进入这个行业的女性,因为她们想要一个家。

本文作者塔莉亚·戈德斯坦为Three Day Rule的创始人兼CEO,该公司是由IAC/Match投资的个性化婚介初创公司。

译者:刘进龙/汪皓

审校:任文科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中国煤业大迁徙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