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专栏 - 技术掘金

展望2016中国:BAT形塑新经济“范儿”

熊伟 2015年12月25日

熊伟,财富中文网专栏作家,现任《中国信息化》杂志执行社长,电子工业出版社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微信公号:蛮夷大熊。
以互联网为突破口和工具,提高技术进步率保持经济增长,以互联网为“范”形塑新经济,成为政府和企业界的共识。

2015年即将过去,在这一年,互联网确立了全局性的影响力。只看一个画面就能理解互联网行业已经站在全球经济和生活的中心位置:背景是南亭桥下、扁舟一过的水乡乌镇,多国政要、国际组织掌门人和互联网企业大佬们坐而论道。画面的字幕上有很多“大词”,如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首席执行官霍夫曼说的“人类未来发展”、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说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智利交通电信委员会主席吉多希拉尔迪说的“国家的利益”、巴基斯坦前总理肖卡特•阿齐兹说的“全球人们的生活水平”。

互联网,这个“历史上非常独特的事物”(IEEE主席霍华德•米歇尔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的说法)在政治力量和产业力量的联手推动下,正成为形塑新经济的“范儿”——范,就是模子。

我们身处中国经济的“变形”时刻,金钢变形,发出巨响。未来五年,这个庞然大物将焕然一新,并且跃迁到更高的能级。变形之所以一定会发生,是因为外部环境和内部驱动都导向变形——科技发展,社会心理变化,组织形态演变,大国竞争,国际产业链重构,甚至雾霾爆表,都在呼唤新经济的到来。

新三驾马车

最新的宏观数据是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第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数据:GDP增速6.9%,2009年来首次跌破7%,工业增加值的增速又低于GDP增速,为6.2%,1~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37663亿元,同比下降1.9%。

经济正在变形——它确实需要变形。首先让我们改变观察经济的视角。吴敬琏、钱颖一等学者提出,经济由“三驾马车”(消费、投资、进出口)拉动的分析方法有很多缺点,无助于预测经济的长期发展。他们提出的替代“三驾马车”的分析框架是生产函数的三个主要因素,又称“新三驾马车”——劳动、资本和效率提高。

形塑新经济,要点在“新三驾马车”的第三项。效率提高,源于技术进步,包括信息技术、互联网应用技术的进步。测量效率提高幅度的“全要素生产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又称为“技术进步率”,指劳动、资本等要素投入量不变时,由技术进步(包括知识、教育、技术培训、规模经济、组织管理等方面的改善)带来的生产量增加的比率。知识、教育、技术培训、规模经济、组织管理等方面的改善,正是互联网的用武之地。

从社会视角观察,互联网产业的贡献超越了经济范围。它通过自身规模的扩大和对其他行业的促进(作为倍增器或催化剂),支撑经济增速,创造发展机会;它助力中国经济结构转型,调整在产业链中的位置,保持国际竞争力;它作用于社会结构,增加阶层流动的管道;它提供低碳化的方案,应对环境挑战。

对此,我们仅从国际竞争和环境挑战两个角度,就可以深刻感受互联网的效率催化作用。

目前,对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最大的是制造业的下滑。作为世界工厂、制造业规模最大国家,中国面临双重压力——发达国家的再工业化导致高端制造从中国流向欧美日,人力成本的提高导致低端制造迁往东南亚、南美和非洲。唯一的应对之策,就是制造业和互联网的结合,以此发展智能制造和制造业服务化。李克强总理在国际场合大谈一家青岛企业——红领服饰集团,用意无非就是号召制造企业跟上互联网+的步伐。

而在环境方面,由于非常严重的雾霾,12月的北京多次成为各国媒体的头条。有人翻出全国城市的空气质量排名,北京列在“最差”一档,贵阳最优。比较省级行政区,也是北京最差,贵州最优。我们再看最新的GDP增速(2015年前三季度数据),重庆第一,贵州第二,保持了两位数增长。贵州的成就很大程度来自信息产业布局,来自大数据,来自互联网。北京也有“绿洲”。科技部火炬中心的数据显示,位于上地的中关村软件园“万元GDP能耗”为0.0087吨标准煤,是机电产业的1/12,电子信息产业的1/16,生物工程和制药产业的1/32,制造业的1/103,可谓绿色产业聚集地。BAT中有两家,百度和腾讯,入驻了这个“绿洲”,对其低能耗大有贡献。

BAT“辐射”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最新统计,互联网经济在中国GDP中的占比2014年达到了7%。有一种定义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指标是GDP占比超过8%,且不说2015年互联网产业很可能达到这一标准,即使仍停留在2014年的水平,称互联网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仍是恰当的。在规模占比数字之外,确定支柱产业有三个常用的加权准则——罗斯托准则、赫希曼标准和李斯特准则。罗斯托准则、赫希曼标准侧重产业的扩散效应、产业结构的协同效应,互联网企业对其他行业的扩散和协同,我们马上就会以BAT为例说到。原本处于在国际竞争中弱势的产业,如在政府扶持下可以赢得比较优势,最终成为优势产业,就符合李斯特准则;中国政府正是这么做的,而我们的互联网企业深孚众望,全球互联网公司十强中,BAT和京东已占四席。

我们从BAT的业务结构来管窥互联网企业对其他行业的扩散和协同,可以举出很多例子。

先看医疗和教育。在百度搜索大数据中医疗、教育相关搜索最高,基于此,目前,百度医生已在全国开通287个城市,总计覆盖2624家医院,其中三甲公立医院超过500家,入驻医生超过15万,累计服务了近180万人。在教育方面,百度近期成立了教育事业部,为教育机构提供教育服务解决方案、核心用户培养体系、核心用户推广体系等服务;腾讯则先后投资了跨考教育、优答等。

再看交通、房产酒店和旅游。阿里巴巴领投美国拼车公司Lyft的2.5亿美元D轮融资,数千万美元参与快的打车的投资, 28.1亿元投资石基信息获得15%的股份,布局酒店信息管理系统,和宽带资本2000万美元投资出境游服务商“百程旅游”,收购了商旅服务商“阿斯兰”,等等。腾讯在旅游领域投资了同程网、面包旅行、我趣旅行;房产酒店则是1.8亿美元投资乐居。百度在线旅游上撮合携程、去哪儿合并后;交通上则布局carlife车联网变革传统交通方式,更布局了无人汽车,用技术创新颠覆传统汽车工业。

实际上,不仅是医疗、教育、交通、房产酒店、旅游这几个行业,和消费者相关的几乎所有行业,已经很难找到BAT没有涉足的角落。

而与创业高度相关的,是移动互联网领域。据易观咨询2015年第三季度《中国全渠道应用分发市场份额监测报告》数据,中国全渠道应用分发市场前三名的为百度系、腾讯系和360系,份额分别为42.2%、22.2%和19.5%。有自媒体据此分析认为,创业者聚集于移动互联网,百度和腾讯通过应用分发市场,同时直接做创业投资和孵化,成为创业者的推手。而腾讯和百度又有不同的着眼点——腾讯意在连接,百度看重生态。

互联网企业中的佼佼者们,还开始涉足科技发展的前沿,促进那些定义未来的技术进步。谷歌和苹果都在大手笔投入无人驾驶汽车,百度也公布了以“百度汽车大脑”为核心技术的无人车研制进展。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据百度公司的计时,国际主席习近平在百度展厅驻足10分46秒,观察不久前成功路测的无人驾驶车,并发出一连串提问:技术的自主研发程度如何?时速能达到多少?成本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实现大规模商用?

赋能新经济

互联网领军者们意识到,互联网对新经济即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2015年3月,新浪董事长曹国伟曾表示,“互联网+”代表了一种新经济形态。他还提出了互联网改变传统行业的“四阶段论”:一,用于营销,如互联网广告;二,渠道互联网化,即电子商务;三,产品互联网化,如小米手机;四,全面互联网化,“互联网+”各个传统行业,包括金融、教育、旅游、健康、物流等。

2015年9月,百度高级副总裁王劲则认为,大数据正在给商业提供“新能源”。他举了零售业的一个例子——北京朝阳大悦城使用百度的大数据技术,细分消费人群,适时发出优惠信息(手机短信)并举办团购活动。仅在9月19日店庆一天,其销售额就达到了2600万元,大数据的贡献率超过10%。

以互联网为突破口和工具,提高技术进步率保持经济增长,以互联网为“范”形塑新经济,成为政府和企业界的共识。为了把共识扩大到社会,政府的“提法”有创新型国家、高端服务业(指智力化、专业化、高效化的服务业)、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等。企业界的说法更多,如“BAT已成为中国最主要的赋能集团”。

“赋能”就是BAT形塑新经济、提供社会价值的具体行动。例子很多,电子政务、智慧城市、智能制造,不一而足。城市服务是腾讯和阿里巴巴的战场。深圳、佛山、武汉、上海等地的居民已经习惯使用微信办理医院预约挂号、交通信息查询、护照签证预约。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宁波、南昌、青岛、太原等地的居民也可以使用支付宝钱包、微博或手机淘宝进入城市服务平台,完成交通违章查询、路况及公交查询、生活缴费、医院挂号等事项。

从BAT的辐射影响来看,互联网塑造下的新经济,已经开始扎下根来。正如互联网研究专家姜奇平的分析,中国这一历时长久的存在物,与多元化、拓扑化、点对点、超链接的互联网,正好是同构的。如果他分析的没错,那么,互联网形塑中国新经济,必将获得文化层面的更大支撑,未来将汲取更多养分成长壮大。(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中国煤业大迁徙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