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专栏 - 纽约来信

哈佛教授为什么要向一家中餐馆道歉

荣筱箐 2014年12月29日

荣筱箐,财富中文网专栏作家,旅居纽约,曾为《纽约时报》、《南华早报》、《南方周末》等中外媒体撰稿。这个专栏来自作者在美的所思所感,不是浮光掠影,而是希望从思维方式上带你了解美国。
出于民族感情而为自己的同胞热烈欢呼的中国看客们,不一定全都看明白了这起事件里的中餐馆老板是怎么赢的。

    一餐饭,四块钱,一段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的纠结,让两个原本素不相识的波士顿人的生命轨迹戏剧化交错,让他们的名字在遥远的中国成了热门词。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埃德尔曼和四川饭庄小老板段冉出演的这段好像星爷无厘头电影情节的“真人秀”已经以埃德尔曼的道歉落幕,但出于民族感情而为自己的同胞热烈欢呼的中国看客们却不一定全都看明白了他是怎么赢的。事实上段冉在这场交手中使出的“杀手锏”也能使很多华人新移民在美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可惜很多人尚未领悟。

    这段戏的大致情节是埃德尔曼在段冉的餐馆点了三道菜的外卖晚餐,却发现餐馆的菜单上每道菜价位比网站上标出的贵了一美元。埃德尔曼气势汹汹发电邮给餐馆抗议,段冉解释说菜已经涨价网站没有及时更新,并诚恳道歉同意退还差价。埃德尔曼不依不饶,要求段冉赔偿三倍差价,同时说不论餐馆如何赔偿,自己不会因此放弃法定权益,已经就此“欺诈”事件报官。此后,段冉的回信仍然措词礼貌稳妥,但面对埃德尔曼的任何要求,段冉的信中都只强调一句话:既然你已报官,我就等官府告诉我如何处理这件事吧。

    最后迫使埃德尔曼道歉的当然有媒体的力量,boston.com网站刊登了两人的电邮往来使埃德尔曼受到波士顿社区,包括自己学生的压力。但“老猿挂印的关隘不在挂印”,段冉最高明的一招也并不是把事情捅给了媒体,而是自始至终坚持“公了”的定力。

    三岁就随父母移民来美的段冉显然深谙美国的生存之道,而对于很多初来乍到的中国人来说,“公了”不仅不是行事首选,有时反而是避之不及。有人借钱给人碍于情面不打借条,最后丢了钱也丢了朋友;有人跟人合伙做生意没签合同闹出纠纷空口无凭;有人私底下塞钱想让原告撤诉却差点被加上妨碍司法罪名;有人撞车后在对方的央求下不报警,只拿了对方的保险信息,事后才发现都是假的;有人申请政府楼不上官方网站填表却去求助神通广大的“老乡”,最后血本无归。对政府,警察,律师,正规渠道习惯性的规避让中国人在美国吃了太多令人扼腕的哑巴亏。

    这其中少不了不谙异国风土人情又面临语言障碍的新移民对“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担心,但更多是源于一个刚刚把“依法治国”提上议事日程的国家中,人们长期形成的对“私了”的信任和依赖:不管是房屋买卖还是受害赔偿,只要当事双方达成一致,基本就用不着别人插手。因此养成的思维和行为方式根深蒂固,即使已经漂洋过海仍然积习难改。

    与中国人普遍接受以投入产出比来指导行为的实用型智慧不同,美国人习惯相信自己是以“原则”作为行为指向标。不管是说一不二还是自欺欺人,整天把“原则”挂在嘴边的人常常会做出一些在旁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所以像埃德尔曼一样爱较真的并不少见。而“原则”也是对付这些人的不二法门,“公了”正是美国原则的一部分。“公了”过程中第三方的介入不仅可以为日后的争议留下有公信力的书面证据,更可以减少当事双方感情用事可能造成的不可收拾的后果,对于心存不轨的敲诈勒索者更是震慑。所以在美国,不仅撞车后不用跟对方纠缠而是要马上报警以留下记录,连对公寓里隔壁邻居有意见也应当直接去找管理委员会投诉而不是直接上门理论。

    对于看热闹的中国移民来说,这四块钱留下的启示,看懂了做到了就是无价宝。(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中国煤业大迁徙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