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职场

向登月学习

Beth Kowitt 2012年11月06日

太空竞赛也许结束了,但学习一下登月计划的使命控制仍然能带给我们很多领导力方面的教训。请看《财富》记者亲身体验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的阿波罗领导力体验课程。

    作为在太空竞赛时代之后成年的人,我从未幻想过当宇航员。太空探索确实酷,但我的兴趣基本上限于在浏览频道的时候顺便看一眼《太空先锋》(The Right Stuff)。所以,当我前往休斯顿参加阿波罗领导力体验课程(Apollo Leadership Experience)时,我并不知道,自己会看到什么。阿波罗领导力体验课程是为期三天的研讨会,以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登月计划为领导力研究案例。这个项目的策划者是一家会员制的商业研究组织世界大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该组织的协调员说,我将与包括波音(Boeing)和PetSmart等公司在内的16名高管一起,以约翰逊太空中心(Johnson Space Center)为教室,进行体验式的学习。我们要在使命运营控制中心(Mission Operations Control Room)或是土星5号火箭(Saturn V)前面讨论历史事件和管理教训,获取相关的启发,并将之应用到我们的职业生活中去。

    我有些怀疑。但正如我们的领导力专家迪克·理查森(Dick Richardson)说:“我们每个人都有点宇航员的基因。”你不用成为科学家,也会被这个国家取得的巨大技术进步所震撼,从1903年的基蒂霍克(莱特兄弟在此地试飞——译注)再到60年后的阿兰·谢泼德(Alan Shepard,美国第一位宇航员——译注)飞入太空。

    理查森主持我们的领导力讲座,为NASA做了33年的人力资源工作的哈夫·哈特曼(Harv Hartman)向我们提供了一个历史背景。我们回顾了阿波罗1号的悲剧,3名宇航员因太空舱失火身亡,以此事做作为一个样板,了解受到挫折后怎样重新聚焦。我们还把首次登月的阿波罗11号当作例子,了解领导者的张驰之道。我们还在使命运营控制中心观看了电影《阿波罗13号》(Apollo 13),感觉和在我的客厅沙发上看很不一样。一位学员说,这项课程就像是成年人的野外考察。当听到第一次会议上是最后一次有PowerPoint演示时,我们发出了兴高采烈的叫好声。(我们还看到两次PowerPoint展示,不过都是NASA的员工给我们做的。)尽管这些课程并不复杂——如何了解压力在何时伤害到你的员工,委婉拒绝的重要性——但这次讨论课正是巩固这些技巧的机会。

    我们参观了中性浮力实验室(Neutral Buoyancy Lab)。在这里,一队潜水员正在训练宇航员。宇航员要在40英尺(约12.2米)深的水池里待上6小时,才相当于在太空船外度过一小时。尽管潜水员不上太空,他们拥有一套强大的共同目标。波音公司的组织效率主管克里斯藤·布鲁纳(Kristen Bruner)正在重建自己的团队。培训归来后,她向上级展示了宇航员与潜水者的照片。在中性浮力实验室的经历激发她重新思索团队的目的。她说:“我们活着,是为了支持使命,而使命就是职业。这就是我给团队灌输的东西。”

    回到办公室,我经常提及的,并不是这些领导力课程,而是与阿波罗任务团队相比,我的压力是多么的苍白。每当被什么事情难住了,我就提醒自己,喂,这好歹不是火箭科学。

    译者:古正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