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科技

收过路费的 vs 带货的:中国互联网两大门派,谁能胜出?

专栏|安琪科技评论 2019年12月09日

交易这一亘古不变的规律依旧是商业文明的基石,这一点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已经越发明显。

2019年11月28日, 王新年在江西抚州古法制作红糖的现场进行网络直播,将红糖通过网络销售到全国各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互联网公司在不断重构中前行。但稳定下来的是:阿里巴巴、腾讯、美团、京东、拼多多。它们几乎坐稳了前五名位置。从《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来看,京东、阿里巴巴和腾讯三家也连续几年名次不变。

这种排名背后能够穿越规律的是:“交易层”公司价值的体现。

无论是阿里巴巴、美团、拼多多这类平台类型交易公司,亦或是京东这种B2C买卖交易公司,都在印证互联网世界和真实世界越发趋同的一点:交易为王。

腾讯或许是一个特殊的交易类型,它主要收入来源是游戏,而这是一种虚拟物品交易,这种交易似乎更加强大——它完成了从生产到变现的所有闭环,而且不消费物理世界中的生产资料。

如果将公司划分为“交易层”公司和“信息层”公司两类,百度则是“信息层”公司的典型代表,即它无法深度切入到交易环节。简单来说,在过去的信息高速公路上,百度属于那种“收过路费”的公司。尽管百度此前曾经想深度进入O2O领域,但最终以糯米的失败告终。有评论认为:“相比搜索而言,O2O太过于辛苦,利润率也过于低,并不是百度的基因。”

未来的巨头也想把自己变成一家交易层公司,滴滴显然具备交易层公司属性,字节跳动和快手也在快速从信息层切入到交易层。

有消息称,快手即将完成新一轮(F轮)融资,总金额达到30亿美元,这极有可能是快手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286亿美元。

虽然这一估值远低于拥有抖音的字节跳动750亿美元估值,但两者在最近两年最大的变化即将其自身的娱乐属性转化为商品交易属性。

大约在1年前,一位投资人告诉我,抖音将面临巨大的问题是:如果未来经济大环境不好,市场品牌投放广告大盘下降,抖音和头条收入就会下降。

在这名投资人眼中,1年前的抖音如火如荼,但流量的广告变现模式对于这家公司来说,过于单一也过于危险。抖音和今日头条两款产品,字节跳动1-6月的广告收入增长高达113%,达到500亿元,占据23%市场份额。

1年后,无论快手和抖音都将流量直接变为“卖货”,大刀阔斧地切入到交易层。比如快手,从2018年底,快手开放电商购买渠道后,一些知名主播的主要收入来源都来自于帮助电商卖货,电商给与主播打赏,而快手将分得一半的打赏收入。

如果再比较抖音和快手,快手的to B端广告收入比抖音差得多,但to C端的打赏收入则强于抖音。从底层产品逻辑来说,快手是一个社区,而在社区之上很容易产生电商交易,抖音更像一个媒体产品,广告则成为主要收入来源。

让人惊讶的是,曾经只有483位粉丝的企业账号三一重工在快手直播卖货,超过700人观看。在一个小时内,单价35万以上的压路机售出了31台。

交易这一亘古不变的规律依旧是商业文明的基石,这一点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已经越发明显。当然,今天的讨论仅限于中国互联网世界,美国互联网公司还是有所不同。(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