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科技

自动化 + AI = 工人阶级消失?

杜思思 2018年07月24日

这家在全球电力与自动化领域保持领先的世界500强,正对人类工业制造的智能化程度提出进一步要求。他们的逻辑:最大限度地提升生产力,加速将人类效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推向一个更高层级——从某种层面上讲,这是一个企业与国家之间的默契。


 
ABB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毕福

2017年9月的一个傍晚,在意大利比萨城的威尔第歌剧院里,世界著名男高音安德烈·波切利被抢了风头。在他演唱完那曲《弄臣》中的经典选段《女人善变》之后,谁也搞不清究竟有多少掌声是献给波切利的,又有多少是献给他的乐团指挥YuMi的。

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将指挥棒全权交到一个机器人手里,这在波切利的演艺生涯中还是头一遭——他的这位搭档在17个小时内学会了如何对一个交响乐团精准地发号施令(包括如何通过类人的细微手势差异区分强弱拍),并一连独自在台上指挥乐团演奏了18支曲目。

那晚过后,世界上又少了一个人类曾一度以为对机器人“免疫”的行业。

 
YuMi机器人拥有两条类人的手臂。登台前,来自卢卡爱乐乐团的指挥家安德里亚·克隆比尼通过“示范编程”教会了它如何向交响乐团传达命令——他会从身后握住YuMi的胳膊做示范,后者则在记住这些动作后再自己重复一次。

“当时我的心跳得快极了”, ABB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毕福(Ulrich Spiesshofer)回忆道,他是当晚坐在台下的观众之一。自十三年前加入公司、五年前成为掌门人,史毕福已见证了集团数个值得被载入史册的创作——YuMi只是其中之一,标志着他们率先将原本笨重且粗鲁的机器人从笼子中解放出来,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人机协同”。

对于一家具备“系统性思维”的企业而言,类似的超前性创新在其历史中并不罕见——比如它曾先后创造了世界上第一台自冷式变压器、第一台电动工业机器人,并率先将它们投入商业应用。如今,为了延续这种洞见机遇的能力并保持足够抵御未来市场中不确定性的竞争力,史毕福在公司内部设立了一套结构化流程——他将它称作是公司的“增长港口”,各关键部门领导者被要求定期集会,系统地为市场机遇排序,在讨论一切可以预见的创新突破口后,为企业发展寻求增量。

最近两年,公司的增量围绕数字技术与人工智能展开。随着全球市场对能源需求的加剧(如果国际能源署预测准确,全球能源和电力需求将于2040年增长30%——这相当于在当前的需求水平上再增加一个中国和印度),这家在全球电力与自动化领域保持领先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开始对人类工业制造的智能化程度提出了进一步要求,比如通过融合AI技术继续外延机器人的能力边界,或通过提供综合的数字化解决方案获取另一重维度的增值效益。

公司的逻辑围绕着同一个点:最大限度地提升生产力,加速将人类效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推向一个更高层级——从某种层面上讲,这是一个企业与国家之间的默契。

 
“如今我们在专业人才培训方面投入了创纪录的资金。最近在瑞士,ABB击败谷歌成为了对年轻工程师最具吸引力的雇主。” ——史毕福

生产力的量变会引起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形态的质变,而自动化对于生产力的提升效用在一些依然以重复性简单劳动和低附加值劳动为主的区域尤为明显。以全球第二大服装出口国孟加拉为例,莫哈马迪集团(Mohammadi)是当地最大的制衣商之一,他们为H&M、Zara等西方品牌生产毛衣。在那里,集团所有者意识到机器人对服装面料的操纵能力甚至超越了人类的手——比如它们不仅能高效织出复杂的袖子款式,还能敏感地发觉布料的变形。

六年前,该集团开始逐步以机器取代人工;截至去年,其编织过程已实现全自动化——曾经数百名工人站在编织台边耗费十个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如今只需要几十名员工站在一旁“监工”即可,除了偶尔介入程序设计或清洁机器,人类几乎无需再做任何事情。今年2月,《华尔街日报》提到一项数据:在自动化的辅助下,2013年至2016年年中,孟加拉国服装出口量年均增幅达19.5%。

类似的现象,同样发生在中国。虽然这里的自动化规模与生产力水平依然较发达经济体间存在着较大差距——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机器人密度在全球国家和地区中排位第23——但没有人会忽视隐含在这份差距之下的巨大潜力。

事实上,在中国政府发布《中国制造2025》并同时高度聚焦人工智能技术的大背景下,大批量的本土制造业企业已陆续加速布局机器人产业——相比于几年前迫于劳动力成本增长的被动之举,如今这些动作更成为了企业顺应国家制造业转型的主动作为。其中的一个例证:美的集团在收购德国库卡机器人后,又与日本工业机器人制造巨头安川电机成立了合资公司,双方正合作将机器人投入量产。

这个全球增速最快的市场自然也被史毕福视作是集团未来最为强劲的增长动力之一。尽管作为一家与中国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初期的企业,ABB在这片市场具备足够的先发优势,但为了能在日益陷入红海的竞争中保持高动能,他们必须为自己持续输血。巧合的是,这里同时对其也是重要的人才来源地——这促使集团于12年前将其全球机器人业务总部设在了中国上海。“ABB机器人技术在中国排名第一,我们进入中国111年,如今在这里拥有一条完全本土化的价值链。”史毕福表示,“我们在这里拥有17,000名员工,其中超过12%的人从事研发工作。”值得一提的是,YuMi机器人的产品化研发成果正是出自于ABB中国研究院。

毫无疑问,由自动化普及带来的巨大利好使全球各地的政府、企业与组织进入了集体兴奋,但如果继续拉高视角,我们会发现几乎每当一项新技术的重量级足以影响至整个人类社会的进程,属于一个时代的焦虑就会随即浮现出来——如今,迅速外延的机器人能力边界再一次给人类部分就业市场造成压力。麦肯锡在近期公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由自动化带来的劳动力转移规模即将超过当年由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的转移规模。

 
2016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德国,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参观汉诺威国际工业博览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劳动力成本不断攀高,使人类劳工性价比下跌——拿YuMi机器人来讲,它能实现比人类工人高得多的工作质量,但价格仅相当于一名工人两年的工资。另一方面,自动化技术能力的不断飞跃已使机器人能够越来越多的处理困难任务,甚至进入一些曾经看似对其免疫的行业,从而更深入地与人类产生了就业竞争。

比如,在中国3C行业,机器人已逐渐转移到更为核心的制造过程(例如组装或胶粘零部件);在匹兹堡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实验室里,机器人已独自对着装满各种试剂的滴管处理化学实验,该校教授认为,它们不仅释放了科研人员的时间,甚至有望帮助人类突破思维局限——例如合成一种你认为根本不可能被合成的化学分子。

更何况,这些“工人”更聪明、更高效,而且从来不会向老板抱怨待遇不公,这给了雇主更多对抗人类劳工的底气——孟加拉国工会领袖纳兹玛表示,在当地近期的一起劳资纠纷中,工厂老板告诉工人,如果不同意管理层的计划,他们就会直接买来机器人取代人工。

但是,就如已实现高度自动化的莫哈马迪集团董事总经理鲁巴纳所说:“我们放慢步伐没有任何意义”——对于大部分制造业企业而言,如果不及时作出顺应时代的改变,那么他们很快就会失去整个行业。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ABB处理人机关系的方式显得更加友好,例如他们耗费了巨大精力将大量的未处理传感器整合起来,从而使机器人能够感知“力”与“位置”(通常情况下机器人大多表现得很糟,比如雨果奖得主郝景芳去年曾对本刊表示,她曾亲眼目睹了机器人在扭门把手的时候把自己摔倒了,原因就在于其不具备看似简单的人类调配肌肉运作的平衡能力)。公司这一切努力在于使机器人能够作为助手融入到人类同事中间,协同工作的同时不至于对于后者造成误伤。与此同时,人类工人不仅不会被取缔,也得到了更多自我进化的时间。

 
2015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左一)为了测试机器人的智能程度,将自己的食指伸进了正在工作的YuMi的机械钳中。后者动作立即静止,“保住”了总理的手指(YuMi的作业精度为0.02毫米,足以穿针引线)。

“未来的工厂不会无人,但未来的工厂会让人类将更多精力集中到那些有创造性的工作上。”史毕福说。他表示,自动化技术将产生一系列正向连锁反应——工厂将更小、更敏捷、更接近终端客户,其更高效的生产率有助于压低价格、提升购买力。“于是最终,我们就能反向创造出更多需求,并创造其他新兴就业岗位。”

麦肯锡近期发布的报告支持了这一观念,他们在其关于自动化对就业影响的分析报告中预计,未来将有大约15%的职业受到影响,但同时,2030年的劳动力需求将有8%-9%出现在以前不存在的新兴职业中。虽然新增就业机会或将抵消自动化带来的影响,但这要求企业必须懂得如通过教育培训来妥善处理过度。比尔·盖茨曾在接受采访时称,他认为可以通过对机器人征税来筹集资金,从而帮助被自动化所取代的工人进行再培训。

近两年,史毕福带领公司找到了另一层增进生产率的办法,他们将它称为ABB Ability™——这是一套建立在其对软件领域40余年积淀之上的数字化解决方案,标志着工业设备迈入自主认知时代(类似于电影《I,Robot》中的VIKI——它相当于所有机器人的“云端”,能够监测并控制所有机器人的状态)。

“我举一个ABB Ability™在机器人领域应用的例子。在ABB Ability™ 机器人工作室,我们可以通过3D模拟技术模拟客户使用机器人的情境,从而大幅降低企业安装机器人的门槛。”史毕福解释道,“第二,机器人在进入工厂安装前已接受了预先训练,于是企业不需要再投入额外人力对机器人进行编程。第三,在机器人运行时,机器人身上配备的传感器会直接将数据输送到云端数据库,使我们可以提前预测到可能致使停机的潜在原因,从而提前安排人员进行维护及优化。”

如今,这项隐性价值也已被运用到了其另一项核心业务中(例如电网、变压器、电动机等领域)。

《财富》(中文版):你曾呼吁人们,无需对AI的迅速发展而忧虑,而应去驾驭它。ABB最近在该前沿领域实现的突破是什么?

史毕福:我知道许多人对这项技术心存疑虑,但事实上,在1970年,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线以下,而今天这个比例已经缩小到了8%——这一成就主要得益于科技的进步。我相信这项技术只要在未来得到妥善的使用和执行,一定能够带来人类社会的繁荣、富足和发展。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我们未来将走向何方?我认为我们将迎来全自动化运行,电网、建筑或者工厂设备都将实现自动化。而这个未来的实现需要将人工智能与人类相结合。在过去的两年里,ABB聘请了400多名来自人工智能领域的专业人才,将人工智能应用到了截然不同的领域。例如在电网领域,人工智能被用于预测气候模式、使用模式和需求模式,以保证电力供应的可靠性;在工业领域,我们通过人工智能提高关键资产的正常运行时间、速度和产量;在建筑行业,我们利用人工智能,在建筑内为老年人提供更多便利和功能。

《财富》(中文版):在软件领域,公司如何助力了全球工业市场?

史毕福:基于我们在软件领域深耕40余年的丰富积淀,ABB Ability™如今已成为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及工业规划、建设与运营领域的行业标杆。在电网规划过程中,它利用3D模拟技术为市长模拟电动汽车与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影响。我们通过它帮助客户打造更智能、更可靠的资产,协助全世界最大的工业设施实现更安全、更高效的运营,提高正常运行时间、速度和产量。(财富中文网)

注:原文刊载于《财富》(中文版) 2018年7/8月刊。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