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医药

辉瑞与艾尔建合并一开始就错了

Alan Murray 2016年04月14日

现在虽然交易已停止,造成的影响远未消失。无论是辉瑞并购,还是搞价格欺诈的同行威朗,医药公司种种行为已激起民愤,也让今年的大选形势更加动荡,这些事件的影响今后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平息。

对于医药公司和其他大型企业来说,这笔交易会成为耻辱的回忆。

辉瑞制药终于还是听天由命,终止了与艾尔建价值1600亿美元的并购,如果该项并购成功,公司本打算将注册地移至爱尔兰。

就在终止并购宣布之前,近日美国财政部刚刚发布限制此类交易避税行为的规定。美国财政部表示,新规并非特别针对某项交易,但起草规定时很明显参考了辉瑞这项交易。按照此前的规定,规模较小的国外公司艾尔建如欲收购规模更大的美国公司辉瑞,只要艾尔建在新公司中占40%以上规模,就能适用海外注册地税收政策。艾尔建本来是满足这项条件的。但执行新规后,公司在过去三年中并入的资产都不能计入,艾尔建就无法达到要求了。

奥巴马政府出台这种措施是否有点过份?也许。这种处理争议的方式是不是有点简单粗暴?很显然。本质问题是不是美国公司税务系统急需大力改革?绝对的。

然而,辉瑞董事会应该能料到新规出台。

去年11月公司宣布这项交易时,我就在《CEO日报》(CEO Daily)上说过“无论对于公司还是国家来说结果都不会好。”现在虽然交易已停止,造成的影响远未消失。无论是辉瑞并购,还是搞价格欺诈的同行威朗,医药公司种种行为已激起民愤,也让今年的大选形势更加动荡,这些事件的影响今后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平息。

不管怎样,教训是明确的,大公司应该顺应民意才能生存发展,如若不然就要付出代价,损人害己。

译者:Pessy

审校:夏林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