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科技

大数据能治愈癌症吗?

Miguel Helft 2014年10月29日

本文讲的是两位20多岁的计算机天才、来自于谷歌的大把资金和一个最古老也最恼人的难题

 
摄影:Mackenzie Stroh

《财富》(中文版)-- 你以前听过这样的故事:一对高才生在一所精英大学里相识,出于对计算机的热爱而走到一起,在经过了几次开到深夜的技术讨论会后,创建了一家网站或是一种应用程序。没等你听说,他们的课余小项目就变成了新创企业,两位青涩少年从投资者那里筹集到了大笔资金,入驻了高档写字楼,组建了一家让他们一夜之间至少在账面上成为百万富翁的公司。

    初看上去,纳特·特纳(Nat Turner)和扎克·温伯格(Zach Weinberg)就是这样的人。他们到宾夕法尼亚大学读大一的第一天即成为密友。现在,这对年轻的二人组—都是28岁—在纽约经营着一家新创企业。可是他们的创业梦想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宏大。他们的崭露头角的新创企业不是普通的社交网络、照片共享软件或是约会网站。他们制作的工具不是给十几岁和二十几岁的人用来在手机屏幕上调情或是买夜宵的。

    他们在两年前创办的公司Flatiron Health正在追逐一个相当大胆的目标:撼动医疗界。他们针对的,并非是一般的医疗难题。特纳和温伯格希望通过收集和分析海量的临床数据,打入医学界最为复杂、最需要研究、也是最艰难的一个领域:癌症治疗。不过,这二位在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学的是经济学和创业学,从来没有上过一堂像样的生物课。

    不过,在你嘲笑他们之前,先想想这个吧:Flatiron不是他们一起创办的第一家公司,而是第三家。他们尝试过为大学生开办一家在线食品购买服务网站,结果失败了。他们的第二次创业是在读大三时开办的Invite Media,利用大数据技术来提高数字营销的效力。他们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大数据教父、全球最大的数字营销企业谷歌公司(Google)在2010年出资超过8,000万美元,买下了Invite。

    现在,谷歌为特纳和温伯格再次打开了支票薄,通过其风险资本部门谷歌风投公司(Google Ventures)给Flatiron注资超过1亿美元。(Flatiron总共筹集了1.38亿美元。)不只有谷歌被这两位年轻的技术人员打动。杜克大学的一位医学教授、著名的肿瘤学家艾米·阿伯内西(Amy Abernethy)承认,Flatiron的目标极难实现。但是,它的收集整理临床数据的方法严密而周全,她深受吸引,在今年7月决定加盟公司,担任首席医学官。阿伯内西说:“上了Flatiron这条船,我已经把声誉都搭上了。”她不久前主持过杜克大学癌症研究计划(Duke Cancer Care Research Program),曾经介入早期的一些通过收购大量临床数据以改进癌症治疗的“梦幻”项目。

    即使没有背书以及谷歌的投资,这种极端自负的主张也值得关注:一对长着娃娃脸的IT技术人员居然将癌症治疗推进到迄今为止连科研人员和受过高度培训的医生都达不到的程度。Flatiron的首席执行官特纳为人谦逊,却无所畏惧。“我们在打造一家正好处于癌症空间的科技公司。”他说。(他经常使用“空间”这个词。)

    Flatiron的论点如下:目前,仅有一小部分癌症患者的治疗数据得到了有系统的采集。这种采集基本上是在临床试验中随意为之的,只覆盖了大约4%的成人癌症患者(不过,相关的估计有差异)。Flatiron将余下大约96%的信息加以整理,实现标准化,然后将数据提供给医生。公司认为,这能帮助医生找出更好的治疗方案。

1 2 3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