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央行行长对恒大的表态意味着什么

央行行长对恒大的表态意味着什么

王衍行 2021年10月22日
这是首次中国最高级别官员把恒大的风险与系统性风险相提并论。

国家对于恒大风险问题有了初步的态度。中央政府明确了态度,国务院副总理刘鹤10月20日在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表示:“目前房地产市场出现了个别问题,但风险总体可控。”

所谓风险总体可控,意思大致有四点:一是今年以来,面对多重风险冲击,金融系统发挥着关键作用,取得了积极成效;二是中央政府始终在行使宏观风险的监管、统计等职能;三是房地产市场出现的个别问题与全行业的健康发展问题是两码事,这表明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整体态势没有改变,将来也不会改变;四是个别问题的风险仍在可控范围之内,尚未达到无可救药的程度,风险造成的损失在可接受、可承受的范围。

近日,针对恒大事件,央行行长易纲表示:“近期恒大的情况引发了较多关注。恒大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目前的主要风险是到期债务未能偿还,部分工地停工,已预售的房产按时交付有不确定性。总体而言,恒大风险是个案风险。”

易纲所言的“恒大风险是个案风险”,也印证了恒大风险并不是整个房地产市场的风险。但是,从目前所掌握的情况看,把恒大风险作为个案风险,与其它房地产企业切割,至少要有一些政策的微调。因此,这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各项政策微调的信号,包括房地产市场合理的资金需求得到满足。

央行对恒大的风险应对措施值得关注。易纲同时表示:“应对措施方面,我们一是要避免恒大的风险传染至其它房地产企业;二是要避免风险传导至金融部门。恒大负债约3000亿美元,其中有三分之一是金融负债,债权人分散,还有抵押物,总体上恒大事件对金融行业的外溢性可控。”

从易纲讲话可以看出两个意思:一是恒大风险已经具有较强的传染性、外溢性,尤其恒大的声誉风险已经对行业造成较为严重的伤害。这种情况下,“避免”是较为理想化的预期,实际的情况也许应该为“减少”,针对恒大风险传染的应对,央行等机构可能要出台一些风险隔离政策;二是总体上恒大事件对金融行业的外溢性可控。实际上,从目前所披露的信息来看,金融部门的损失可能难以避免,只是力争减少的问题。

如何理解“由于恒大在金融部门债权人分散,还有抵押物”的问题:债权人分散意味着单笔债权人的债权数量较少、风险集中度降低、风险敞口降低,抵押物意味着债务偿还的优先性。

但是,1000亿美元的总债权数额,对金融部门而言,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外溢性可控并不代表了所有金融债权人都能高枕无忧。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个别金融机构作为恒大的债权人属于小马拉大车,遇到这种极端的难题,可能要使出浑身解数。

易纲强调:“总体而言,有信心能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这是首次中国最高级别官员把恒大的风险与系统性风险相提并论,其弦外之音有二:一是恒大危局可能是系统性风险之战中的重要一役;二是系统性风险,需要系统性考虑,即全局性、整体性、艰巨性,若仅仅凭借金融部门的一己之力孤军奋战,应对系统性风险,其结果不言自明。响鼓不用重锤敲,在防范系统性风险上,社会各方必须同心协力,这是取胜的不二法门。

最后,还有一个容易被忽略且最为关键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恒大的基本风险描述,包括受偿率等。央行行长易纲说:“恒大目前的主要风险是到期债务未能偿还,部分工地停工,已预售的房产按时交付有不确定性。恒大负债约3000亿美元,其中有三分之一是金融负债。”应该说,这是目前较为权威的风险现象认定,此前个别媒体也是这样认定的,但媒体认定缺少官方的印证。

直言不讳地说,最为直接且基本的风险描述是:恒大对金融机构的最终债权综合受偿率为多少。当然,这是一个现在无需回答且不可能回答的问题,但这是未来必须回答的。显而易见,在三论段(是什么、为什么、如何办)中,“是什么”是前提,因此,应对恒大风险,要取得预计成效,我们尚有大量的、艰巨的工作要做。(财富中文网)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财政部内部控制标准委员会咨询专家、中国银行业协会原副秘书长。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