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茅台新掌门的KPI

茅台新掌门的KPI

KZ 2021年09月26日
如果达成,对贵州省和中国白酒产业而言,都意味着零的突破

A股市值最高企业——贵州茅台,连续两天登上头条。

9月23日上午,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受贿案一审宣判,袁仁国被判处无期徒刑。

9月24日下午,贵州茅台(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召开股东大会,选举出4年内第3任“双料”董事长。

自2018年5月袁仁国落马被查以来,茅台频繁换帅,背后隐藏着地方政府对它的勃勃雄心和拳拳期望。

18个月以前,高卫东从李保芳(在任22个月)手中接过帅印时,曾被称为茅台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如今他又成了这家公司任期最短的领导者。

这次的接棒者,是更年轻的丁雄军,今年47岁。此前8月30日,随着贵州省政府毫无预兆的一纸公文,两人的职务在白酒、能源领域互换,高卫东被调往贵州省煤田地质局,时任贵州省能源局局长的丁雄军被推荐为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人选。

茅台贵为全球市值最高的酒类制造商,同时又是地方政府的“钱袋子”,对于贵州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截至9月24日收盘,贵州茅台总市值为2.1万亿元,超过了贵州省2020年1.78万亿元的GDP总额。

对于任何一个团体或机构而言,频繁的更换1号人物并非好事,除非是不得不变。尤其是一家地方支柱企业的重要人事更迭,在变动之前,必然经过深入考察和慎重决策。此番令旗突然交给丁雄军,代表着贵州省对茅台的预期未及和更高期望。

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对于茅台,贵州省专门制定了五年计划。去年12月9日召开的贵州省委十二届八次全会,通过了《贵州省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这份指导该省未来五年发展的纲领性文件明确提出:发挥国有经济战略支撑作用,将茅台集团打造成贵州省内首家“世界500强”企业。

五年内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将是丁雄军任期内一项重要的KPI。如果冲刺成功,对于贵州省和中国庞大的白酒产业而言,都意味着零的突破。

9月24日首次以新身份与贵州茅台的股东见面时,丁雄军用蓝、绿、白、紫、红五条线,向外界亮出了自己对茅台的“五线发展道路”规划。第一条蓝线,即蓝图规划和目标愿景是“把茅台打造成为中国500强第一方阵企业,贵州省首家世界500强企业”。

从营收规模来看,茅台与“世界500强”尚有距离。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第500位的企业,是美国连锁药店“来德爱”,其2020年营业收入折合人民币约1552亿。而茅台集团2020年营收为1140亿元,与上榜门槛相差412亿元。

一个值得留意的信息是,在“十三五”时期,《财富》世界500强的入榜门槛提高了290亿元。

上市公司贵州茅台为茅台集团贡献了近九成营收,因此可以将其营收数据作为重要参考依据。2017年-2020年,贵州茅台的营收增速分别是52%、26%、15%、10%;2021上半年的同比增速为11%。

贵州茅台近年营收与增速

把茅台营收增速逐年下滑的现实和冲刺《财富》世界500强的目标结合来看,更容易理解它近几年的频繁人事变动。

李保芳此前曾面对100多家媒体说:“茅台是个生产型工业企业,不要仅看它的股票价格、市值,我们更看重的是营业收入。”李保芳是第一位“空降”到茅台的官员(此前任职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他负有肃清袁仁国“余毒”的政治使命、保持茅台稳定发展的经营责任。从李保芳的话中我们不难理解,即便高卫东任内茅台创下股价新高和3.2万亿天价市值,但因为业绩增长放缓,仍然被替换。

川财证券在今年1月的一份研报中做过测算,茅台集团若要在“十四五”期间成为世界500强企业,需要将目标设定在2025年前达到2000亿元营收。

一定程度上说,茅台的销售收入受制于产能,决定着茅台集团奔跑速度的,是其旗下畅销单品飞天茅台的供应量。根据茅台的生产周期,当年的基酒产量代表着4年后的可销售量。从2017年到2020年,茅台酒的基酒产量分别提升9%、16%、4%、0.6%,即为2022年-2024年茅台酒的可销售量增速。

可以看出,茅台酒近几年在持续扩产,但产能的增速在逐年放缓,未来几年的销量并不能带来营收的快速增长。此外,茅台镇的生态环境承载能力并不允许产能无限扩张,按照此前的论证,茅台酒今年的基酒产量距离承载极限仅有0.6万吨的扩产空间。

在李保芳、高卫东时期,茅台集团增加营收和利润的另一个办法,是拓展直销渠道、缩减经销商。目前53度飞天茅台酒对经销商的出厂价格为969元/瓶,在大量裁撤袁仁国培植起的经销商队伍后,茅台提高了对直营和电商渠道的供货比例,对直营的出厂价格提到了1399元。此做法直接拉高了茅台的利润。在2020年《财富》中国500强榜单上排名第114位的贵州茅台,利润率以46.38%冠绝群雄。

然而,茅台的利润大头仍存于流通环节。飞天茅台的终端价格近一两年始终在3000元左右徘徊,且一瓶难求,假酒横行。对于经销商囤货、炒价抬价,终端售价比出厂价翻了一番以上的现象,茅台的前几任管理者并无拿出有效的控制举措。市场监管部门此前曾数度点名批评飞天茅台价格高企和炒作现象。

从履历上看,丁雄军同他的上一任高卫东一样,没有白酒从业经历,也没有企业管理经验,作为有着4万多员工的茅台集团的新掌门,摆在他面前的难题至少有两道:

其一,如何在53度飞天茅台酒一枝独秀但产能受限、茅台王子等系列酒持续萎靡不振的情况下,实现业绩的快速增长。

其二,完成“酒是用来喝的,不是拿来炒的”这一民意汹涌的任务,强化市场管控措施、让消费者得以更加便利地购入货真价实的产品。

高分子化学与物理专业博士出身的丁雄军能否解题和破局,尚待时间验证。(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