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我们需要一个怎样的华融?

我们需要一个怎样的华融?

王衍行 2021年08月30日
对华融的处置是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中的重要一役。

8月29日,中国最大的不良资产管理公司华融确认,该公司去年净亏损约人民币1030亿元,原因是对其资产进行了巨额减值。中国华融还警告投资者称,其多项财务指标未达到监管要求。

华融的逻辑难以使人信服。同日,华融主要负责人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这句话的意思是:过去的不能挽回弥补,未来还是要努力争取的。专业人士肯定知晓,“过去”并不是100%无法挽回弥补的,通过主观努力,还存在力挽狂澜的机会。

华融前任董事长是2018年4月离任的,距离现在已有近三年半时间。至于华融多次提到的时间点是2020年,令人匪夷所思,还是以2018年4月为节点更为客观。

若千亿巨亏能被一“赖”了之,这样的解释必然有些牵强附会。而且,未来还不一定能赶得上。成功并不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而华融的表态却好像轻轻松松、仅凭敲锣打鼓就能实现。

从目前已经披露的情况看,华融并未风平浪静,其风险挑战依然存在。因此,华融这种口号性表态仅仅貌似“乱云飞渡仍从容”。华融应端正态度,否则可能还会在迷茫之中徘徊。

华融堂而皇之的解释,其背后潜在的逻辑是亏损天经地义,缺少对近三年半时间深刻及全面的反思。华融主要负责人称:“在历史因素、疫情冲击和经营环境复杂严峻的多重影响下。”仅仅从这三个方面看,说的是老虎吃天的大命题。仍然看不出华融究竟想说些什么。

华融的杠杆之高,堪称世界大型金融机构之最。若该金融机构违约,则有可能颠覆债券市场,并可能引发金融动荡。截至2020年末,华融资本充足率为4.16%,杠杆比例为1333.0:1;截至2021年6月末,华融资本充足率为6.32%,杠杆比例为37.1:1。

2020年12月31日,华融称公司资本充足率(12.5%)、杠杆率等多项监管指标未达到监管机构的最低要求。华融是国际债券市场的主要借款人,今年早些时候推迟发布年度报告之举震动了全球投资者。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根杠杆和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华融的金融高杠杆也能够“撬动地球”,但其结果是1030亿元的真金白银泥牛入海,有去无回。

华融难言宝贵经验,至少现在应该低下高昂的头。华融称:“我们将痛定思痛,引以为戒,努力把教训转化为宝贵经验和前进动力。”毋庸讳言,人们对华融的宝贵经验热切期盼, 华融方面也已经喊破嗓子,现在急需的是做出样子。

目前,华融已失去能够妄自尊大的地位,但还是缺少自知之明。华融主要负责人称:“打造国际知名、国内领先的资产管理公司和金融服务品牌。”千亿巨亏的企业,资本充足率、杠杆率等多项监管指标尚未达到监管机构的最低要求,却要唱出惊天动地的高调,高调中除了“大假空”已别无其他。

华融是中央精准拆弹的代表案例之一。十九大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在中央领导下,按照“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拆弹”的基本方针推进工作,才能使华融守住了一些底线。

不得不说,对华融的处置是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中的重要一役。当然,处置遵循了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华融规模庞大且地位重要,属于业界巨头。在国际市场,中国华融部分债券价格曾经跌至面值的60%,这给中国公司美元债券市场带来了冲击。中央没有允许一家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发生债务违约,若违约发生,则有可能颠覆债券,甚至金融市场,并可能引发金融动荡。

中信集团、中国信达等五家国有企业对华融的注资,可以使华融的风险抵抗能力显著提升,可持续经营得到有力保障。需要指出的是,这一举措是中央的正确,而非华融的业绩。最为重要的是,华融应该知荣辱,否则华融会第二次甚至多次“忘记初心”,并使曾经帮助过华融的人失望。

华融的典型意义如何?8月17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提出:“一体推进惩治金融腐败和防控金融风险”。华融是两者兼具的典型案例。

由于华融原董事长激进经营、无序扩张导致公司严重偏离主责主业,对经营业绩造成了重大影响,这是华融发展史上永远要汲取的惨痛教训。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仅有教训,而不积累经验,那么华融将影响国家的金融安全或危及亿万民众,其结果必然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总之,我们必须帮助华融,这同时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谦虚使人进步,旧华融的盛气凌人,落得自取其辱的结果,我们更愿意见到一个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新华融。这是华融的生机与希望所在。(财富中文网)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