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搜索结果
 
  • 碗碗评《高校就业率“掺水”:强迫签订就业协议,一份证明只要80元》

    碗碗 2020-07-22 10:00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则留言“为什么高校说自己的就业率超过百分之九十,但舆论又都说就业难?”实际上就是就业率作假所造成的。许多学生在学校公布的数据里都无缘无故“被就业”了,连学生在家待业都能说是“自主创业”,还强迫学生在毕业时和并不合适的单位签约,只是为了统计出数据来,学校面子上好看。 就业率掺水,首...

  • Zey评《高技能人才或将直接落户城市,上海、深圳多城已落地》

    Zey 2021-07-07 07:20

    此前热闹了一阵的城市“抢人”,所谓吸引人才落户,对文凭的起点要求是本科。尤其是中西部城市,无论技艺高低,学历是硬门槛,如果毕业证是专科院校和职业学校,一律被排除在外。“包邮区”在吸引高技能人才方面,尝试要多一些,比如上海,李佳琦被认定为特殊人才引进落户,杭州,给申通快递90后分拣员发放高层次人才证书...

  • 腾讯买黑鲨做元宇宙,也许只是玩票

    陆玖财经 2022-01-11 11:26

    1月10日有消息传出,腾讯将从小米手中,买走游戏厂商黑鲨,然后去做VR,为以后的元宇宙铺垫。既然是做VR,不缺钱的腾讯,为何要买一家VR产品都还没开发出来的手机厂商去做这个事情?Facebook直接20亿美金买了Oculus,字节跳动重金90亿元买下Pico,这里面的投资逻辑,难免让人一下子想不明白...

  • 进口海鲜还能买吗?商户急了:我们的厄瓜多尔白虾是假的

    精选 2020-07-14 09:00

    在厄瓜多尔冷冻白虾外包装检出新冠病毒后,消费者纷纷发出疑问:之前买的厄瓜多尔进口大虾还能不能吃? 对此,有海鲜商户向媒体透露,大部分自称产自厄瓜多尔的南美白虾,都是国内养殖,再打上进口标签,有企业专门定制厄瓜多尔白虾的盒子。还有海鲜商户直言:“我卖的厄瓜多尔白虾,都是假的。”...

  • 西南航空公司的成功之旅

    Katrina Brooker 2001-10-01 08:00

    即将解甲归田的赫伯•凯莱赫蓦然回首,向《财富》讲述了他是如何将西南航空公司发展为一个伟大,甚至有点疯狂的公司的。秘诀何在?那就是一切按他的路数来。只 会讲故事算得上是最让赫伯•凯莱赫(Herb Kelleher)声名在外的原因。他有很多很多的故事:有一次他将自己装扮成他坏脾气的孪生兄弟;还有一次他和...

  • 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

    Shelley DuBois 2011-03-22 07:29

    最受赞赏公司前50名排名:第4位航空行业排名:3(之前排名:4)总体得分:6.17为何受赞赏?自从西南航空公司(Southwest Airlines)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提供低价航班票以来,该公司的表现要比大多数航空公司都稳健得多。最近由于燃油价格上涨,航空公司纷纷加征燃油补偿费,使人们对航空企...

  • 信平台,不挂科?

    Kurt Wagner 2013-06-14 11:14

    从商业计划到选举结果,预测性分析在消除不确定性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它的下一个目标则是学生们的考试成绩。美国高校及中学在线教育服务商Desire2Learn首席执行官约翰•贝克表示,该公司的新技术能提前几个月预测学生的期末考试成绩,而且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这是一种实时预测,也就是说并非一成不变。如...

  • 西南航空遇到了麻烦

    John Helyar 2004-10-01 08:00

    作者: John Helyar想当年,赫布•凯莱赫(Herb Kelleher)模仿“猫王”的表演精彩绝伦,空乘妙语连珠,把乘客逗得捧腹大笑。西南航空公司(Southwest),这家七拼八凑搞起来的得克萨斯企业,靠的就是这种“逗乐”文化。它非常有效,按乘客数量计,西南航空已是当前全美最大的航空公司,...

  • 征信市场:让一切数据化?

    Caren Morrison 2015-12-12 05:30

    近年来,中国正在发生巨大的社会变迁,比如有2.5亿人从农村迁移到了城市。这正促使这个国家发生转变,用中国社科院的话说就是,中国已经从“熟人社会”转型为“陌生人社会”。事实表明,这些“陌生人”之间很少彼此为他人考虑。社会信任度非常低,导致商业环境多变,在这里,书面协议有半数被公然违反。由于造成这个问题...

  • 做领导还是做自己?

    吴岱妮 2011-03-11 08:00

    问:难道做一个好领导就必须违背自己的天性吗?答: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个同学是左撇子。他的父母为了纠正,要求他每日用右手练习书法。这个同学很痛苦,每次练字的时候都接近崩溃。最后,字写得还是很难看。几年前,我再次见到这位同学,他依然用左手拿筷子吃饭,他说他改不了。如果这位同学的父母早知道今天是个“无笔...

热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