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金融在全球低碳化未来中的角色

金融在全球低碳化未来中的角色

财富中文网 2021年11月15日
如何在碳中和社会转型的讨论中实现平等,是这个时代的核心问题。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成立于2014年,曾被称为“金砖银行”——这是因为该银行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五个金砖国家共同建立。金砖银行的初始资本为1000亿美元,总部位于上海。其行长在五个成员国中轮流产生,因此副行长会从其他成员国中选出。

低碳化是全球未来数十年的重要课题,在这一问题的国际讨论与实践中,金融扮演着愈发重要的角色。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如何推动发展的可持续化,又如何助力全球经济的复苏?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新”在哪里?

围绕这些问题,新开发银行副行长兼首席财务官Leslie MAASDORP在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峰会上,与《财富》亚洲执行主编钱科雷进行了对话。

新开发银行副行长兼首席财务官Leslie MAASDORP在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峰会上,与《财富》亚洲执行主编钱科雷进行对话。图片来源:财富中文网

为了简洁及表述清晰,对话经过编辑。

******

《财富》(中文版):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新”在哪里?

Leslie MAASDORP:多边银行对于社会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类银行的存在。以新冠疫情为例,如你所知,当这场疫情在中国爆发时,二十国集团、世界银行、欧洲投资银行、非洲开发银行等多边机构在危机时刻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成立,是对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现有机构的补充。这些机构有的已经成立了六七十年,有的成立了五十年。但是,金砖各国认为我们还需要成立一个专注于新兴市场的机构。

第二个关键点是因为基础设施,尤其是可持续基础设施的资金方面存在巨大缺口。所以,成立新开发银行也是为了成为现有机构的补充,通过提供额外资金的方式,让大家专注于可持续发展理念,据此新建基础设施,升级现有基础设施,比如道路、港口和电力设施等。

《财富》(中文版):你刚刚提到了新冠疫情,还提到了这次危机中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也提供了支持。那么你能否就此详细讲一下呢?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是如何帮助受助者的?现在我们有望走出疫情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能够如何助力全球经济的复苏呢?

Leslie MAASDORP:我认为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所有多边银行一样,反应非常迅速。当危机开始时,我们就设立了100亿美元的紧急新冠响应项目。顺便说一句,武汉疫情爆发时,中国最先联系的银行就是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

为了建造新病床、提供呼吸机、防护装备等,所有与公共卫生有关的应急援助,中国产生了许多意外支出。所以我们提供了100亿美元,其中50亿美元用于公共卫生的应急项目,剩下的50亿美元则用于经济复苏。换言之,后面这50亿美元主要用于保障就业,因为许多中小企业因为封闭管理的原因而停工停业,所以这50亿美元被用于推动经济复苏。

然而,全世界目前依旧处于极其困难的境地。因此,和过去任何时候相比,这类银行都更需要找到其他可以充分利用资产负债表、为复苏提供额外动力的方法。

《财富》(中文版):针对碳中和社会、零碳社会转型的问题,发达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在这方面发表了很多意见。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这是一个更大的挑战。联合国气候特使马克·卡尼表示,多边开发银行在气候投资上,需要更多的雄心壮志。他还表示每年不到1000亿的气候投资,都不算什么,都没有意义。所以我想问一下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这方面做出了哪些努力呢?

Leslie MAASDORP:由于多边银行会从更加长远的角度看待世界,因此多边银行具有独特的开拓能力,也比传统商业金融机构更具创新性。举例来说,多边银行创新性地推出了绿色金融债券。这是一种在2007年以前并不存在的金融工具。首只绿色金融债券发行后的三五年间,也只有多边银行在发行这种利基工具。

如今,这个金融工具的规模达到了1.4万亿美元,彻底成为了债券市场的主流。马克·卡尼正是要告诉人们,需要在这方面做出更多努力,找到新手段、新工具,用以回应净零耗能的时代。

可以说,正如你在提问时提及的一样,当今世界正处在一个根本性的、历史性的转折点,我们必须重新设计整个经济体系、公司和商业模式,以实现净零能耗,毕竟现在企业证券估价时也需考虑其气候风险了。

如果你的公司化石燃料暴露量大,那么再过10年、15年、20年或者30年,就将面临标准本质预期的问题。所以,多边银行作为公共利益的守护者,就需要寻找推动转型的方法,毕竟转型资金的需求量真的很大。

《财富》(中文版):战胜疫情和实现碳中和,都是非常庞大复杂的全球性问题。至少在理论层面上,多边银行,特别是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这类刚成立的多边银行,是非常适合助力这些问题的解决的。然而,在很多时候,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这些问题上的利益却并不一致。

以碳相关的问题为例,有人担忧发达国家倡导的是发展中国家根本无法实现的极度理想主义的高标准。而在新冠疫情问题上,富裕国家可以优先获得疫苗,而发展中国家却不得不排队等待,这也是真实存在的紧张关系。

我很惊讶,当我们已经开始讨论富裕国家加强针的问题时,发展中国家甚至还有数亿人连第一针疫苗都还未注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要如何帮助“裁决”这样的利益分歧,在其中又要扮演何种角色呢?

Leslie MAASDORP:我们跳出这个问题来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多边机构及全世界在应对疫情时,没能认清这其实就是最典型的全球公共事务。要想解决一个地方的疫情,就必须解决每个地方的疫情。

在谈及2020年初的疫苗研究时,谈及疫苗的生产和分配时,明显可以看到严重的不平等、不公平。没人在意疫苗方面的平等。这个例子展现了一些根本性的问题。确实,我们应对气候问题的方式有着非常深刻的矛盾。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公平地进入碳中和的时代?我们可以将这比作是与尤塞恩·博尔特的一场百米赛跑,如果博尔特的起跑线比你还靠前30米,那你肯定没有赢的机会。在这个问题上,发达国家就是博尔特,在过去的100年里,发达国家依靠低廉的碳价、便宜的煤和化石燃料实现了工业化。

而现在这些发展中国家,比如非洲,我就来自南非,来自非洲大陆,那里有11亿人口,而整片大陆的碳排放在全球却只占了不到4%的比例。超过5亿人表示他们无法获得持续的供电。在这种情况下向清洁能源过渡的话,我们要如何为医院和诊所,为那些需要上学的孩子们供电供能?

因此,在我看来,从必须承担的道德责任角度上看,发达国家应该为新兴市场的碳减排做出贡献。这也是缔约方大会第二十六次会议要用两周时间讨论的核心问题。

而且,我相信当下最有决定性的问题,就是现在所谓的“跨境碳排放权”。假设在中国生产了一辆汽车,那碳强度是算在中国身上的,但这辆车最终被卖到了发达国家。所以,可以说是生产商为这些碳强度买单了,但消费者呢?因此,如何在有关碳中和社会转型的讨论中实现平等,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问题。

《财富》(中文版):在来到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之前,你是在私企工作的,在银行相关的众多领域干了差不多15年。这为你现在所处的位置带来了非常新鲜的视角,你可以重新思考多边开发银行的目标和职责到底是什么。

你曾建议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考虑降低标准、承担更多风险,你还建议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考虑向省市级政府提供贷款,而不是遵循他们的传统,仅向主权国家提供贷款。可以多说说这方面的内容吗?是不是说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传统,过于在意规避风险了?我们现有的机构能够应对现代经济带来的挑战吗?

Leslie MAASDORP: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成立时提出的特殊优势之一便是有一个全新的开始,我们来到上海时,只有一间临时的小型办公室,没有基础设施,没有员工,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蓝图。回归第一性原理,对于任何公司来说都很有益处,因为从头开始,你就不会受到过去的影响,因此能够重新审视一切。

所以,说到刚刚你所提到的那些观点,我们其实更应该询问一些最基本的问题,我们还能做什么呢?这是正确的做事方法吗?我们无法承担更多的风险吗?我们要如何筹集更多资源呢?

既然我们是全世界最值得信赖的机构,比如说,我们的国际信用评级是AA+级,世界银行、国际金融公司、亚洲开发银行,这些都是AAA级机构。事实上,全球只有差不多15家AAA级机构。

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可以充分发挥我们资产负债表的作用,引入更多资金,比如从世界上最大的资金池、储蓄业中最大的资金池那里筹集资金?是不是可以去找大型的资产管理机构,去找贝莱德、穆迪、富达?我们要思考如何利用资本市场,从大型机构投资者手中筹集到极其庞大的资金。差不多15万亿美元的资产,其利率居然接近于0,甚至还低于0。明明是新兴市场的大型项目,高回报项目,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矛盾的情况呢?问题就在于它们都被评为了次投资级别。

那么我们要如何帮人降低这类环境风险,借以吸引贝莱德在这类项目上投资,并获得不错的回报呢?这总比让他们把资产用于欧洲和日本的债券,及其他固定收益的工具上要好。

这就是我所说的,要利用我们的资产负债表实现更多的目标,因为当前时代需要的,正是能够推动世界重塑的创新思维。

《财富》(中文版):你的建议在传统银行界会被一些人认为是激进的想法。如果我没有误解你的想法的话,为了维持评级,你就需要保留极其大量的资金,这会让大型机构自然而然地选择规避风险,他们的脑中自然都是这样的想法。

Leslie MAASDORP:很高的评级有很多优势,资本成本那么低,会更易于我们筹集资金。但关键是,我们还留下了非常大的缓冲空间,换言之,我们其实还有缓冲垫。身处这个时代最大危机之中的我们,不应该空有发贷款的能力却不使用。这才是真正的关键。

《财富》(中文版):九月份,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接纳了三个新的成员国,分别是阿联酋、乌拉圭和孟加拉。那么在接下来的几年间,你们对于吸纳新的成员国有什么计划吗?

Leslie MAASDORP: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是由金砖国家创建的,但其目标一直都是成为一个以新兴市场为基础的全球性机构。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吸纳新的成员了。阿联酋、孟加拉和乌拉圭最近刚刚加入了我们,但在接下来的两三年,或者四年中,我们还会继续吸纳成员国。

我们会和其他所有多边机构一样,既有需要借款的成员国,也就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不需要借款的成员国,比如美国、日本、欧盟等发达地区或者国家,这些国家都可以加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非常需要获得新的资金,特别是用于可持续基础设施的资金,这正是第26次缔约方会议的主题。所以,我们将加倍努力,继续推进这项事业。(财富中文网)

编辑:徐晓彤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