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大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始于跬步

大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始于跬步

财富中文网 2021年11月12日
大公司占有更多资源,也更容易创造更多价值。

各行业中的头部企业,由于已经达成的领先地位与资源积累,他们必须站在更广泛的角度思考来企业经营,以创造更大价值。同时,他们也应承担了更多的社会责任与担当,在推动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也扮演着引领者的角色。。

在当前的语境下,可持续发展是国际社会最为关注的问题。大公司如何在自己的领域履行这一责任?他们如何引导客户、消费者,以及利益相关方,向他们所认定的可持续目标推进?

在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峰会上,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录军、希尔顿大中华区及蒙古总裁钱进、阿迪达斯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唐杰琛,和GE 全球副总裁、GE 中国总裁向伟明,同《财富》(中文版)就相关问题进行了讨论。

图片来源:财富中文网

为了简洁及表述清晰,对话经过编辑。

******

《财富》(中文版):我们知道全球每2秒钟都有一架应用GE发动机的飞机起飞。向总,你出身在航空家庭,可否介绍一下为什么一架飞机的发动机经过重新设计,会对环境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向伟明: GE认为未来的航空不仅仅只是安全高效的飞行,还要更智能、更环保的飞行。谈到一架飞机发动机如何达到可持续的指标,其实很多因素(会产生)影响。比如说飞机的构架、空气动力学以及采用的燃料等等,这些都会影响到排放指标。

我在大学学了四年发动机设计,短时间内讲清楚发动机设计对排放的影响很难,我想用我们刚刚发布的Rise——未来发动机可持续项目,简单做一个解释。这个Rise项目是刚刚发布的项目,我们的目标是到2030年在燃油消耗,以及碳排放方面,与我们现在最新型的利普发动机(相比),碳排放再降低20%。这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每年从公路上移走1700万辆小汽车。

当然,我们有很多颠覆性的技术需要进一步验证。比方说我们采用开式风扇构型,采用混合动力,我们会大量采用复合材料,以及陶瓷机材料,同时我们在新技术上一共有300多项部件验证。最终目的是,预计在2025年这款发动机要投入地面和空中实验,2030年交付航空公司使用,这是我们的目标。

《财富》(中文版):钱总,你们最近做了全球调查,结果是一边倒,有88%的受访者特别在乎旅行目的地对环境的影响。你能不能揭示这背后的数据,这88%的人当中,年轻人占多大的比例?

钱进:最近我们做了一个调查,年纪轻的人——35岁以下的占了67%,包括了90后和95后,(在他们身上)发现几个亮点。第一个亮点就是,年轻人有自己的个性和性格,出去旅行、住饭店有自己独特的爱好,而且这个比例增长的比较快,这是其中之一。

第二,我们感觉到,他们在个性张扬之中注重环境保护,他们会(考虑到)哪些饭店在环境保护当中做得很好,这很让人欣慰。第三,他们很注重旅游当中如何保护资源,如何与地区互动。这些我感觉到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财富》(中文版):有这种观念的95后占到了九成是吗?

钱进:对。

《财富》(中文版):上次谈论可持续话题时,是在云南的抚仙湖畔的希尔顿酒店,云南不仅是世界级的植物王国,中国第一部生物多样性法规也诞生云南。最近关于云南的一则新闻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热点——大象北上,这个新闻背后看到了中国保护野生动物的成果。这背后有一家500强公司默默推动着人与自然的融合,我们请朱总讲一讲地方国企和动物保护的故事。

朱华:云南地处西南边陲,有着比较优越的自然资源禀赋,被称为彩云之南、动物王国、植物王国。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云南时,提出了云南省要制定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战略定位。在这个背景下,云南省近年来致力于打造世界一流的三张牌,这三张牌就是绿色能源、绿色食品和健康生活目的地。

云投集团作为云南省最大的综合类投资控股企业,在这个方面做出了积极努力。在能源方面,在云南大江大河的所有电力,包括风电、光伏发电,甚至是一些新能源,所有电力集团是和云投集团和国家五大电力集团打造的。

另外健康生活目的地方面,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云南省旅游集团在我们的旗下,我们拥有和控制了云南一线的、最好、最优质的旅游资源,比如说大理、丽江、西双版纳。通过一系列举措实现了动物、植物以及自然生态比较有效的保护,同时也促进了地方旅游经济的发展。

刚才你提到大象的问题,大家都比较关注。亚洲象的保护近年来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最近100年,由于违法的捕杀和捕猎,还有栖息地减少等等原因,世界上亚洲象的存量下降了90%。在这个背景下,2008年中国的亚洲象繁育保护中心在云南西双版纳成立,就交给我们云投旗下的野象谷,野象谷是西双版纳金孔雀旅游集团下面的,这么多年来数十次的野生大象救治,我们成功地用自然繁育的方式培育了九头大象,拯救了濒临灭绝的大象。

《财富》(中文版):我们知道阿迪达斯做了这样一件事情,2017年到2020年,阿迪达斯回收的塑料瓶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两圈,为什么一家做了一百年运动鞋的世界500强公司,要去回收塑料瓶?

唐杰琛:阿迪达斯坚信体育的力量。我们要在市场上传达这样的信息,塑料是非根本性的污染问题,尤其是看到这么多塑料垃圾,进入到河流体系当中。我们是非常反对这一点的,我们希望能够教育消费者,回收塑料也是跟很多公司共同合作。

比如,我们跟海洋保护机构一起,回收他们的塑料瓶,把它们作为回收材料制作产品,我们由此生产了1500万双运动鞋,大大减少了垃圾。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的产品质量降低了,保证质量也可以做到美观舒适。我们有非常创新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财富》(中文版):讲到塑料,最终一些微小的塑料颗粒会进入人体,对人的危害是很大的。我们延伸到酒店,问一下钱总,回收塑料和废弃物,尽到可持续的责任。这听起来一定程度上是有代价的,酒店是疫情中被打击最厉害的行业(之一),你们是如何在最难的时候还实现可持续发展的?

钱进:这是很重要的课题。我从塑料瓶讲起,其实有两重意思,我们希尔顿有一个主题“带着目的去旅行”,这跟我们国家提出来2030年碳达峰和2060年的碳中和整个战略计划是在一起的。

疫情对服务行业的打击很大。我们做了好几年工作,塑料瓶对人类确实是有影响的,我很感激阿迪达斯能够帮助人类减少塑料瓶。我们大中华区所有中国饭店,2018年省去了1300万塑料瓶。在宴会里,我们不放塑料瓶的水,而是用净水放到每一个桌子上,一年当中可以减少1300万支。

同时我们也关注到了肥皂,很多客人用一次肥皂就离开了,我们把这些肥皂集中起来。在2019年,用45吨用过的肥皂进行加工,变成了37万块肥皂送给需要的人去用。这个做法确实是有成本,但是我们坚定“带着目的去旅行”的思路,教育我们的客人和员工,在持续发展当中做出贡献。

电和水方面,每年都有指标,每个月都有统计,昨天看到大中华区的统计,今年9月份和去年9月份相比,我们省去了10%的用电,用水省了11%。全球希尔顿酒店十年当中省去了35%,所以我们感觉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点。

再举一个例子,疫情后,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其中有一项工作我感觉是与可持续发展有关系的,我们提出了希尔顿清洁无忧住。我们对十大部署进行了彻底的清洁和消毒,跟世界上最有名的企业联合在一起,对我们每一个宾客的房间进行了十大步的消毒,最后是用封条封起来迎接客人,减少了客人对于卫生的担忧。

《财富》(中文版):我用一组数字确认一下,最近十年来,希尔顿在运营当中减少了1/3的碳排放和垃圾废弃物,以及1/4的水,省出来10亿美元用于经营,对吗?

钱进:对。

《财富》(中文版):终结塑料废弃物是终极理想,这需要有一个过程,阿迪达斯是如何一步一步来实现这个目标的呢?

唐杰琛:首先从我们的员工开始谈起,他们是代表。所以我们会首先要求他们不要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因此在类似的环境下,在办公室里,不使用塑料瓶。我们的门店现在已经逐步淘汰了塑料袋,宁愿使用纸袋,因为可以进行回收再利用。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我们也开始教育公众。阿迪达斯一年一度举办的“跑出蔚蓝”主题活动,公众也可以加入其中。基于这种奔跑活动,我们还和悦跑圈进行合作,记录我们所跑的里程数。我们确保废弃物得到收集,并为其在市场上找到有效的利用方式。

现在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就是我们提出的“三环战略”。首先,我们使用可回收材料进行产品制造,用的是可持续使用的原材料。

其次是“再造环”,简单地说,就是我们销售产品,顾客购买产品,顾客使用产品,到了产品的使用寿命,顾客可以来到店里把不能用的产品返回给我们。我们会对已使用的产品进行再造,以拓展和延长其生命周期。

第三,是让我感到非常激动的“生态环”。我们相信我们会生产完全可生物降解的鞋子,就是随着时间推移,鞋子会完全分解。我们会生产完全环保的鞋,这是未来的趋势。

《财富》(中文版):环保产品有多大比例呢?

唐杰琛:如果大家单纯从市场上看的话,(环保产品)的百分比在增加,从现在到2025年,大家在市场上会看到我们生产的90%的产品是可持续使用的。这是一个强有力的声明,我们希望将其引入市场。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想要教育顾客,要有责任心。不仅是我们,我们还需要同政府与其它公司进行合作。

《财富》(中文版):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问一下向总,我们都知道GE是CEO的黄埔军校,在很多问题上你们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形成企业共识。我们听到很多批评,有人认为大公司是虚荣心,是花架子,有一个对比指标是可持续发展指标,让用户价值、公司的商业目标产生一个交集,GE这么多人,很多人学习GE的领导力,你们是如何引导员工的?

向伟明:我们对创新的承诺是保持可持续发展的目标,这也是我们的指路明灯,也可以叫做北极星。GE过去一直保持着科技创新,来推动可持续发展,这也成为日常工作的一部分。GE的使命迎接世界挑战,驱动高效未来,正好跟北极星的目标,或者说我们的指路明灯完全吻合。

对员工的意义是什么呢?其实有几个方面,包括公司治理,一方面关注员工的安全,以及为GE工作的人员的安全;第二,我们在环保、环境方面,遵守相应的规章制度,来确保我们能够保持可持续发展。

在公司治理方面,我们为了能够保持可持续发展,我们任命了可持续发展的首席执行官,他主要的工作职责就是对内、对外协调和环保工作社区、环境有关系的事务,确保科技创新能够推动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在董事会层面,我们甚至成立了公共事务委员会,一方面董事会需要把可持续发展对气候的变化和环保,作为公司的战略。另外一方面也要监督各个业务部门,在制定横向战略方针时,将碳减排、碳排放作为战略的一部分,以推动可持续的发展。

我们也做出了承诺,2030年GE在全球运营中心达到碳中和,这包括1000多个工厂、办公设施、实验室等等。2050年,我们在全球的运营设施,包括整个供应链的上下游,我们也要求达到零排放,这是GE作为一个社会责任感的跨国公司,对全球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做出的承诺。

《财富》(中文版):有一些很重要,但是容易被忽略的新闻,比如说最近有一条新闻是中老铁路即将通行。从更大的层面看,像中国云投这样一家地方国企,一定程度上承担了跨越国界的共同体可持续发展的责任,你能不能讲一讲这背后的思路?

朱华:把云南建成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这是国家层面对云南的战略要求。基于这个定位,首当其冲要解决的就是交通问题,特别是陆路交通。原来的公路建设基础还相对好一些,但铁路建设就成为了中国云南通往南亚、东南亚的短板。最近十多年,按照云南的规划叫做“五出境,八出省”,有五条通往境外的铁路线,八条通往国内的铁路线。云南省铁路投资公司也是云投旗下的,最近十年投资了700亿。

《财富》(中文版):云南是面向两洋是吧?

朱华:对。

《财富》(中文版):老挝还有哪里?

朱华:老挝、缅甸、云南,陆路,你刚刚说的中老铁路,还有就是大理到瑞丽口岸,还有昆明到玉溪再到河口口岸的这几条线,都即将通车。整个交通条件都能得到很大改善。

不仅是修路,因为中老铁路有点特殊,其他铁路是修境内,但中老铁路我们不仅负责了境内,也负责了境外,从我们的口岸到老挝万象的铁路,也是有我们参建的。我们要完整打造中老国际班列的运营平台,目前也在积极筹备。

《财富》(中文版):这能不能理解成一个中国的解决方案,做到了中国以外?

朱华:对,除了交通以外,去年在总书记和柬埔寨洪森首相的见证下,我们和柬埔寨政府签订了合作协议,负责了暹粒-吴哥国际机场的建设项目,还有周边1000公顷土地的开发。

在疫情期间都出不去,但是云投人逆行海外,坚守岗位,(这是一种)国际担当,同时在国外树立了很好的形象。捐助,并提供就业岗位。

今天我们这个话题(大公司的可持续发展)非常好,这也是我们思考的问题,规模比较大的企业如何可持续发展。我觉得有两条:第一,和国家战略与地方经济发展计划相契合。第二,充分发挥你自己所能掌控的资源禀赋、资源优势和市场优势,区位优势也可以形成市场优势。这个话题非常有意义。

《财富》(中文版):留一个很难的问题(给钱总),下次我们入住希尔顿会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

钱进:有两个事情我们在考虑,而且在执行当中。一个是采购方面,对于水产海鲜有规定,就是海洋管理委员会MSC和水产管理委员会ASC规定了标准。在2025年前,我们要在走地鸡方面做到突破,这也是作为我们服务业为整个持续发展所做的贡献。(财富中文网)

编辑:徐晓彤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