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财富》世界500强峰会精彩观点(三)

《财富》世界500强峰会精彩观点(三)

财富中文网 2021年10月21日
疫情打破了世界的平衡,而在疫苗的助力下,重新开放的世界迎来一个不同以往的时代。在世界政经的持续再平衡与重塑的进程中,供应链及价值体系的新规划、绿色发展、科技创新等,成为各个经济体和全球头部企业的关键议题。针对这些议题,10月19日,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峰会在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拉开了帷幕。

疫情打破了世界的平衡,而在疫苗的助力下,重新开放的世界迎来一个不同以往的时代。在世界政经的持续再平衡与重塑的进程中,供应链及价值体系的新规划、绿色发展、科技创新等,成为各个经济体和全球头部企业的关键议题。

针对这些议题,10月19日,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峰会在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拉开了帷幕。

峰会现场,代表世界500强企业的高管、学者、政策制定者们汇聚一堂,围绕“重塑中的新世界”这一主题,讨论世界政治经济前景、新时代的领导力、更富弹性的全球供应链、大公司在危机下的角色、科技创新、可持续发展等议题,以推动疫情后的复苏重建,绘制新世界的共同蓝图。

以下为本次论坛部分精彩观点:

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朱华、希尔顿大中华区及蒙古总裁钱进、阿迪达斯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唐杰琛(Jason Thomas)、GE全球副总裁兼GE中国总裁向伟明与《财富》(中文版)执行主编章劢闻一同就“可持续发展”这一话题展开讨论。

章劢闻提到,全球各国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有可能有些企业承担的可持续发展任务是跨越国界和文化的。提到中国云投,朱华表示,从中国的口岸出发的中老铁路已经修到老挝境内,中老国际班列的运营平台,以及吴哥暹粒国际机场的建设项目,目前都在积极筹备当中。

钱进提到了近期希尔顿做的全球调查,他发现一些亮点:年轻人出门旅游,在个性张扬之中,更注重环境的保护,他们首选那些环境保护做得很好的酒店,同时很注重旅游当中怎么样保护资源,怎么样跟当地进行互动。“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欣慰的事情。”他说。

“我们用三环战略终结塑料废弃物。回收环,利用回收材料制造产品;再造环,用旧鞋生产新产品;生态环,制造可以生物降解的产品。”唐杰琛如此概括阿迪达斯的回收计划。他承诺,目前阿迪达斯十个产品当中就有9个将在2025年成为可持续产品。他还希望能“和各位的公司合作,共同致力于这样一个事业”。

向伟明表示,GE为落实可持续发展,为可持续发展设立了专门的首席执行官,主要的工作的职责就是对内、对外协调和环保工作社区、环境有关系的事务,确保科技创新能够推动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他也作出承诺,2030年GE在全球的运营中心达到碳中和,这包括1000多个工厂、办公设施、实验室等;2050年在全球的运营设施,包括整个供应链的上下游,也要求达到零排放。

//////////

在“双碳目标下企业的使命担当”圆桌讨论中,百威亚太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法律及企业事务官柯睿格认为,减排的方式有很多。“我可以非常自豪地说,在中国我们有3个酿酒厂已经是100%的零碳。”

“可持续,在很多年前是锦上添花的事情,对外显示了企业社会责任。当下已成为关乎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战略核心。”艺康集团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孔听云表示,他们的减排理念主要是三个“R”:减少(Reduce)、再利用(Reuse)、再循环(Recycle),目标是在2030年为全球节省11亿吨的水。

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王安民则表示,中核集团作为中央企业,也是一家能源企业。“中核集团,做好双碳工作,最主要的还是发展核电。”他指出,大众对核电存在一定的误解,“我们自己要做好核的科普和宣传,打消疑虑”。

施耐德电气中国区高级副总裁、战略与发展部负责人熊宜强调了安全和稳定的重要性。“用电,首先是要健康和安全,其次才是能效的提升,再其次是新能源的消纳和替代,再最后就是进行碳汇,买一些森林碳汇和交易。”熊宜还表示,公司的减排目标比较激进,希望2025年实现全球的碳中和,2030年实现近零排放。“整个路径设计,其实十多年前就开始做了。我们从基础的东西做起,比如研发用的材料当中,工业设备或者是配电设备的塑料是否可循环,是否保证从研发开始到生命周期都能被回收等等。”

//////////

关于“科技创新的守与攻”这一话题,作为主持人,《财富》(中文版)新媒体执行副主编杨安琪一开始便抛出了“渐进式”和“跃进式”创新的问题。

在微软中国区总裁包嘉峰看来,微软走的是渐进式创新的路线。“我们有着非常开放的态度和学习的态度,”他说,“我们部门也有创新,不管是AI还是云计算。大公司考虑的是搭产业和生态,我在微软每一年都在生态上花大力气。”他还认为,人才是微软的核心。“我们要珍贵每一位同事,让他们带来他们背后的经验。在公司内,我们要做很多的培养,培养的不仅仅是我们的产品,更多的是我们开放的文化。”

碧桂园集团副总裁、碧桂园农业控股董事长梅永红则认为,渐进式与跃进式的创新,他们之间的关联性还是非常强。他还提到,企业创新和小企业创新有着很强的“互补性”:小企业非常灵活,一个灵光一现就可以很快地付诸实施;大企业体现出来的优势也很多,比如投入高,甚至可以构建大平台,建立大数据来支撑这一研究。“大企业周边有越来越多的小企业做创新,实际上构成了创新生态。”他说。

金蝶集团高级副总裁、金蝶研究院院长张良杰认为,大企业都是渐进式的创新,不是一蹴而就。比如,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有人工智能的概念,然而到今天人工智能也不能用到所有的场景中。他还提出,社会创新的主体就是企业。“企业分大中小,但是很多企业创新的过程中不管大中小,它有一个共性,就是每个企业都要做基础的研究。”他说。

//////////

最后一个圆桌讨论的主题是“雄鹰企业对话世界500强”。2019年浙江省实施了“雄鹰计划”,要在绿色石化、汽车制造、数字经济等六大领域培育具有世界竞争力的一流企业,目标是2020年省内千亿营收企业达到20家,进入《财富》世界500强六家。

三位来自浙江的雄鹰企业代表——浙江长龙航空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启宏、物产中大集团福总计杨正宏、人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元豹,来到了现场与世界500强企业展开对话。

刘启宏认为,长龙航空要想保持常青,必须时刻寻求变革,关键是两点:智慧赋能以及产业升级。“通过新技术、数字赋能等等的运用,我们在打造全产业链。”他说,“除此之外,通过数字创新,我们注重飞机的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客户的场景方面的体验。”

杨正宏表示,物产中大一直看准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用好国际国内两种资源,做好资源整合。与此同时,为保证长期发展,企业必须创新,包括模式创新、技术创新、管理创新。

向伟明则认为,企业走出去是必然。“作为雄鹰企业如果只是在国内或者本地飞翔还算不上雄鹰,只有在国际舞台上有竞争力的企业才算雄鹰。”但在出海过程中,中资企业需要有很多注意点。其中他着重指出:“进入一个新的市场、新的国家,要对这个国家的地缘政治、政府职能、营商环境还有政策法规进行详细的分析,了解它的风险所在以及是否值得去进入,最后还需要制定一个规避方案。”

郑元豹提到,各个产业都需要有一种法律规范的共同富裕的主题。“人民一起发展再发展,就业再就业,纳税再纳税。人民一起为人民服务的道路,才是共同富裕的道路。”他说。(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