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比尔·盖茨父亲:我是我儿子的忠实支持者

比尔·盖茨父亲:我是我儿子的忠实支持者

Andy Serwer 2021年05月07日
这场12年前的对话,如今看来也并不过时。

比尔·盖茨与梅琳达离婚的消息将这位多次蝉联世界首富的企业家送上各大媒体的头条。他自2008年从微软退休后,依旧以慈善家的身份活跃在公众视野。盖茨备受关注的原因,除了他所坐拥的巨额财富以外,还有其对于社会问题的见解,以及他作为商业领袖所传递出的价值观的强大影响力。

早在2009年,也就是比尔·盖茨正式退休的第二年,时任《财富》总编苏安迪Andy Serwer对比尔·盖茨和他的父亲威廉·亨利·盖茨进行了一次专访。比尔·盖茨曾请自己的父亲出任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共同主席。

在这场“盖茨谈盖茨”的对话中,这对父子坐在一起谈及了早期对盖茨的培养、成长中的矛盾、来自父亲的人生建议,以及他创业过程中,其他商业领袖对比尔·盖茨的启发和建议。

这场12年前的对话如今看来也并不过时,而且或许能够让人们对这位商界传奇人物产生更加深入的了解。

****

《财富》:比尔,我想请你谈谈父亲给你的最佳建议。

比尔·盖茨:小时候,我的父母就积极鼓励我去做我不擅长的事情,从事各种不同的体育运动,比如游泳、橄榄球和足球。当时我也不清楚其中的原因。他们并没有坚持让我去做我喜欢的事情,当时我觉得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但最终在这样的培养下,的确让我获得了成为领导者的机会,并且让我明白,我在很多事情上都不擅长。

如今看来,这个建议很好,直到现在我还非常钟爱其中的某些运动。

盖茨先生,您还记得给出特别建议的事情吗?或者这些建议只是出于作为父母的自然举动?

盖茨父亲:我想,在某种程度上,他母亲和我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非常明确,但大多数时候只是出于直觉。我们的确认为他应该出去,应该参加社区的垒球队等诸如此类的活动。我们觉得这对他有好处,他也会从中享受到乐趣,事实证明这显然是条不错的建议。

比尔·盖茨:尽管我的水平不怎么样。

盖茨父亲:你做得很好。

您说得听起来很简单,但我们为人父母的都知道,培养孩子并不总是这样。您曾在作品中提到,在周日晚餐时和圣诞节时,您的家人们会穿同样的睡衣。盖茨先生,这些办法真的有用吗?

盖茨父亲:嗯,我想就一个家庭的经验来说,我的答案是非常肯定的。

比尔,你觉得呢?

比尔·盖茨:我觉得可以让家人聚集在一起,一起旅行,经常坐在一起吃饭,一起聊聊各自手头的事情,保持思想的交流的家庭传统真的可以产生巨大影响。

我们从父母身上了解到他们要做些什么,无论是联合劝募会的活动、志愿活动,还是商业活动。当时的我与成年人在一起时,会感觉很有信心,交谈起来很自如,因为我的父母向我讲述了他们对事情的看法。

不过,像所有的父子一样,你们之间也产生过矛盾,对吗?

比尔·盖茨:没错。我认为把我抚养成人并不轻松。我精力极其充沛,而且对于我想做的事非常坚决。

有一次,我还在上高三的时候,一家公司录用了我,为此我得离开学校。让我惊讶的是,父亲与校长见了面并且了解了所有情况。当时他对我说:“好的,你可以去做点事。”

此前,当我仍然懵懵懂懂的时候,最大的问题在于我总想和父母对着干。我也的确拜访过一位专业人士,这也是父母让我去的。那个人向我解释,与父母作对实际上没有任何益处。问题才是关键,斗争的对象是真实的世界,而他们实际上是站在我这边的。

这个领悟简直太重要了,它彻底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当时我才十二三岁。我觉得从那以后,事情变得顺利多了。

许多时候,十二三岁的孩子经常被告知,父母不是他们的敌人,但这些话总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可是你却能真正接受并听取这个建议,而且从那以后你与父母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亲近了。

比尔·盖茨:没错。当我创建微软公司时,我会在周日去探望父母,和他们讲讲我面临的挑战,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想法,或者只是倾诉一下都有哪些复杂的问题需要面对。

我记得当我们带领公司上市时,我说我觉得这么做确实有不利之处,于是我们便讨论了如何缓解这些问题。

除了亲密的家庭关系之外,你们二人之间还有工作关系。你们认为保持这些关系的秘诀在哪里?

盖茨父亲:我得到过的最佳建议中,有一条与你刚才问的问题有关,它关乎与孩子和睦相处及鼓励孩子做正确的事。比尔的母亲和我早先参加过父母实用培训,这是我们做礼拜的那座教堂的一项活动。

那里的人教给我们,并且一再强调的是,你绝不应该贬低你的孩子。这个建议至关重要,而且意义深远。从与孩子的关系出发来考虑它的核心内容时,你便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我是我儿子的忠实支持者。我认为他是一名优秀的商人,而且这在我们合作的事情中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比尔·盖茨:我认为这是因为我们都有明确的角色定位。我属于精力充沛的人,是“我们为什么不把这些事都干完呢”的那种人,而父亲是智慧的代表。我们开碰头会,讨论日程、成本或其他事情,他给出的评论会让所有人停下手头的工作,动脑筋思考,我们怀念这种看待问题的方法。

而且,他在基金会做全职工作,确实创造了价值。当我们在基金会开会时,大家会起立鼓掌,因为他们发现这么做的确意义非凡。至于创建家族基金会,当时我很忙,但我知道其价值会是正确且强大的,我把这一切归功于我的父亲。

盖茨先生,也许您儿子并不总是听取你的意见。当他告诉您,他准备放弃在哈佛的学业时,你对他说了些什么?

盖茨父亲:第一次他说他准备辍学,过一段时间再回来,重点是他会回来。他真的回到学校之后,又第二次辍学。他再次感到他必须去阿尔布开克,公司就在那里,并且继续在那里工作。第二次的时候,我们更担心。那家公司的要求变得非常高,而且保罗·艾伦(Paul Allen)也在阿尔布开克,比尔得帮他。

比尔,我想问问关于你另一位导师的情况。沃伦·巴菲特曾给过你的最佳建议是什么?

比尔·盖茨:沃伦给了我许多好的建议。我想说,最有趣的建议之一是他如何让事情变得很简单。

你看他的日程,相当简单。你和他谈论一家他认为有吸引力的公司时,他对一些与这家公司有关的基本数字和事实了如指掌。而且如果它变得更简单,他就会认为这是他选择投资的对象。他会选择那些在他这里已经形成模式的事物,这种模式是完全可以预期的,而且它会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有效。还有,他简化事情的能力,只做真正有用的事情,认真考虑事情基本情况——他能做到这一切,非常不可思议,这是一种特殊的天分。

当你因为日程安排太复杂而变得一团糟的时候,你真的会回头想想沃伦会怎么做吗?

比尔·盖茨:是的,没错。我认为沃伦能把每件事处理得很好——他如何用和蔼的方式说不呢?或者,他如何确定首要问题,并且清楚地意识到问题?

他拒绝别人的次数很多,可是每个被拒绝的人都不会感到不舒服。他与对方交谈时态度优雅,通常他是这样说的:“你知道,你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也许比我深刻,可我第一次接触这种事时,我却办砸了。”

要知道,这是一种特殊的天赋,而且当我面对某件事情是,我自己也的确会想:沃伦会如何婉转地说这件事呢?

有这样一件事:在年会上,一位与会者问,你是否应该把上涨的股票卖掉,把没涨的股票留在手里?他的回答大概是:“不对,你要看公司的价值。”随后查理(查理·芒格)补充说:“他是在告诉你,你的理念框架完全是错误的。”

实际上,这正是问题的答案,但其中却没有任何类似于这样的话:“嗨,笨蛋……”

当你打造微软公司时,你从安迪·格鲁夫或 IBM 的人那里得到过什么建议或经验吗?

比尔·盖茨:我们学到了许多关于质量控制的经验,尤其是从 IBM 日本公司那里。整体而言,我们的日本客户在质量和精确性问题上非常苛刻,这很好,因为公司成立之初我们在那里做了许多业务。

至于英特尔,我们几乎是一同成长起来的。安迪有时非常和气,会给出很好的建议。有时他又对我们非常严厉。不过对我们来说,这一切都是有益的。他是个才华横溢的人,且他帮助我们用新的方法看待事物。苹果是竞争对手,但是在带领 Macintosh 电脑发展到关键阶段这个问题上,微软是其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拥有所有早期的软件。与史蒂夫·乔布斯的合作同样让人激动,过程充满了未知,但他是个很棒的人,而且在许多方面激励我们。

多年来,你从史蒂夫·乔布斯那里学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比尔·盖茨:嗯,史蒂夫对事情有种痴迷劲儿,而且这种劲头我觉得用狂热都不足以形容。我热衷于管理工程小组及其品质。史蒂夫对用户体验和设计如痴如醉,显然这些都对苹果公司产生了巨大影响,他认为这些方面应当齐头并进,不是分散地一一列出,而是以全盘的视角来考虑。这个见解很深刻。(财富中文网)

译者:萧艾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