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生活 - 专栏

厦门岛会沉吗?

周瑷玛 2012年02月14日

谁都愿意去另一个把自己当上帝的地方过几天神仙生活,厦门满足了这样的幻想,所有的人都想当神仙,于是天堂一下子住满了。

    在刚刚结束的春节黄金周里,厦门没有悬念地成为境内旅游的人气第一,单单国内外游客接待人数就达到了123.23万人次,这是厦门常住人口的三分之一强,要知道厦门岛的面积也仅仅只有132.5平方公里,这相当于一平方公里的土地挤上将近一万人。鉴于目前到厦门旅游的游客也多集中在这个小岛上而非其他行政区,粗略算了一下黄金周七天的人口密度,我只能感慨难怪春节时打电话给亲戚拜年,一打一个准,全在家守着电视看人潮呢。

    我一直没想明白,厦门究竟有什么特质能让全国人民都期盼着过来踩上一脚?除了鼓浪屿那个岛,厦门至今已开发的旅游资源是相当单薄的,大部分的旅游团甚至要拉南靖或者永定土楼来充抵一天,以至于有一次我在香港的地铁里看到某个官方机构所做的厦门旅游广告赫然入目的居然是那座有名的振成楼,不明就里的人估计会以为厦漳泉真的实现了一体化。

    生活在厦门身边的城市一定觉得很憋屈。漳州是座历史名城,建制可以追溯到秦朝,厦门人过年种的水仙,一年四季吃的芦柑荔枝都从漳州来,而泉州更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一年的GDP是全福建省的四分之一,两个土楼遗址,南靖土楼在漳州境内,永定土楼在龙岩境内,但就因为厦门名头更响,于是这两座城市便只能一再地沦为附庸。

    不过从旅游观光的角度来说,这件事还真怪不得厦门,如果你跑到一个陌生地方,道路坑坑洼洼,车辆肆意横行,的士绝不打表,碰到的人都恨不得从你身上刮下一层油来,那还不落荒而逃从此绝了故地重游的念头?每天都在一个地方折腾着自己,谁都愿意去另一个把自己当上帝的地方过几天神仙生活,厦门满足了这样的幻想,所有的人都想当神仙,于是天堂一下子住满了。

    满得有点撑得慌的厦门看起来更像一个消化不良的虚弱胖子,步履蹒跚顶着个肚子向前撑的样子总让我担心有一天他会倒地不起,而这一天看起来似乎并不远,每一句在网上论坛里看到的骂词都能让我心里一咯噔。厦门人最珍惜的那片羽毛不是国内旅游人气第一,而是花园卫生城市。春节期间厦门当地的报纸休息了几天,一恢复印刷,几张当地主要报纸满版都在抠游客产生垃圾的话题,那种慷慨陈词就仿佛这些报纸的舆论是抵挡经济挂帅最后的桥头堡。

    人满为患是个令人纠结却不得不接受的现实,不是总是担心厦门一个区区小岛连条地铁都不敢修吗?既然无法避免人潮汹涌,那至少别让人流集中在一个点造成压强过大,那这座岛大概不是沉,而是失衡倾覆了吧。

    提高鼓浪屿门票价格听起来是在利用经济杠杆,但在我看来就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人拍脑袋做的孬主意,巴不得将厦门当作一次性商品来挥霍。愿意花数千大洋出来旅游的人,还会在乎那看起来比例并不算离谱的门票么?

    门票价格提升的背后是这座城市的本地居民尤其是鼓浪屿居民表现出的心灰意懒,纷纷外迁到交通更加便利的岛内居住。什么是文化?它是人类在其发展历史进程中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没有了主语“人”,又何来文化呢?一座本来应该美好的小岛现在只有空壳,看上去很美,却不能细品,不看也罢。至于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只能说,或许丽江的现在就是鼓浪屿的将来。

    所以厦门岛真的会沉么?天知道我有多热爱厦门这片故土,但我热爱的故土却爱上了尘嚣,有什么法子?所以我早早地将房子买在了集美隔岸观火,虽然传闻市政府老早在我家门口规划了一条纵贯十数公里环东海域观光沙滩,但毕竟还是不着调的事。我也只能卑微地幻想赶着岛外大陆被刨啃之前先享受着无需排队实惠合理的田园生活。岛外有古堡、农庄,有咸鸭、汤包……逢年过节有的是传统韵味十足的民俗活动、热闹沸腾的烟火炮仗……或许即将沉落的厦门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已退避。

    本文作者周瑷玛,财富中文网特约撰稿人,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翻译硕士,香港城市大学研究社会学,曾在大型跨国石化炼油项目担任外方协调,目前是“美食玩家”网站创业团队主要成员。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年菜吃出好意头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