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杨波 - 观点作者
杨波
杨波
资深财经媒体人,专注中概股研究
观点
毕业之后何处再就业,对于2022年上半年的互联网大厂员工来说,这是一个大问题。
就连去年还保持着高增速的字节跳动,也传出了游戏业务大裁员的消息,社交平台传出来的裁员比例更是夸张的80%,虽说字节官方回复称:有调整、无大规模裁员,但显然也曲线做实了裁员的传闻。

从互联网行业过去三四个月的裁员消息来看,无论是电商行业的阿里、京东、拼多多,还是线下团购竞争曾经杀红眼的美团、滴滴,亦或是“东方不败”的港股股王腾讯,以及视频新贵B站,都先后陷入到裁员的风暴眼之中。

大厂们的官方的回复也是跟字节一样低调却直白:我们确实在调整,不过裁员力度没外界传闻的那么大。这种态度就是否认裁员比例,承认确实在裁员。

当然,业绩压力是裁员的最直接诱因,最近刚刚披露的京东和腾讯三季报,也从业绩层面回答了这个问题,京东连续第三个季度亏损,腾讯营收零增长,净利润同比下滑。

财报看下来就是:大厂都不好赚钱了,业绩从高增长变成低速增长甚至负增长,净利润变成了负利润,为了应对这种局面,压缩人力开支就成为了最直接的方式。

只是,很多人都忘了,就在几年前,轻资产还是互联网大厂引以为傲的运营方式,除了京东这个异类之外,主要开支就是研发和人员成本,外加对外投资,连建个大楼都不算是什么大支出,最核心的资产恰恰是员工,尤其是技术型员工,各家大厂为了抢人简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昨天还是大厂的小甜甜,今天就成了大厂的牛夫人,对于员工来说,尤其是经历过那种疯狂抢人阶段的员工来说,这其中的极大落差所产生的失落感,不仅是对已经或即将毕业的员工,还是对仍在坚守的员工,都是一次精神上的极大考验。

假如说前两年大家对大厂的关注点还在996、高工资,那么今年就成了:你毕业了没有!

站在单个企业的角度,裁员当然是企业的自由,也是应对危机的必然手段,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此一时彼一时的频繁换脸,对于企业形象和行业来说,都并非是好事,更要命的是,这次很明显是全行业的收缩,过去那种此次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逻辑,已经完全行不通了,加上创业环境的恶化,从大厂毕业的员工可以去哪里?又能够去哪里,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而且,互联网行业由于竞争的激烈,经常是过劳的状态,现在突然要让那么多的员工不做这个行业了,无论是在员工的精神上还是财务上,乃至于家庭甚至社会的和谐,都不是一件好事。

换个角度来说,过去因为过度竞争所导致的行业内卷,能否在裁员之前,各家大厂的管理层先反省下自身,是不是KPI定的太高了,是不是之前过于花心了,什么都想干,现在面临业绩下滑的压力,除了裁员这条路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可以办法。

站在一家伟大企业的角度,裁员一定是企业面临压力时的最后办法,这两年互联网大厂都在披露自己的社会责任(CSR)报告,但报告应该写一点:解决就业、尽可能不让员工毕业,就是企业履行最大、最重要的的社会责任,比你种再多的树、捐再多的款都更有说服力。
UGO
评《字节游戏发行业务线裁员80%?回应:有调整,无大规模裁员》
腾讯又大跌了,这回还是因为财报不及预期,虽然投资者对鹅厂的期待值已经降低很多,但是刚发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还是让不少机构选择跑路。

当然,财报是一个情绪发泄的导火索,虽然腾讯这份财报确实一般,但是单季1355亿的营收,255亿元的经调整净利润,放在整个中概股版图中,依然是最能打的那一位。

而且,从两个月前披露的2021年财报就已经有一个很明确的信号:鹅厂的高增长时代这两年是难以看到了。

一方面,鹅厂的体量越来越大,单季营收过千亿,全年营收5000亿,全年净利润过千亿,这已经是国内民营企业的最顶级水平,基数越大,增长越难,增速越慢,这是基本的经济学原理。

另一方面,来自于宏观层面的挑战,现在成为互联网平台型企业的最主要挑战,可以对比2020上半年和2022上半年的疫情对鹅厂的影响,完全是两个极端,2020明显是受益者,2022则是被拖了后腿,这不仅是鹅厂一家如此,在京东的财报中也表现的很明显。

不仅如此,除了游戏、社交、产业服务、金融支付等核心业务这条腿之外,对外投资是鹅厂估值的另一条大腿,虽然是秉持价值投资、长期投资的理念,但是投资收益的缩水对估值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从时间节点来看,黄历写着“不宜发财报",昨晚(5月19日)碰上了美股三大股指的联袂大跌,将前几天的反弹损失殆尽,偏空的财报加上惨跌的美股,腾讯在今天的表现不令人意外,只要不破300港元这个”价值底“,接下来还是围绕360港元做窄幅波动吧。
UGO
评《连续三个季度下滑!腾讯一季度净利下降23%》
1、从5月17号开始,随着京东集团一季报的正式披露,拉开了几大互联网巨头的一季报序幕,今天(5月18日)下午腾讯也披露了,接下来还有阿里、美团、拼多多、百度、网易等多家巨头,其中作为首秀的京东财报,有很大的代表性,值得仔细分析。

2、京东这份财报的典型意义在于,一是从京东电商客户(京东零售)的主要客群来看,主要是以城市中产为主,因此从京东零售的单季营收情况,大致可以窥见中产阶层在今年第一季度在电商上的花费;二是京东物流的营收,对于消费供应链也有很大参考价值;三是净利润,考虑到巨头们都在喊“过冬”,“过冬”论之下对企业净利润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也有一定参考价值。

3、从京东零售的营收来看,第一季收入同比增长约17%至2175.24亿元,略低于集团18%的整体增速,这个增速虽说是创下上市以来的新低,但是还处于正增长的区间,也略高于市场预期,因此京东美股涨了4%,市值稳定在800亿美元之上,说明市场对这个营收数据还是给予正面反馈的。

4、当然,对于电商来说,一季度都是传统上的淡季,因为有春节因素,京东的销售旺季在有618促销的第二季和第四季度,但是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二季度京东零售的营收大概率是“负增长”的,当然,第二季度才过了一半,如果京东马上开启的618促销给力,还是不排除将营收增速在6月份拉上去的可能性,只是目前来判断,这个后程发力的可能性不大,主动权不在京东手上,那么投资者需要对京东二季度业绩的坑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尤其是在美股这种风声鹤唳的市场。

5、京东零售的这个营收数据,也为接下来要披露的阿里和拼多多的营收打了个底,从阿里之前的营收预测来看,市场期待不大,不是负增长就是万事大吉,二季度的坑也肯定不小,但是没有618这个标签,压力会略小于京东,至于拼多多,营收增速应该还是在三强中排在第一位,但是过去那种动辄50%以上的增速,也不会存在。

6、如果从电商行业来看,阿里、京东、拼多多三分天下各有优劣的形式已经非常明显,今年开始大家会进入到一个争夺存量市场的阶段,不可能再产生下一个电商巨头了,而对市场存量的争夺,最大的压力并非彼此,而是第三方的独立电商平台,包括新兴的抖音、快手电商,以及日趋衰落的各种“优选”电商,蛋糕已经就那么大了,消费者的钱袋子也看得更紧了,通过砸钱搞促销活动来提升消费热情(GMV)已经不太现实。

7、所以,还在期待618有大促销的用户,可以打破幻想了,该买的现在就买吧,至于投资者,不求高增速,但求业绩平稳不要暴雷,至于内部员工,那更是不毕业就是天大喜事了。

8、不仅是电商市场进入到一个争夺存量蛋糕的阶段,刚刚披露的腾讯第一季报,2022年第一季的广告营收同比下降18%,广告作为互联网营收的另一个大头,虽然在体量上不及电商,但是各大平台对其的依赖程度更深,因此一旦从增量竞争陷入存量竞争,那么对于营收增速主要靠广告增速的平台,比如快手,其冲击力可想而知。毕竟腾讯家大业大,网络广告仅占其整体营收的13%,腾讯可以通过其他板块的营收补上这18%的同比下滑,但是绝大部分平台都做不到这一点。因此,对于业绩高度依赖于网络广告的中概股来说,投资者要有心理准备。

9、当然,互联网平台近期最大的利好还是来自于政策面,这在很大程度上对冲了业绩,也给投资者吃了一份定心丸,考虑到目前几大互联网巨头的绝对估值都处于历史低位,股价已经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对增速的悲观预期,因此也不必过于悲观。
UGO
评《京东一季度净亏30亿,徐雷:4月订单取消量提升,5月有好转》
1、按贷款金额50万元、期限30年、等额本息还款估算,利率下调20个基点,平均每月可减少月供支出约60元,未来30年内共减少利息支出约2万元。这是昨晚央行、银保监会发布首套房房贷的利好之后,不少媒体发出来的专家解读,但是这个解读明显有问题!

2、关键在于,首套房的当下利率,不可能是未来30年的利率,甚至连未来3-5年的利率都谈不上,买过房的朋友都知道,房贷利率的动态的,一旦加息,过一段时间银行的房贷利率也会增长,反之,一旦降息,过一段时间银行的房贷利率也会下降,所以,30年减少利息支出2万元的解读,将动态的利率简单理解为静态不变的利率,这种“专家解读”,真的不应该,很容易忽悠买房者。

3、事实上,今年以来一直有降息的呼吁,以此来刺激经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虽说降息一直没有成真,但是金融监管部门已经推出了一系列的“纾困”政策,这意味着什么,不同于美国在加息周期,未来两年都处于加息途中,中国的可预见的两三年内,都处于降息的周期,假若按一次降息25个基点来计算,其力度都大于这次首套房的20个基点降息。

4、何况,如果按照住房公积金的优惠利率来计算,这次的利好也不算太大的蛋糕,当然,这个政策的最大意义在于指标性,去年很多银行的房贷极为紧张,导致不少房地产商有客户也贷不到款,所以缺乏融资渠道的民营地产商几乎是哀鸿遍野,这一状况今年一季度稍有好转,但是潜在客户却因为疫情的原因取消了购房计划,所以央行才会祭出这个首套房房贷降息的利好,这是在近百个城市近两个月不同程度松绑限购政策之后,由央行发出的最明显刺激楼市消费的政策,这才是其最大价值,至于最终能省多少钱,这笔账其实并不重要。

5、因此,政策的指向性非常明确,就是在“房住不炒”的前提下,支持刚需购房,这次是支持首套房,相信接下来还有支持改善型住房的政策,这是必然的,但是,除了给开发商和购房者的信心打气之外,能不能有实质性左右,还需要观望,或者说的悲观一点,这点利好远远不够。

6、房产作为一个特殊的商品,但其本质还是商品,商品是畅销还是滞销,利率在建瓯是一方面,但是不具有决定性,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供需关系,举个例子,深圳房价过去五六年的飞升,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土地供应量的不足,这跟深圳本身可供开发商建房的土地存量不多也有很大原因,当面粉稀缺且不断涨价,面包当然也会涨价了。但是反观很多二三四五线城市,经过2010年到2019年的房地产大开发,举目望去到处都是楼盘,光是存量房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7、即使没有疫情这个黑天鹅,楼市基于供求关系的价值回归也只是时间问题,只是说疫情的反复,让这一天提前到来了而已,这就是经济规律,不以人的主观意识而改变,当然,基于刺激经济、拯救地方财政的现实考虑,楼市消费必然需要通过降低首付、解除限售等手段来不断发利好政策,只是,政策从发布到落地再到起作用,至少有半年的延后期,所以,观察这些利好政策到底会不会起作用,至少要等到今年九十月份,甚至要到明年二季度。

8、因此,今天股市开盘大涨的房地产板块,没有持有地产股的投资者,也不需要失落,假如楼市起来,什么时候都是买点,反之,假如扶不起来,那么什么时候都是卖点。
UGO
评《重磅!央行、银保监会联合出手,房贷“降息”20个基点》
1、影帝范伟有一句著名电影台词:风险投资,顾名思义,越有风险越投资,没有风险绝不投资,结果被男一号葛优忽悠了,这个电影里的情节,被前日本首富、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在2021年演绎了一个现实版本,软银在2021财年亏损了900亿元,其中孙正义最为看重的软银愿景基金亏了1400亿元,这就意味着,假如不算上愿景基金,孙正义本来是可以盈利500亿的。

2、风险投资行业有个投资法门:投十家公司亏9家都没事,只要一家赚回来,那还是赚的,但这一法则显然在软银愿景基金上失灵了,考虑到同期美股表现其实不算差,这个业绩应该还是拜几大重仓股所赐,比如让孙正义登上日本首富宝座的阿里,以及卖不掉的ARM,都得背这个锅。

3、当然,范伟的话也并没有错,2020财年软银还盈利近3000亿元,打破了日本上市公司的盈利记录,按照此番900亿元的亏损,也不过就是把前年的盈利给亏了近三分之一,对于软银和孙正义来说,光是靠在阿里身上就赚的盆满钵满,更不用ARM分拆上市后市值也不会低,所以,外界看到的是亏损,说不定孙正义看到的是未来,且正在偷笑呢。

4、当然,软银的巨亏,对于过去越亏损越光荣的创新公司和独家兽企业,无疑是提了一个醒:疯狂烧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何时再回来还需要挺长一段时间,投资人的钱得省着点花,这就是最直接的反应。

5、比如,过去一年风光无限登陆到资本市场的商汤和Rivian,都是独角兽中的烧钱小能手,但随着投资者在二级市场用脚投票,在股价价值回归之后,烧钱小能手们也得开始盘算现金流精打细算了,更不用说国内的几大互联网巨头,不是员工毕业就是部门精简,除了偶尔还发发股票,连粽子和月饼以及免费加班餐都能省则省了。

6、过去二十年,软银应该是科技行业爆发式增长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但随着苹果的市值被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所取代,资源驱动型的煤老板在跌落神坛十年之后,又重新回到了资本市场的舞台中央,除了阿美市值压过苹果一头,股神巴菲特一季度重仓石油公司,也是一个明证。

7、当然,科技公司明显不愿意退出舞台中央,面对新型“煤老板”们的挑战,元宇宙、WEB3.0、NFT等新概念层出不穷,但就像币圈近期的崩塌一样,只要是概念,就难免迎来价值回归的那一天,正如巴菲特对石油公司大买特买,对于比特币只是说了句:25美元打包给我都不要,你可以说老股神死板不懂变通,但孙正义刚交的这笔千亿学费,说明股神还是只有一个,那就是快100岁的巴菲特。

8、中国有没有类似软银的投资公司,当然也有了,那就是腾讯,腾讯的投资帝国相比于软银,从持股市值来说并没有逊色多少,有一个统计资料,腾讯在全球投资的独角兽公司,仅次于红杉资本,还略胜软银一筹,所以身为港股股王的腾讯,股价在过去一年也难有起色,也跟这个因素有很大关系,连软银的财报都没法看,腾讯的投资业绩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当然,无论是软银、红杉还是腾讯,其投资都是基于一个长期投资的逻辑,不会是因为今天亏了就赶紧卖出的打法,反而更像范伟所说的:高风险高回报,越有风险越投资。
UGO
评《风投史上最大窟窿:孙正义,亏了900亿》
1、每年的十月,苹果CEO库克都会在官网纪念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这位在马斯克之前科技圈最接近“神”的男人,而乔布斯在20年前拯救苹果公司的产品正是iPod,这款推出于2001年的产品。随着苹果官方承认iPod touch完结,这也意味着iPod这条产品线将不再存在,乔布斯留给苹果的遗产只剩下iPhone,而iPhone恰恰又是让iPod走上末路的那个产品。

2、事实上,iPod classic这个产品停产的更早,而iPod touch自2019年之后也没有再更新,已经属于“脑死亡状态”了,此番苹果宣示其停产,一点都不意外。即使是乔布斯的粉丝和iPod的发烧友,也不认可iPod touch这个产品,在中国的网络二手交易市场上,早已停产多年的iPod,其价格一向远高于才提产的iPod touch,就是一个明证。

3、从产品设计理念来看,随着智能手机时代的到来,后面几个版本的iPod touch,更接近于没有打电话功能的iPhone 4/5,国内曾经还出现了让iPod touch拥有打电话功能的“创新”产品,其面向的用户群也是买不起iPhone的在校学生和小镇青年,主打高性价比。

4、只是,从2007年到2022年,当iPhone已经更新到iPhone 13系列,衍生出了24款手机产品,对于之前的iPod touchu这个客群而言,要么选择iPhone 8和iPhone X这些二手产品,或者 iPhone SE,要么直接选择安卓手机,市场早已经没有iPod touch的位置了,因此,彻底停产一点都不意外。

5、某种程度上说,今年刚刚发布的iPhone SE(第三代)就是iPod touch的继承人,不过在中国市场上,这个产品线一直卖的很不好,销量远低于国外市场,主要是因为安卓手机的普及,让价格依然算是高高在上的苹果没有啥吸引力。至于正统的iPod产品,更是只流传在二手市场上,在大街小巷早就不可能看到了,因此,说iPod touchu停产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有些言过其实,这个产品早就名存实亡了。

6、2011年,乔布斯因病去世,库克走马上任,这位当初并不被华尔街看好的接班人,显然并不是下一个乔布斯,而是一位锱铢必较的供应链专家,也是务实的职业经理人,相比于乔布斯的产品理想主义,库克很明显是一切以利润为上,带领苹果成为宇宙级科技公司,市值从上千美元飙升到最高3万亿美元,更是成为股神巴菲特的最爱股票。

7、可以说,在库克手中,苹果从一家产品理想主义的科技公司,变成了一条流水线式的科技工厂,其植入的奢侈品营销理念,让苹果成为科技行业的奢侈品品牌,并在市场上战胜了所有竞争对手。但是库克引以为傲的精准“挤牙膏”技术,多少失去了乔布斯时代那种“创新为本”的光芒,这一点,会否在下一个科技浪潮中让苹果退出舞台,就像无可奈何花落去的iPod一样,也未必没有可能。
UGO
评《苹果宣布停产iPod Touch》
1、Lazada集团(来赞达)自2016年起成为阿里巴巴集团东南亚旗舰电商平台,也是阿里电商业务出海的最重要抓手之一,随着2021年底原淘宝总裁蒋凡分管阿里海外业务,最新传出的阿里向Lazada增值3.78亿美元,恐怕并非空穴来风。

2、根据今年2月24日披露的阿里2022财年第三季度财报(2021年第四季度)数据:在该季度中,阿里国际零售业务整体订单同比增长约25%,主要受Lazada及Trendyol分别录得52%及49%同比增长所推动,且有部分受到速卖通欧洲订单减少(主要由于欧洲VAT新政实施后,价值低于22欧元的跨境包裹被征税所影响)所抵消。

3、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阿里海外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达到约3.01亿,单季净增加1600万。考虑到阿里将在近期发布2022财年的全年财报,那么在中国市场业务确定性的疲软态势之下,蒋凡执掌的海外业务,将是阿里这份财报的最大潜在亮点之一。

4、从信息披露的角度,媒体曝光的这笔对Lazada的近4亿美元投资,阿里也必须在新财报中披露,否则就可能涉嫌信披违规。考虑到Lazada还没有上市,阿里又是其大股东,在IPO之前的这些投资,其实就是阿里以一己之力,给这家东南亚的重要子公司输血,不仅可以提升阿里的股权比例,未来Lazada一旦完成IPO,阿里也不会亏,何况这笔钱对于阿里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大钱,对于回购股票的250亿美元,更是九牛一毛。

5、当然,选择在这个时候注资,恐怕也有以攻代守防范Tik Tok电商业务的战略意义,诸多迹象显示,在抖音电商成功活下来之后,Tik Tok电商将会是字节接下来一两年的发力重点,电商业务很可能成为跟网络广告一样重要的“两条腿”,从而支撑其字节的估值,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是让Lazada进入欧洲市场,还是防守基本盘的东南亚市场,阿里都必然要加大对Lazada的投入,何况以蒋凡在淘宝的辉煌战绩,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

6、有趣的是,过去字节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腾讯,抖音和微信是针尖对麦芒,只是大家都在暗中使劲,表面上还保持的和和气气,而阿里则是隔岸观火,随着抖音电商和Tik Tok电商的推出,阿里也从局外人变成了利益相关方,跟字节要如何相处,也是接下来的一个有趣看点。

7、事实上,阿里的支付宝之前的出海就颇为成功,几乎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Alipay(支付宝),只是,随着这两年阿里的主动收缩,将过去主要通过自身力量出海,变成了靠Lazada这样的子公司来攻城略地,这一招也是很明智的,可以规避很多风险,从这个角度来说,接下来阿里的相同投入还会更大,最终能否在海外再造一个阿里,又会是一个疑问。

8、从投资的角度,阿里最新的市值为2300亿美元,几乎是回到了2014年上市时市场估值,而阿里的营收和利润,跟8年前都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为何海外投资者对此视而不见呢?关键还是在于对阿里的未来没有信心,假如阿里的海外业务能够用财务数字扭转这种悲观预期,那么对于阿里自身的转型也是极为有利的,因此,被“发配”海外的蒋凡,不仅没有远离阿里的舞台中心,某种程度上他的业绩如何,直接决定了阿里未来的股价能不能探底回升。

9、所以,太子还是那个太子,从未远离权力的中心,只是换了一个形式而已。
UGO
评《阿里巴巴疑向Lazada增资近4亿美元,后者即将进军欧洲》
1、每年关于字节跳动上市的传闻都会占据媒体的重要版面,但是字节内部却对IPO一事三缄其口,唯一明确的答复是在2021年4月23日,字节在其官方头条号上称,“经过认真研究,认为公司暂不具备上市条件,目前无上市计划”。

2、因此,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就此预判字节会赴港IPO,颇有点标题党的味道,事实上,无论是港股的大环境,还是字节内部的业务分拆,以及字节的现金流状况,对于IPO这个事情都是并不着急,或者说至少在今年内应该没戏。

3、首先看港股的大环境,目前恒指还在2万点附近寻底,代表中概股的恒生科技指数更是低至4000点,以港股目前每天仅1000亿港元(约合800亿人民币)的日成交额,即使是承载分拆之后的抖音,也是有点勉为其难,何况一旦2024年中概股的审计底稿问题没有实质性进展,那么几乎所有中概股都只能保留港股,流动性会从纽约转向香港,在保证中概股平稳过度、港股守住2万点的大前提下,今年都不是抖音这种大象IPO的好时机。

4、从字节的估值来看,如果算上抖音和Tik Tok这两个王牌产品,若以2021年全年收入580亿美元来计算,最保守的5倍市销率下,其市值都高达近3000亿美元,如果对比同为社交媒体同行的meta,字节的整体估值应该高达5000亿美元,这已经超过了腾讯和阿里两家的市值,绝对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NO.1。

5、问题在于,由于抖音和Tik Tok完全是针对国内和海外的两个市场,加上完全不一样的监管环境,字节是不可能以集团的名义整体上市的,那么必然是抖音、Tik Tok分别上市,而且大概率是抖音上市在前,Tik Tok上市之后,但这里面涉及到非常复杂的关联交易和股权关系,这两年字节一直在内部做分割,但从CFO的角度来说,要理清楚内部的现金流走向,给机构投资者尤其是海外机构一笔明白账,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6、因此,从高管变动来看,去年加盟字节成为集团CFO周受资的职位在不到半年时间就出现调整,从去年11月开始不再担任集团CFO,只保留了TikTok负责人一职,集团财务部向CEO梁汝波负责,专职CFO一直空缺到今年4月,才由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准(JulieGao)担任该职位。

7、通常来说,一家企业能否顺利上市,CFO的角色极为重要,周受资在加入字节跳动之前,曾经是小米集团的CFO,在小米赴港上市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且,周受资在知名投资公司DST工作期间,就跟张一鸣相识,DST期间还投资了字节跳动,双方可谓是渊源颇深。加上周受资长期在新加坡办公,都让字节的IPO看上去很快了,但是随着CFO空缺了半年,说明字节内部就如那个公开回应一样,短期内没有IPO的计划,这应该是明智之举。

8、从过去中概股IPO的惯例来看,从专职CFO到任,再到成功IPO,期间至少有两到三年的时间,尤其对于字节这种家大业大却又非常年轻的公司来说,要把财务家底理清楚,也差不多要这个时间,个人认为,抖音IPO估计要到2024年或者2025年,大概率得等到中美关于会计底稿的事情落幕之后。

9、至于海外最关注的Tik Tok去哪里上市,如何满足海外极为苛刻的监管要求,恐怕更远了,最乐观的时间表也在2025年之后了,从现金流的角度,无论是抖音还是Tik Tok,都是正向现金流,营收增速也非常高,假如未来两三年真的有融资需求,只要随便发个融资信息,全球一大堆机构排队等着投资呢。简而言之,对于向来行事稳健的张一鸣来说,抖音的IPO一点都不着急。
UGO
评《字节跳动成立抖音集团》
1、早在2020年,智能汽车被被分析师称为“带四个轮子的手机”,与传统车企相比,特斯拉和“蔚小理”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造车的理念和产品卖点都与智能手机异曲同工,比如特斯拉就很明显是汽车行业的苹果,才能享受如此之高的溢价,以不到1%的市占率碾压所有传统车企市值的总和,从这个角度来反向看车企造手机,就容易理解了。

2、对于吉利这样的传统车企,已经蔚来这样的新势力企业,造手机的核心逻辑其实不太一样,假如吉利拿下已经式微的魅族手机,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推进自身的转型,就是要让吉利转身为一家智能汽车企业,因此购买一家手机公司的成本是可以接受的,最坏的事情也不过就是一次试错,但是万一成了呢?

3、从传统车企转型试错的角度,吉利去做手机,是可以理解并且肯定的,毕竟包括丰田、大众、通用这些百年大厂在内,过去几年在特斯拉的强势之下,转型之路都不太顺利,国内传统车企的自主品牌除了比亚迪之外,这条路也非常痛苦,吉利虽说在资本市场手腕很厉害,但也一样面对汽车“新四化”的冲击,有点应对无力,所以造手机,李书福的这一招有点“曲线救国”的味道,还是那句话,不管最后到底成不成,对于习惯了油车思维的管理层和内部组织,乃至于技术人员,都是一个很好的转型测试。

4、魅族也是国内智能手机品牌中的一个另类,其老板黄章,一度跟雷军针尖对麦芒,颇有“北雷南黄”的称雄之势,只是,因为自家的品控问题,以及珠海对于智能手机而言称不上供应链重地,在嫁给阿里之后,也没有得到阿里多少实际上的支持,反而跟阿里收购的诸多企业一样,泯然于众人中,其市占率逐年下滑,假如从阿里投身到吉利怀抱,未必是一件坏事,毕竟在市占率的研究报告中,已经好久没有出现魅族的身影了。

5、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式微的魅族手机,还是墙外开花墙内不香的吉利汽车,今年都受到了极为严峻的挑战,最主要的表现就是手机和汽车两大市场总体销量的下滑,这就意味着蛋糕比往年更小了,在这种市场流年不利的情况下,这种“抱团取暖”的跨界并购,短期内的挑战也不小,尤其是考验吉利的现金流管理水平,至于魅族方面,黄章会甘于变成李书福手下的先锋吗,也是一个问题。

6、当然,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吉利+魅族的组合,也是一次尝试,还是那句话,万一成功了呢,尤其是对于国内手机市场来说,在华为手机陷入缺芯问题而市占率大跌之后,各大品牌在瓜分了华为的市场份额之后就没啥真正意义的创新了,手机发布会几乎变成了“忽悠”大会,造了一堆自己都难以理解的炫目名词,但是对苹果却完全构不成危险,连手机用户换机的动力都逐步没有了,换机周期越来越长,有“吉利+魅族”的组合,对于死水一潭总是想着吹牛忽悠用户的手机业来说,或许也能吹起一阵新风,但愿如此吧。
UGO
评《吉利手机要来了!传魅族被吉利收购》
1、特斯拉上海工厂扩产了,这本来就是在预期之中,早在今年年初,关于特斯拉上海工厂大幅扩产的传言就已经有了,考虑到这座工厂在2021年占据特斯拉全球产能的近52%,若以保守的150万辆汽车产能计算,今年上海工厂的产能也会在70万辆左右,当然,考虑到疫情的影响,以及供应链的麻烦,这个数字也可能削减到60万辆,但是60万辆应该是最保守的数字了。

2、对于此番特斯拉在上海的扩产,当然不是那座传说中的第二工厂,因为从2020年正式投产以来,目前应该还属于特斯拉一期的阶段,根据个人猜测,特斯拉上海工厂的终极产能目标应该在150万辆到200万辆,也就是2021年产能的三倍以上,这个目标应该会在2025年之前实现。

3、事实上,假若不是突发的疫情,乐观的预期对于上海工厂今年的产能预期,已经到了90万辆,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特斯拉去年的全年产能。这个乐观预期的根据在于市场的超火爆,去年12月,国内新车市场的新能源车零售渗透率达到了22.6%,若以全年25%的渗透率来计算,那么今年新能源乘用车的销量大概率达到500万辆的里程碑。

4、对于中国这么一个确定性高的巨大市场,外界所猜测的特斯拉上海工厂今年达到90万辆的产能,恐怕也未必能满足中国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巨大需求,如果以特斯拉15%的市占率来计算,除去出口的产能,90万辆的年产能也就刚好满足中国市场对于特斯拉的需求,不要忘了,去年12月特斯拉的月销量超过7万辆。

5、如果看到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年销量很可能达到1000万辆的级别,若以15%的特斯拉市占率来计算,再考虑到出口的产能,上海工厂200万辆也并不遥远,达到这个目标只是时间问题,因此,对于此次扩产的消息,本来就在特斯拉的计划之中,而且不要忘了,这并不是特斯拉在华的第二座工厂,这座工厂最快也会到今年底宣布选址,甚至很可能拖到2023年才公布选址,这也符合马斯克的一贯性格。

6、国内几大城市,包括郑州、武汉、青岛等地,对于特斯拉第二座工厂的落地争夺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种海选赛的模式,让各地拿出最优惠的方案,也是马斯克一贯的做法,就像他把特斯拉美国工厂的重点从加州搬到德州那样,核心就是为了避税,加州的税赋远高于德州,就这么简单,因此,不到最后一刻,特斯拉在第二座工厂会引而不发,让各个城市不断拿出新的筹码,这从来都是马斯克的小伎俩,而且屡战屡胜。

7、考虑到供应链、人力成本、优惠措施等各个方面,中国对于马斯克来说无疑还是首选,但是他拿出印度、越南当筹码来获得更好的建厂优惠条件,也是可以预测到的,至于疫情的影响,再悲观的估计,到了2023年应该不是大的问题了。

8、有趣的是,宁德时代一直是特斯拉的核心供应商,其电池工厂也在上海,就在特斯拉上海工厂传出新产线的消息时,宁德时代的股价却一蹶不振,今天(5月5日)还大跌逾8%,盘中创下353元的年内低点,市值也缩水到了8764亿元,较去年底的高点已经腰斩,这从一个侧面说明这次扩产的消息,早就是业内公开的秘密,谈不上什么大新闻,所以特斯拉吃饱、宁王摔倒。

9、当然,如果特斯拉上海工厂产能提升到200万辆,第二座工厂也明确落地,那么对于宁德时代这样的核心供应链企业来说,自然还是一个利好消息,所以,持有宁王股票的投资者,也不妨把眼光放长远一些。
UGO
评《特斯拉回应将在上海建“第二工厂”:是扩产,非第二工厂》
点击加载更多
最新:
热读文章
热门视频
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