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今年VC/PE最怕被问DPI

今年VC/PE最怕被问DPI

2022-06-23 15:30
“再牛的VC,别说IRR,先问DPI,到底退出返现多少了。”上海一家头部母基金合伙人王岩如是说。所谓DPI,投入资本分红率,这是VC/PE基金对LP已分配收益占基金总体规模的比例,即LP拿到的现金回报。当DPI等于1时是损益平衡点,代表成本已经收回;大于1时,说明LP获得超额收益;而小于1时则说明LP没有收回所有成本;等于0就是没有任何收益。可以说,DPI是VC/PE机构最直观的试金石。随着新冠疫情、美国加息、俄乌冲突等一系列国际事件,加上一二级市场估值的严重倒挂,退出市场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这时,DPI成了关键。 | 相关阅读(投资界PEdaily)
51
范译阳

范译阳

科技圈的投资家,投资圈的思想家

1、DPI话题是老生常谈了,苏阳兄几年前就提出灵魂三问了。巴菲特的DPI从来没到过1,IRR平均也就15%。所以本质不是DPI等算数题,资金属性是投资的第一性原理。投资本来就是看未来,圈层,信息,能力,专业等等都可以通过时间的积累弥补,某种意义上,时间是最好的垄断方式,无法超越。巴菲特洞察了时间的秘密。

2、LP谈DPI一方面是LP的主业疫情下也不好过了,要赶紧回笼资金,支援主业。LP自己没有做好现金流管理。另一方面,LP内部考核机制的时间问题,政府领导五年一换,保险每年考核……发现资金收不回来时才会埋怨GP,产生对GP的信心问题,质疑行业和GP的专业性。

3、GP也很委屈,说好的长期主义,价值投资呢?真的长期就傻眼了。LP奔着IRR来的,却成了DPI最重要了。做时间的朋友这句话风靡整个股权投资圈,但不管是GP还是LP,顶多做个时间的炮友。所以我说,或许整个投资圈真正的长期主义还得看天使投资,龚虹嘉,夏佐全,吕向阳等都是投资企业20年不怎么动的,应该算是时间的情人吧!在岁月的长河里,只有将一生贡献给了一个事业的人,我们才敢叫他一声时间的朋友。而有些更高尚的事情是几代人几十代人的努力。

4、GP都是虚荣的理想主义者,他们是真相信长期主义,都想投的项目拿到IPO,没有也不去想第二条退出路径,因为一旦开启第二退出路径就意味着你的IPO之路失败了。所以死扛着也要等着项目出现奇迹。没有投资纪律。不像银行,一旦有逾期,马上进黑名单,催收。

5、讲真话伤人,GP们也是太幼稚,不读历史,不喜欢研究同行,都喜欢独立思考,大多数不懂得基金管理。之前《范译阳:中国投资圈缺什么?》里说过,基金管理和投资管理是两回事。基金管理是整体策略和节奏。投资管理是一个个具体的项目,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基金都有明星项目,但基金整体收益一般,就是因为随机性太强,市场上来个好项目赶紧抢。

6、可以这么说,我们基金收益好的基金,归因分析,都是他的整体策略和节奏好,包括赛道的选择,阶段是多少早期,多少后期,怎么投,怎么退?几年投资期和退出期(一般这就是合伙协议里的摆设,但实际上很重要,不过没有多少投资人会考虑这个问题,到了五六年了,LP在合伙人会议上施加压力了,才赶紧想想办法),2018年的时候大部分GP基本没有投后部门。

7、DPI管理是策略也是规矩,投资纪律就是投资时说的条件,要毫不动摇的执行,该对赌对赌,该回购回购,该转让转让,不要抱有任何幻想。或许会错过一些好企业。但这就是生意,不要讲情怀。情怀都是讲给外行听的,拿来募资用的。没有那霹雳手段,不要有这菩萨心肠。

8、一个母基金的负责人说:这些GP投资赛道差不多,投资逻辑差不多,就连拟投的项目都是差不多的,别说谁比谁强。但差不多的GP们为什么十年左右就天壤之别呢?这又上升到道的层面,投资项目看人,投资GP也是看人。但是高瓴红杉等就是明星脸人见人爱啊,具体怎么看?玄而又玄。

9、还是西方的FOF有经验,国际上的FOF是全球配置的,所以就导致了他必定不会和GP抢生意做投资,而真的是在做配置。而且真的是长钱,几十年不动也不会影响生活质量的。他们全球配置会在宏观分析的指导下做地域,久期,资产类别,行业类别等等初筛,进入视野的GP要保持长期跟踪交流谈谈恋爱,而不是直接投资,重要的是他们最重视GP的制度,就是屁股决定脑袋,GP里每个人的利益如何保证?只有每个人的利益都很舒服的状态下,团队很和谐上进的文化,才能保证尽职尽责,长期投出还业绩来。

10、相比国内的GP都很初期,都在疲于奔命的捞一把算一把。资本压榨合伙人,你看达晨至今没有成功股改。你看深创投做的再好也没见几个敢露富的。国企的人纷纷改革,不改革就出走,毅达的混改,林向红的出走,元禾的混改,江浙地区的国资投资平台li力度越来越大,GP合伙人占50,60,70都有。联想最彻底,弘毅君联联想之星都是GP合伙人占80%。再高也不如100%,陈杰抛弃了苏州园区,自己搞元生。刘芹抛弃了晨兴,自己搞了五源……

12、合伙人压榨其他人,好好干,少不了你的,老板们都是画饼能力一流,但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剩者为王。走了自然全白干,不走也不知道能分多少,算账体系复杂,甚至没有明确的激励制度。所以合伙人分家的比比皆是,金沙江一分为三……更多人只能成为金融民工。

13、所以西方的FOF把GP内部机制放在第一位,是充分的意识到人性的虐根性。把潜在风险扼杀下摇篮里。这样GP才能在一起做一份终生事业。一辈子踏踏实实的为资本打工!所以在西方募资容易。因为GP是辛苦活。做LP才是追求的目标。在中国,LP先要防的就是GP。

14、GP找到值得为之付出所有的、发自内心的呼唤。对自己的事业极度认可,发自内心觉得我做的这件事非常了不起、值得终身投入去做。不能为了挣钱什么都做,什么来钱快就做什么。在专业上需要聚焦深耕,让护城河既深又宽,确保护城河不倒。当你几十年如一日做一件事时,一个竞争者随便做两年如何去跟你竞争。以可控对冲不可控的风险,不盲目加杠杆、不随意扩张,宁可慢、也要稳。当你想做50年,慢一点也无所谓。

45
默川忘归

默川忘归

好奇心是人生的钥匙

现在市场上普遍有一个感觉,用一个字可以概括,就是“难”。但今天对投资行业来说,其实是“好”的时候,尤其经历了几次“艰难”的时期以后,大家会意识到,投资是一个长期的事,并非是一个短期的事。所以一定要有做长期的打算,投资本来是一个“苦活”,当大部分人能够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就是投资行业更好的机会。

5
王律

王律

默川忘归,有见底

撰写或查看更多观点, 请打开财富Plus APP
最新:
热读文章
热门视频
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