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投资理财

现在应该把钱投在哪儿?

Geoff Colvin 2014年04月10日

寻找被低估的资产变得越来越难,但我们的市场专家小组有很多聪明的点子。

 
里萨兹财富管理公司董事长兼信息总监巴里·里萨兹(左)和First Eagle Investment Management投资组合经理金博尔·布鲁克(右)。
图片:Robyn Twomey

    回到看不清的从前——比如说2006年——几乎所有投资看起来都有吸引力,难的是如何选择。如今的情况正好相反。股价高得令人担心,债券的收益几乎为零,全球经济体大多遇到了麻烦。但问题仍然相同:你必须做出选择,因为手里的现金肯定会因为通胀而贬值。该怎么办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久前向五位顶级权威询问最好的想法,他们也做出了回答。罗伯·阿诺特(Rob Arnott)是Research Affiliates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拥有管理全球1,560亿美元资金的战略;芭芭拉·莱因哈德(Barbara Reinhard)是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美洲私人银行(Private Banking Americas)的首席投资官;托马斯·李(Thomas Lee)是摩根大通(J.P. Morgan)的首席美国股权战略师;巴里·里萨兹(Barry Ritholtz)是里萨兹财富管理公司(Ritholtz Wealth Management)的董事长和信息总监;金博尔·布鲁克(Kimball Brooker)是First Eagle Investment Management公司旗下440亿美元的First Eagle全球基金(First Eagle Global)和140亿美元的First Eagle海外基金(First Eagle Overseas)的投资组合经理。以下是他们与《财富》杂志的杰奥夫·科尔文(Geoff Colvin)的谈话摘编:

    市场在2013年大幅上涨。让我们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开始。以近期的点位,你们对美国股票还会以买入为主吗?罗伯?

    阿诺特:不会。

    为什么不会?

    阿诺特:有多少人认为,这个如此精彩的牛市依靠的是强劲而可观的宏观经济增长以及美国采取了为今后数年的可观增长打下基础的政策?又有多少人认为,它的基础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在印钞?我不喜欢定价过高的市场,宁愿进入一个价格有吸引力的市场,它的价格可以带来长期的良好收益。

    托马斯,美国股票是你关注的焦点。你怎么看?

    李:我想说,当牛市开始时,很少有人意识到,支持市场不断上涨的条件已经成熟。现在每个机构客户与我交谈时,几乎都对他们的做多头寸或是市场能够持续上涨的想法感到不放心。以此类推,我觉得,说市场仍然可靠,实际上是合理的。

    理论依据是什么?

    李:嗯,我觉得吧,这将越来越取决于经济数据的向好。经济确实有待加强,公司盈利增长必须提速,还取决于真正释放被抑制的需求——楼市和汽车,还有建筑和资本开支。我们相信,这些事情都将发生。

    巴里,你喜欢这个观点吗?

    里萨兹:我的观点介于罗伯和托马斯之间。现实是,从崩盘后的最低点,公司盈利增长了将近150%。与公认的真正低位相比,这是巨幅反弹,可话又说回来,大盘比这个低位还低57%,所以这一反弹并非完全不符合预期。

    牛市是不是有些老了?这段周期的运动时间是不是长过了中位数?估值是不是高于一般水平?没有。我们去年加仓了美股,现在是持股观望。但是我们在新兴市场和欧洲发现了价值,今年一开始,我们在这些市场上减仓,现在是持股观望。我认为,重视估值的投资者正在获得回报。

    芭芭拉,你是宏观战略家。你觉得美股与其他市场相比如何?

    莱因哈德:在我们看来,重要的是,美国在2014年的经济增长将较少受到财政上的阻碍。所以,美国2014年的增长率大概会在 2.6%左右。这几乎比2013年提高了一个百分点。我们预计外围的根本性变化是欧洲正在走出衰退。这不会是一个强有力的复苏,但我们会看到,增长率将由2013年的-0.4%转变为今年的1.3%。增长很缓慢,但也够了,通胀也够低,各国的中央银行仍然力推它们的适应性宽松政策。我们认为,欧洲股市会是你在2014年想去的地方。

    金博尔,你们在全球寻找价值股。芭芭拉说欧洲有便宜股票。你觉得哪里有便宜股?

    布鲁克:嗯,这要看具体的公司。我们仍然在美国和欧洲寻找价值股。至于大市,我们看法之一是股票反弹——反弹是全球性的,而且在各发达国家基本同步进行——与公司的盈利增幅并不相称。我觉得,我们总体上有点超前了。

    我们另一个看法是关于利润率的。利润率已经处在一个高水平了,尤其是在美国。新兴国家也一样,令人吃惊的是,欧洲同样如此。我认为,在谈论大盘的市场估值时,你一定得问自己,这样的利润水平能否持续,会不会向通常低一些的历史水平回归。

    莱因哈德:利润率是这个市场非常重要的关键因素。利润率也是劳动力成本的直接体现,它能够维持在高位,是因为劳动力成本还没有开始侵蚀利润率。所以,在我们看来,利润率可以维持在比大多数投资者预计的高得多的水平上。

1 2 3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