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越变越大

越变越大

JERRY USEEM 2007年07月01日
随着500强公司不断壮大,有个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为什么有些公司会随著规模的扩大而愈发强大,而有些公司却为自身规模所累?

    随着500强公司不断壮大,有个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为什么有些公司会随著规模的扩大而愈发强大,而有些公司却为自身规模所累?请与我们一同探索规模问题的科学奥秘

    作者:JERRY USEEM

    我爷爷生于1904年,比飞机的诞生日晚了几个月。他从来都不相信这么大的家伙能飞上天。说到规模,他所知的就是华盛顿,爱荷华州以及一所不大的学院,他是该大学棒球队的队员。他到华尔街当律师的时候,适逢经济大萧条时期,他碰到了银行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笔兼并交易:大通银行(Chase)与公平信托(Equitable Trust)的联姻。“我对这起兼并案感到遗憾。”他在1930年3月的一封家信中写道。“因为我觉得这些银行实在太过庞大,太不灵活了。”既然我爷爷认为规模是个让人感到不安的问题,那么他,或者当时的任何人,又怎么会看好一家比这个规模还要大出40多倍的银行呢?

    我决定穿上靴子,戴上安全帽。我准备攀登最新的商业殿堂─美国银行大厦,它即将成为仅次于帝国大厦的纽约市第二高楼。当电梯沉重的铁栅栏门在尚未竣工的37楼缓缓拉开时,准确地说,我的脚下没有地板,只有大片被雨水浸透的波浪状金属,从这儿可以一览整个建筑物巨大内部结构的全貌。从大楼边缘望去,还能看到曼哈顿的布赖恩特公园(Bryant Park),以及其他地标性的公司大厦,而美国银行大厦水晶尖顶即将超过它们。

    不过,这些大厦有著不一般的象征意义。通用电气(GE)、花旗集团(Citigroup)和大都会保险公司(MetLife)等企业耸立的公司大厦与它们在《财富》美国500强排行榜上的名次一样高高在上。但是,克莱斯勒大厦(Chrysler Building)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泛美航空(Pan Am)、RCA、伍尔伍思(Woolworth)等公司,它们在这两项排行榜上消失了。换句话说,居高亦居危,这不仅是因为上面实在太滑,很难悬挂钢筋。“规模似乎让许多公司变得反应迟钝,它们拒绝变化,而且沾沾自喜。”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最近在致股东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然而,他自己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尽管目前还不具备上述特点,但如今在《财富》美国500强排行榜上列第12位,领先于IBM和波音(Boeing)。

    那么,规模究竟是资产还是负债?

    从今年《财富》美国500强排行榜中可以看出两个不同的,甚至是截然相反的答案。一方面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e,第2名)以395亿美元的利润额创下历史最高记录,而且就整体而言500强公司均经历了最赚钱的一年。在这种情况下,两家大型公司却因为自身的规模问题而陷入困境,其中一家─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第7名)─宣布,它不仅希望“瘦身”,而且还要向小型化方向发展,这就是所谓的“版图缩水”。排行榜冠军沃尔玛(Wal-Mart)承受着控制员工数量的巨大压力,目前公司的员工人数已接近200万(几乎与中国人民解放军230万的兵力旗鼓相当),但如果没有更多的员工,沃尔玛就不可能增加店面。与此同时,已经拥有1.3万家连锁店的星巴克(Starbucks,第310名)正以每年新增2,000余家店面的速度扩张。就在星巴克朝4万家连锁店的目标全力前进时,公司董事长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却在最近的一份备忘录中流露出他的担心,他害怕公司奋力“获取规模效益”的做法会扭曲公司的“灵魂”,甚至会破坏原有商店的“气氛”。

    现在,干脆让我们来谈谈800磅的大猩猩。

    800磅的大猩猩是独一无二的亚种,你在大自然中根本找不到,但在商业领域里却比比皆是。真正的猿最大也只有400磅左右。但关键问题是,即便你能够让一只400磅的大猩猩神奇地变为800磅,你也不希望这样。因为体形更大的动物种类,其凶猛程度并不会翻一番。事实上,控制自己硕大的体形还会有一定的难度。这是从适用于动物、摩天大楼以及组织机构的基本原则中得出的结论:按比例增加绝不像估计的那么简单。

    现在,我要在黑板上画两个立方体,其中一个立方体各个面的面积将是另一个立方体的两倍。大立方体的表面面积是小立方体的4倍,而体积则是它的8倍。我们已经了解了“平方/立方定律”。它的含义是:某个组织的规模越大,其大部分成员与外部世界的距离就越远。因此,这些组织就出现了紧盯内部流程的趋势。一份60页厚的报告─《关于担任人事,策划与项目副总裁伯迪克的行政助理》(On Being the Administrative Assistant to W.E. Burdick, Vice President,Personnel,Plans,and Programs)─就是证明,它让人感到震惊。以下是内容节选:

    ●,随身携带硬币。当伯迪克外出时,如果他必须打电话,这些硬币会非常管用。

    ●,为伯迪克的下属安排的惊喜生日聚会应该归入日程安排的“杂项”栏目,其时长为15分钟行政助理的位子紧临屋门,以便接听电话。

    ●,伯迪克喜欢吃Carefree Spearmint无糖口香糖。一旦看到垃圾桶里有空盒子,就应该把一罐储备好的口香糖放在他的办公桌上,然后再去买一罐备用。

    尽管这看上去像是电视系列剧《办公室》(The Office)中德怀特(Dwight)的所作所为,但它却是IBM公司的真实文件。该文件写于1975年IBM公司前首席执行官郭士纳(Louis Gerstner)在2002年出版的著作《谁说大象不能跳舞?》(Who Says Elephants Can't Dance?)中引用了这份文件。有时,郭士纳对他以空降兵的身份进入IBM公司的情形的描述有些类似于小说,《黑暗的心》(Heart of Darkness)中马洛(Marlowe)对他和精神错乱的库尔茨(Kurtz)初次相遇的描述─孤零零地立在大陆中央。IBM公司的方法是否不合情理或者说它是不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方法,人们不得而知。

    如何避免这种与世隔绝现象的发生呢?管理1.2万亿美元共同基金的Vanguard公司制订了一条政策,让员工与巨型立方体以外的生活建立联系。无论你是CEO投资组合经理,还是人事部门的员工,每个月都必须抽出一到四个小时的时间接听电话,与顾客交谈。

    让我们回到黑板上,看看另一种缓解平方/立方定律的作用的办法,制作新的形状。以球体为例。球体非常适合变形虫,它能通过扩散获得氧气。但是,如果超出一定比例,扩散就会失效,因此有机生物需要建造更复杂的结构,如人类的肺,它的表面面积几乎相当于一个网球场。换而言之,按比例增加,必须有新的设计方案。因为有了带支撑龙骨的穹状拱顶、尖顶以及悬空扶壁,才有可能建成大教堂。电梯和工字钢造就了摩天大厦。无独有偶,电报和铁路使大型公司的诞生成为可能。此外,另一项创新─事业部制─也超越了管理控制的极限。有一项设计突破还不够,通用汽车公司(GM)的阿尔弗雷德•斯隆(Alfred Sloan)发明了多维公司(Multidimensional Corporation)。然而,自从斯隆于上世纪60年代离开后,曾经为美国汽车制造业贡献过力量的通用汽车公司再也没有真正前进过。相反,如果用间歇拍摄的方法纵观通用电气公司(GE)129年的发展历史,就好比在观看形状和姿势不断变化的黏土动画片。

    今天,通用电气公司庞大的商业金融部门已经简化为9个“产业垂直链”,它们的领导在能源或航空领域的雄心抱负丝毫不亚于贷款人。此举就把专业经验集中在了连接点,即销售工作上,这里将是决定胜负的战场。然而,你赢得的战斗越多,你必须解决的基本数学问题就越多。以一家年利润额4,000万美元的公司为例,公司承诺以每年1,000万美元的速度连续增长10年。如果公司兑现了承诺,那么它就会发现在过去10年里它的利润增长率在下滑从25%下降到了8%。没有哪位CEO会四处许诺“稳定的对数增长”。但这正是“增长还是死亡”的真正含义,你最好实现增长,而且你最好能够扩大增长的规模。

    增长因公司而异。1964年,通用电气拥有26.2万名员工,利润额为2.37亿美元。从那以后,公司的员工人数仅增长了22%,而利润额却上涨了90倍,达到208亿美元。但是,对于美国500强中的大型零售商来说,“增长”的含义却要直白得多。在沃尔玛,员工人数几乎完全与营业额同步增长。去年,每名员工实现的销售额是18.4万美元(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几乎与1994年持平。分析人士担心,沃尔玛的行政管理成本将达到让每名员工创造的营业额开始下滑的地步。沃尔玛要么找出激进的新办法来解决这个复杂的问题,要么就解决不了。这让我们想到了那个名叫底特律的奄奄一息的明星。

    正是在这里,人们彻底认识到了规模的力量。只要有足够的需求保证满负荷、平稳运转、大规模生产─它把昂贵的固定成本转变为低廉的单位成本─就能创造巨额利润。可是一旦需求疲软,被更强的竞争对手攫取,这个等式就会发生逆转。有需求才会有供应,于是这家工厂成了一头需要喂食的巨兽。正是这个原因促使福特公司的融资率降至零的危险境地,并且濒临倒闭。

    商业历史学家阿尔弗雷德•钱德勒(Alfred Chandler)在《规模与范围》(Scale and Scope)一书中写道,规模经济离不开速度。体积乘以速度才会产生强劲的势能。还记得微软(Microsoft)是如何对付网景(Netscape)的吗?但势能同样可以用来衡量停止运动所需的阻力,而这也正是大家伙的劣势所在。用航空术语来说,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两种著名战斗机的区别,英国的烈火式战斗机(Spitfire)和德国的Me 109战斗机(Messerschmitt 109)。Me 109战斗机的引擎更大,它能达到更高的速度,但烈火战斗机宽阔的机翼面积几乎比Me 109大40%,因而烈火战斗机可以在不熄火的情况下飞得更慢。因此,英国飞行员可以迅速扭转机身并且做紧急盘旋,从而在空战中让Me 109战斗机的速度优势成为负担。

    如果把这条法则延伸到商业领域,它的意思就是,你现在的状态有一定的优势,虽然并不完美。无论优势何在,都得利用它。对通用电气董事长杰弗里•伊梅尔特(Jeffrey Immelt)来说,这便意味着大胆运用庞大规模所产生的力量,其中包括承担可能摧毁小公司的风险。伊梅尔特在2005年的公司年报中写道,“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大,而且要利用规模把公司变得伟大。”如果说有一条普遍原则,那就是,规模能够让你入围美国500强,你也要学会如何利用规模的优势在榜上呆下去。

    译者,钱志清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