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达沃斯剪影

Adam Lashinsky 2010年02月11日

我和谷歌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走到会议室门口时,刚好碰到比尔•盖茨从里面出来。

    作者:Adam Lashinsky

    世界经济论坛于一周前闭幕。也就是说我不用再倒时差了,会议的支出报表也基本做好了(可能还没有拿到报销),人们的生活重回正轨。

    这次大会开得有价值吗?这是我一开始就提出的问题,我在想这次会议是否实至名归。现在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是的。

    没错,达沃斯论坛上的滔滔不绝令人生畏。1月31日周六早上7点,我乘坐两个小时的汽车从达沃斯附近的阿尔卑斯山脚开往苏黎世机场。汽车内外都是漆黑一片,大概坐了有半车人。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刚参加完由南非政府主办的晚宴及闭幕式,之前一晚我们也都在外面待到很晚。即便如此,那些与会的英雄们一直滔滔不绝。汽车上还有几个人轻声低语,在车上为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而不满。我相信,汽车里的谈话就是小型达沃斯。

    但是这些谈话是很有意义的。我主持的“技术:以社会为本”(Technology for Society)会议收获颇丰。谷歌(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表示谷歌公司愿意继续在中国发展。这次会议也发布了一些新的消息。比如,非盈利组织DataDyne总裁乔•瑟拉尼克欧(Joel Selanikio)阐述了他们如何利用简单而广泛的技术(比如短信)来改善医疗服务。

    达沃斯是独一无二的。像联合国一样,达沃斯上全球要人云集;但与联合国不同,达沃斯没有维和部队,没有接种项目,没有安理会和立法。最好的情况下,它能提供一个中立的对话平台。最差情况下,这些对话都无疾而终。

    但是这些都是关于什么的对话呢。公开会议是达沃斯的一大引人之处。但更为重要的是私人活动。这些对话通常是不对外报道的。我曾参加过一次晚宴,可以告诉你的是,像圣塔菲研究中心(Santa Fe Institute)的杰弗里•韦斯特(Geoffrey West)和环球网(World Wide Web)创始人提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这样的智者有很多关于智能电网的有趣言论。还有一次晚宴上,我了解到美国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对于表明共和党在气候变化立法上的立场出奇地热情。而在这个问题上他与英国保守党能言善辩的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一直针锋相对。

    看达沃斯熙熙攘攘的人群也是一大乐事。我和埃里克•施密特走到会议室门口时,刚好碰到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里面出来。别人告诉我,一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刚穿着军装戴着帽子从我旁边经过。还有一天下午我在大名鼎鼎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身旁走过。他看上去一脸倦容,这也不能怪他。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The Davos wrap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