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当员工变性以后

Malika Zouhali-Worrall 2009年05月04日

正确对待变性人并不是说员工变性多么美好,这关乎雇主能否创造对所有人都尊重的工作环境。

    面对重大改变,工作场所可能出现混乱,但只要有足够的宽容和尊重,你就可以保持盈利,并保护好你的员工。

    作者:Malika Zouhali-Worrall

    托尼•佛莱欧罗(Tony Ferraiolo)永远忘不了他手术后回到办公室的第一天。当这位46岁的主管走进麦迪逊公司(Madison Co.)没有窗户的总部时,他的膝盖都在颤抖。该公司位于美国康涅狄格州布兰福德市,是一家生产开关和传感器的公司。

    在同事们好奇的注视下,佛莱欧罗穿过工厂大厅,在他的办公室坐下。几分钟后,麦迪逊公司老板兼总裁史蒂夫•希克勒(Steve Schickler)走进来坐下。“你现在是一名男性了,是吧?” 他问道。佛莱欧罗点点头。希克勒轻松地说:“好的,我会通知各位经理的。”

    对于50岁的希克勒来说,下一步怎么做是没有疑问的。工厂有50名员工,佛莱欧罗将会继续监督其中超过一半人的工作。生活将会继续下去,只有一个很小的改变,就是佛莱欧罗不再使用女卫生间了。

    佛莱欧罗原名安(Ann),对于他作出变性这一决定,希克勒表示支持,他认为这是不需多想就能做出的决定。

    他表示:“如果在这种事情上考虑太多,在员工的选择方面就有诸多限制,这样会损失很多人才。我们可能会失去一位非常重要的生产主管,就是这么简单。”

    绝大多数雇主都不用面对变性员工这一问题。在美国,变性人口总数还没有确切的统计。但总人数是相对较少的,约在不足5万到60万之间(不包括那些决定不做变性手术的人)。然而,性别身份现在已成为职业反歧视法最新的关注焦点。没有一个企业家可以忽视这一点。管理层应当为公司创造一个宽容和尊重的工作环境,考虑到小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往往实力较弱,这一点显得尤为重要。

    联邦政府禁止职业歧视行为,这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早期。1964年,《民权法案》第七章对职业歧视作出相关规定,随后,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成立,以确保其顺利实施。最初,法案第七章禁止雇主由于人种、肤色、宗教、性别以及民族问题歧视员工。几十年来,庭审过程中对于这些规定有了很多新的诠释,这些规定的执行也得到了国会的支持。1977年的Barnes vs. Costle案件便是一例。一名妇女声称由于她拒绝了老板在性方面的要求而遭到辞退,上诉法院认为法案第七章适用于这一案例,这大大拓宽了性别歧视的界定范围,将性骚扰也包括在内。后来,法律还进一步将年龄、怀孕和残疾列入了禁止歧视之列。

    结果,许多存在职场偏见的企业都在法庭上付出了巨大代价。婴儿潮一代逐渐走向老龄化,劳动力市场缩小,以任何非相关理由解雇有技能的员工都可能影响企业的竞争力。在财富500强企业里也是如此。

    人权运动基金会(Human Rights Campaign Foundation)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一个非盈利机构,,它为美国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争取合法权益。据该机构统计,过去5年中,包括壳牌石油(Shell Oil)和联合利华(Unilever)在内的332家大公司都将性别身份纳入公司关于不歧视或平等机会政策的相关规定之中。立法也在进行中:12个州禁止因性别造成的职业歧视。对于因受到歧视而起诉雇主的变性人,联邦法院越来越倾向于判他们胜诉。

    作为职业歧视案律师,迈克尔•菲利普斯(Michelle Phillips)表示:“社会在进步,员工越来越敢于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菲利普斯还补充道:“中小公司在这方面遇到的挑战尤其大。小企业基础薄弱,无法确保最佳做法,也不懂该如何应对起诉和调查。”

    麦迪逊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只有一个人,就是业务经理唐娜•多森(Donna Dotson)。然而,该公司在接纳第一名变性员工方面却表现良好。佛莱欧罗找到希克勒和多森,表示自己决定在2004年底接受变性手术。之所以做这个决定,是因为他在几个月前看到了一个关于变性人的记录片,很受触动。

    佛莱欧罗说:“我从来不知道女性也可以变成男性。”几年前就已是一名女同性恋的佛莱欧罗总是对自己的女性身体感到非常不自在。“当我看到这个片子的时候,我意识到那就是我想要的,那就是我的身份。”不到一周,佛莱欧罗就已经让朋友们在生活中把他当作男性来看待。“但在工作的时候,人们仍将他看作一名女性,尽管他已将法定名字改为了托尼(Tony)。”

    佛莱欧罗决定接受胸部重建手术。这是一个非必需手术,佛莱欧罗需要自己掏钱。但他需要三周时间进行术后恢复。他心怀忐忑地将这件事告诉了多森和希克勒。但两个人都没有他预想的那样吃惊。“托尼还是托尼,”多森表示:“他从来都不是很女性化,所以我们并不感到很吃惊。”

    从一开始,多森和希克勒就清楚表示,他们希望所有员工对佛莱欧罗保持尊重。希克勒同麦迪逊公司的五位高级经理都进行了会面,确保这个要求传达到每一名员工。希克勒说:“当有人对于托尼的决定抱有想法时,看看周围,他会发现大家都很支持托尼,这就是我们要创造的环境。”

    2005年3月,佛莱欧罗回到工作岗位,那时,他有着男人的胸膛,浓密的山羊胡子,而且并没有使用任何荷尔蒙。但是变性也给他提出了一个手术时未讨论的难题:到底是该用男卫生间还是女卫生间呢?

    头两周,佛莱欧罗会多走几步到街头加油站上卫生间。“我不是那种变性后就能直接走进男卫生间的人”,他说:“他们在我手下工作6年了,我不想表现粗鲁。”后来,佛莱欧罗和多顿商量了这事,最终决定让佛莱欧罗用办公室前面的男卫生间单间。

1 2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