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花旗股东不轻松

Colin Barr 2009年04月20日

这家银行扭亏为盈,但普通股股东——普通纳税人很快将包括在内——不得不为其过去一年的重组买单。

    这家银行扭亏为盈,但普通股股东——普通纳税人很快将包括在内——不得不为过去一年的重组买单。

    作者:Colin Barr

    花旗集团(Citigroup)的状况正在缓慢好转,但该银行的拥有者不得不为其昂贵的康复买单。

    上周五,在亏损5个季度之后,花旗集团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金融业巨头再度实现盈利,该集团称自己获得了16亿美元的利润。花旗援引增强的交易结果以及经营成本下降23%,后者是源自最近一个季度裁员13,000人。

    然而普通股股东——他们是这家陷入困境的银行最终的所有者——仍未享受到花旗首席执行官潘伟迪(Vikram Pandit)的转变措施带来的成果。

    这是因为,按照会计规则的规定,花旗在计算利润时不必减去与优先股相关之成本。近几年,花旗向美国政府以及私人投资者发行了巨额的优先股,以努力巩固自身的缓冲资本,应对不良贷款和导致亏损的交易。

    看看花旗于周五公布的损益表即可发现,为优先股买单的成本上涨。仅在第1季度,花旗即支付了12亿美元的优先股股息。该集团于2008年1月售出的一些可转换优先股的价格重置,这导致其损失了13亿美元。

    这些成本都得靠普通股股东掏腰包——这也是为何在本该盈利的一个季度,该银行最终公布每股亏损18美分。

    这种分裂并不多见——银行盈利但股东亏损——它突显了自潘伟迪于2007年底执掌花旗以来该银行大肆发行优先股产生的成本。

    潘伟迪就任的前两个月,花旗向全球的私人投资者发行了300亿美元的优先股。自去年秋季以来,该银行另外向美国政府发行了450亿美元的优先股。

    尽管花旗通过出售优先股筹得大笔资金,随着房地产价格猛跌,以及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不能按时偿付汽车和信用卡贷款,投资者仍然担心花旗资产负债表的健康状况。

    美国政府于2月宣布了一项将花旗大部分优先股转变为普通股的计划,以期平息关于该银行资本之担忧并结束关于国有化的传言。

    花旗于上周五表示,上述转变原定于本月进行,但将被推迟,直至监管机构完成对美国最大的19家银行的压力测试。结果预计将于5月上旬公布。

    上述转换的结果是,现有优先股的私营部门持有者最终将拥有花旗的38%,而纳税人将拥有36%。

    这种转变将减少花旗的优先股股息。这将意味着若花旗在今后的季度中公布盈利,普通股股东将能够分得一杯羹。

    不过,对于目前的股东而言,负面影响在于优先股向普通股的转变将导致发行数十亿新的普通股——这将使他们在花旗的股份稀释3/4。

    尽管如此,考虑到自大概两年前信贷繁荣崩溃以来花旗一直表现不佳——该公司上次盈利还是在2007年第3季度,自那之后,它已经累计亏损280亿美元,其股价在今年早些时候跌破每股1美元——哪怕是一点点进步,投资者和纳税人都将乐于接受。

    而且在上周五有迹象表明,与其他在本月发布了第一季度财务报告的巨型金融机构一样,花旗正从便宜的政府担保资金以及竞争减弱的金融市场中获益。

    由于联邦项目使得大型金融机构能以获得补贴的低利率借款,花旗的净息差——银行放贷利率与其借款成本之间的差额——比一年前增加了0.5个百分点,达到3.3%。

    与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竞争对手一样,花旗的交易业务在此季度业绩强劲。该银行的证券和银行业务部门公布第一季度盈利20亿美元。而在一年前,该部门亏损70亿美元,均源自对于花旗次贷按揭证券风险敞口所进行的减记。

    花旗称其固定收入市场业务的收入达到47亿美元,“许多产品的波动性增强、息差加大,这创造了有利的交易机会”。

    但与其同行一样,关于花旗在将来几季能否持续上述交易业绩,人们还存在疑问。

    在第一季度固定收入收益中,超过一半——价值25亿美元——源自对花旗衍生品帐簿进行的估值调整,这大都是由于该银行信用违约互换的息差加大。

    信用违约互换是类似于保险的合同。其息差加大反映人们越来越相信某公司可能无法偿付其债务。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花旗盈利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下注花旗及其他银行面临破产的危险。在公布压力测试的结果之后,上述恐惧可能稍稍平息。

    译者:小熊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