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公司CEO讲述如何利用Facebook

David Kirkpatrick 2008年06月17日

Facebook主要作为个人软件而非企业软件,它是把软件作为服务的典型范例。

    老牌主机软件公司盛瑞纳正在通过Facebook实现混搭

    作者:David Kirkpatrick

    当杰里米•伯顿(Jeremy Burton)去年走马上任,到私募基金控制的盛瑞纳软件公司(Serena Software)担任CEO时,他发现这家有25年历史可敬又乏味的公司仍然在大量生产主机软件,并以此获利。但他同时也发现一些不被看重的非主机软件和新技术正处在研发阶段,这些都会在混搭的Web 2.0世界所向披靡。当然,身在银湖的盛瑞纳老板希望伯顿想办法帮助公司不断成长,所以伯顿放开了对研发的控制来开发新产品,之后又利用Facebook来改变盛瑞纳。

    伯顿今年40岁,曾在甲骨文(Oracle)和维尔软件(Veritas)工作过很长时间。他说话时带着老家英国纽卡斯尔的那种欢快的调子:“我们面临的挑战就是将主机软件公司带进21世纪”,“我们必须与时俱进,所以才有了‘Facebook星期五’活动”。

    有次在纽约吃午饭时他对我说:“我在一个星期五跟所有员工说每个人都可以偷下懒,在Facebook上玩一两个小时。我说:‘去吧!我让你们去玩,我打赌你们肯定能发现一些以前不知道的同事的信息’。” 伯顿通过Facebook发现公司的研发主管尤其钟爱《战争与和平》。正是这个主管告诉他混搭的理念,那就是把许多小软件汇集到一起组成一个新的功能强大的组合。

    但这当然不是伯顿要达到的主要目的,他说:“我要表达的信息是‘同志们,世界在不断变化,要想不被淘汰我们就必须要与时俱进’。 ”

    这些升级的产品去年开始出现并获得了客户好评,它们大多是一些小软件工具,使一些初级但又必须的企业内部流程实现自动化。其中有些产品为的是引进新员工,帮助公司总顾问记录员工是否阅读过行为准则声明,以及跟踪数据中心软件代码的缺陷。

    盛瑞纳公司的收入是2.5亿美元,其中主机软件带来的收益只有三分之一。但是伯顿渴望能够将业务再拓展一点。他说:“九个月前的一天,我站起来跟员工们说‘同志们,我们要开始从事凭借软件提供服务的业务(SaaS)。’但是很多人只是笑笑,不以为然。”把软件作为服务的模式正在整个软件行业迅速发展。在这种模式中,客户并不需要购买软件并在自己的服务器上运行,而是从服务提供商处租用安装在远程服务器上的软件,按每个月每个员工计费。

    对于伯顿而言,这种转变是促使员工使用Facebook的一个更紧迫的因素。Facebook主要作为个人软件而非企业软件,所以它是把软件作为服务最典型的例子。伯顿说:“在Facebook上,员工可以看到下一代的员工已经在使用的工具。每一个软件公司都必须经历这个把软件作为服务的转型。但是这不仅关系到如何开发软件,还关系到员工的想法。人的问题更难解决。Facebook可以让人用新的方法思考。”

    现在盛瑞纳900个员工中的800人已经拥有Facebook账号,很多已成为活跃用户。伯顿说:“Facebook改变了我们的做事方法。原来我们一直是处于孤立状态,缺乏交流,现在我们的合作增加了。”有些员工仍然有抵触,就像在法国的一些员工,他们担心自己的隐私可能会受到侵犯。

    伯顿觉得作为公司CEO,自己从Facebook中获得了很多好处。一方面,Facebook让员工能以更快的方式了解他,这在以前是做不到的。他说这尤其是一些年轻员工所期望的。

    另外他还说:“Facebook上面的状态更新功能可以让我去了解公司。”说着,他拿出黑莓手机,调出Facebook应用程序,然后开始阅读员工的更新信息。德国区老总写道:“放松一下,迈入周末。”伯顿评论说:“现在德国是晚上十点钟,所以我知道他还在努力工作。”获得第一季度最佳电话销售代表奖的伙计“正在听Roots的歌”。公司销售总监写道:他“正在从欧洲回家的途中”。从他的资料照片中可以看到他手里举着一个啤酒瓶。

    Facebook对盛瑞纳来说的另一个用途就是每季度的“盛瑞纳回馈日”,届时所有员工都要花一天时间参加慈善或公共服务活动。上个季度的主题是“绿色”,这个活动正是通过Facebook进行宣布和推广的。公司鼓励员工在Facebook上讨论参加活动的方式,并且贴出照片。伯顿说:“我觉得我们通过这种方式促进了生产力。我们确定一个主题,但是我让员工自行决定做什么。”

    伯顿详细讲述了Facebook如何帮助他改变盛瑞纳的企业文化,并促进公司更现代化,更富效率。在我们的谈话结束之际,伯顿心满意足的说:“……这还是免费的呢。”

    对我而言,盛瑞纳发生的一切仅仅是被我称为“Facebook效应”的又一实例,而我为西蒙舒斯特出版公司(Simon & Schuster)开始撰写的新书就定名为《Facebook效应》。Facebook曾经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工具,只是方便大学生彼此联系,而现在正在为越来越多有趣的事情服务。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