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力量的展示

Jen Wieczner 2019年03月20日

由于美国的潜在对手大力发展其军事力量,美国的国防公司再次史无前例地成为了焦点,而这些公司大部分是由女性领导的。美国军火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玛丽莲·休森(2018年《财富》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排行榜排名第1位)、波音公司的国防业务负责人利安妮·卡雷特(第23位)和军方服务承包商Engility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林恩·杜格勒畅谈在飞速变化的时代领导企业面临哪些挑战。

图片来源:Atilgan Ozdil—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最后一个男人。”华尔街最近给美国五大军火商之一的雷神公司(Raytheon)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汤姆·肯尼迪(Tom Kennedy)起了这个绰号。毕竟,在五家美国军火巨无霸的领导者中,他是唯一的一位没有入选《财富》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排行榜的高管。对此肯尼迪表示:“我为本行业感到无比自豪。”

2018年7月,另外一家军火巨头诺斯洛普格拉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宣布,时任首席执行官韦斯·布什(Wes Bush)在当年年末卸任,时任首席运营官的凯西·沃登(Kathy Warden)接任,成为这家公司历史上的首位女性首席执行官。与其他三位女性—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的首席执行官玛丽莲·休森(Marillyn Hewson)、通用动力公司(General Dynamics)的首席执行官菲比·诺瓦科维奇(Phebe Novakovic)、波音公司(Boeing)旗下的防务、航天与安全业务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利安妮·卡雷特(Leanne Caret)一样,沃登也由此跻身于美国国防承包商的精英俱乐部。2017年,这四位女性高管领导的公司合计斩获高达1,100亿美元的国防相关收入。

沃登的擢升在企业界引起了轰动。国防与航天领域曾经是男性高管的天下,而在管理层多元化的宣传攻势下,短短几年工夫,女性就势如破竹,突破了职场天花板,无论是晋升速度之快还是职位之高,该行业的女性高管的表现都远超大多数《财富》美国500强公司里的同行。去年同意被竞争对手SAIC收购的军用信息技术和网络安全公司Engility也有一位女性首席执行官—林恩·杜格勒(Lynn Dugle)。她认为:“没有必要强调男性和女性,实际上是有能者居之。”

据美国民调与智库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统计,在标准普尔1500成分股(S&P 1500)的公司中,女性首席执行官仅占5%,而国防与航天行业里的女性首席执行官却在该行业的顶层高管中占据将近19%。若论起同政府和军方的合作关系,没有哪一个领域里的企业比国防领域的更加密切,这可能也是该行业更加接近于实现性别平等的一个原因。企业高管猎头公司海德思哲(Heidrick & Struggles)的航天、国防与航空领域负责人帕特里克·格雷(Patrick Gray)指出,美国军方在刻意扩大女性的影响力,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美国的陆海空三军里出现了一批女将军,“国防行业已经认识到,应该跟随客户的变化趋势。”麦肯锡公司(McKinsey)的一位高级合伙人拉雷娜·伊(Lareina Yee)认为:“有越来越多的女性跻身于公司的最高层,甚至是首席执行官,这并非偶然。”

对于国防行业的领导层转变,体会最深的莫过于琳达·赫德森(Linda Hudson)。2009年,她就任BAE系统公司(BAE Systems)的首席执行官,成为行业内首名担任这一职位的女性。她的职业生涯始于1972年,当时周围都是男同事。赫德森回忆道:“我需要他们忘记我是女人。”她说等到职业后期,“身为女性从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一种优势,女性已经可以冲破重重困境。”

在战场上,美国稳操胜券,国防行业里的女性也打算保持佳绩。尽管要争抢政府的国防预算蛋糕,但高管们都表示各家公司肩负着同样的保家卫国责任。正如卡雷特所说:“目标就是确保战争不公平,优势要在我们这边。”

然而,现在要保持美国的军事实力和技术水平都处于领先地位绝非易事。美国与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超级大国的关系愈发紧张,中国和俄罗斯的技术水平提高速度越来越让美国担心。在国际上,被美国称为流氓国家的朝鲜和伊朗已经拥有了核武器,一些极端主义集团的信徒还在继续实施暴行。即便在地球大气层之外,也有不容小觑的实体和网络攻击威胁。另外,某些国家的领导人有可能抛弃反化学武器和种族灭绝的相关国际法。“年复一年,形势越加严峻。”休森在谈到地缘政治风险时说道。

种种担忧笼罩着美国的政界。共和党人领导的美国国会已经将2018财年的国防部预算上调15%以上,增至7,000亿美元,民主党对此表示支持。而暴脾气的最高领导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更是明确支持国防。他曾经直接宣布对国家安全领域的期待,在推特(Twitter)上发推文称要降低洛克希德-马丁的F-35战斗机的生产成本,还表示要用“智能”导弹向叙利亚开火。国防企业的高管们认为,从外部环境来看,当前是从业以来行业环境最佳的时期。“造就这场完美风暴的是,我们真正对国防领域的发展前景达成了共识。”杜格勒如是说。

在如此背景下,女性首席执行官们也拥有大展才华的机会。以休森为例。自从她于2013年执掌洛克希德-马丁以来,公司的股票回报率达到338%。总体而言,特朗普当选以来,航天和国防类的股票一路高涨,涨幅较大盘高出29个百分点。三场采访中,休森、卡雷特和杜格勒都探讨了在高风险环境下如何领导企业。(沃登和诺瓦科维奇拒绝接受采访。)以下是她们的看法,因篇幅有限也为表述清晰,内容略经编辑。

开路先锋

玛丽莲·休森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我和通用动力公司的菲比·诺瓦科维奇在2013年的同一天担任首席执行官。

我们是好朋友,曾经聊过作为公司历史上的首位女性领导者在第一天上任的感觉。刚开始我觉得,“我不想让人感觉我得到这个职位只因为我是女性。”我希望大家认识到,取得这样的成绩是因为公司给我们机会学习、成长,变得强大,在工作中展现出我们的能力。通过种种努力,最终我们可以成为公司的最高层。

不过,我和菲比也讨论了我们成为模范榜样的问题。这是我们应该认真对待的事情,因为这能够启发和激励其他的女性,像是在告诉她们:“我也可以做那样的工作。”

我还记得,在刚入职场时,我不是很确定自己有没有为谋求事业进步做好准备。没过多久,我开始为洛克希德-马丁效力,公司把我选进了一个专门的一般管理层计划人选当中,让我真正走上了职业进取之路。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那可是在三十年前,这家公司就意识到要投入培养人才。对于员工个人来说,只需要好好表现、把握住这些机会就够了。所以,当董事会让我执掌洛克希德-马丁的经营大权时,我可以说:“我准备好了。”

看看凯西(沃登)、利安妮(卡雷特)和我们行业里的其他女高管,你会发现,关键是她们能够得到和男性一样的经验。米歇尔·埃文斯(Michele Evans)是我们在去年任命的一位女性高管,她会领导公司210亿美元规模的航空业务,以及我们最大的F-35项目。已经在洛克希德-马丁工作多年的她,有着丰富的经验,对业务盈亏负有责任感,所以她得到这一职位不算意外。我认为,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这些都是担任首席执行官所需要具备的。

利安妮·卡雷特

波音公司旗下防务、航天与安全业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实际上,有人曾经告诉过我,我永远不会做管理层。我的二级主管说,我太爱笑,要么大笑,要么微笑。可是我的直接上级不同意那位主管的看法,他说:“我们需要让你去担任和现在不同的职位,因为要是我们不那么做,你就不会成为我预计你能够变成的那种人。”这是要明确公司会为所有人创造机会,不单是对男性,对于作为少数群体的女性也是如此。

不过,我从来没有期待自己会做到今天这个位子。当时我在和我们的董事长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以及人力资源主管开会,突然之间,丹尼斯说:“嘿,利安妮,你能不能再待久一点,我要和你谈谈。”然后,他们就关上门,我忍不住叫起来:“天啊,你是要炒了我吧。”丹尼斯却这样回应:“什么?我是想让你做这个(工作)。”

林恩·杜格勒

Engility公司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我是我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女性。25年前,甚至是15年前我都不敢想象未来有一天在洛克希德-马丁、诺斯洛普格拉曼和通用动力之类的公司里会出现女性领导人。在我的个人职业生涯中,我告诉过自己很多次“不可能。”我记得后来的老板领我进入雷神公司时问我,愿不愿意当其中一家公司的总裁?我的回答是:“哦,天呐,你应该考虑X、Y和Z。他们更有资格。”后来当我告诉一位好友这件事情时,她说:“这是我听到过的最愚蠢的事情,以后再也别提了。你真是一个坏榜样。”所以我真的很幸运,人们给了我很多超乎预料的好会。

我很担心美国的潜在对手,如果把其中的几个大国的人口加起来就会发现,美国明显处于劣势。所以对我来说,性别多样性是国家安全问题。如果国家能够利用好每个人才,对大家都有益。

对于女性来说,去沙特阿拉伯挑战更大,沙特与美国的国防公司达成了数十亿美元的交易。我在沙特就犯过不少新手级错误。新手犯错案例1:门打开就进电梯。错!男性跟女性要乘坐不同的电梯。新手犯错案例2:喝咖啡太多,因为没有女性洗手间。新手犯错案例3:在安检时跟着队伍排队。一般都是男性的队伍,旁边才是女性专门的排队区域。

休森:我在沙特住过不短的时间。我穿着长袍,脸上围着莎依拉(一种长方形的薄纱头巾—编注),尊重当地的传统,尤其是女性的着装习惯。但是除此之外,我并未因为女性身份而受到特别对待,跟其他国家的高级政府官员接待我的方式差不多。

特朗普时代的国防

休森:我经常旅行,跟世界各国的领导人会面,经常听说地缘政治充满不确定性和波动性的严重性。地缘政治并不平衡,跨越各大洲,而且威胁正在持续加速,很让人担心。老实说,威胁涉及到所有的领域,空中、陆地、太空,还有网络。与俄罗斯、非政府团体和恐怖分子都有关。因此,继续保持并且提升我们的技术优势至关重要。我们的对手或者潜在对手都在迅速发展。

杜格勒:两党领导人都意识到,我们目前的战备情况和一些技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尤其是在太空方面。现在可没有数十年的时间来供我们发展技术、积攒经验和实践,所以在太空和网络方面存在着很多未知数。政府提供了超越对手的最好潜在机会,但更可能是巨大的挑战。在国会议员积极批准了十年来最大的预算后,现在可能是全行业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卡雷特:现任政府不管是对话的态度,还是向业界传输的观念都很特别。他们非常坦诚,有时话不一定好听,但是对达成更进一步的合作很重要。

太空战争

卡雷特: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空间对于当代人生活的重要性。但是如果没有太空中的卫星,手机里的GPS功能就会作废。所以看到人们终于开始理解世界有多么大之后,我很高兴。

杜格勒:多年来人们一直在争论:太空是战争的一部分吗?其实很荒谬。因为地面战争是由空间驱动的。想想卫星通信,有了定位我们才知道军队在哪里,移动方向以及实现沟通。还有GPS和精准导航,如果想要瞄准某处,首先需要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因此,如果对手摧毁了空间设备,地面部队也会瘫痪。受到影响的不仅是军事或者战争,银行交易也会使用GPS技术。因此,如果系统受到某种攻击,银行业也会崩溃。

休森:导弹预警等功能的背后都是由卫星支持的。看看去年9月中旬的飓风佛罗伦萨(Hurricane Florence)就能够明白。2018年,我们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的推荐推出了最先进的气象卫星,捕捉的画面简直像是从黑白电视一步进化到高清大屏幕电视,甚至能够绘制闪电信息。这颗卫星对于拯救生命的作用很大,因为在气候现象和飓风形成的早期阶段即可预测。

保持领先地位

休森: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是超音速,可以超过5马赫,即超过声速5倍,包括武器,也包括飞机或者宇宙飞船之类。除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也在该领域里迅速崛起,保持领先地位很重要,所以我们在投入大量的资金,美国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也是如此。如果知道其他人在投资研究高超音速武器,就得确保能够实现防御。定向能量或者激光武器系统非常重要。这类武器不需要传统的弹药补给,成本更低,而且更有效率。我们还有所谓的碰撞击杀技术,类似用子弹击中子弹。目标是在导弹落地甚至破片之前就能够击中并且实现驱散。

自动驾驶非常重要。不幸的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简易爆炸装置对于驾驶卡车(提供补给)的人们的危害非常大。因此,我们的团队找了一架之前用于运送木料上山的直升飞机,把它改装为自动驾驶系统,后来运送了数百万磅的补给。谁可以算出因为无人驾驶而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

卡雷特:有一艘55英尺(16.764米)长的无人驾驶潜水艇在水下待命,不需要驾驶就能够实现自动部署。我们深信也希望达到的目标是,自动空中交通会变成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波音将走在行业前列。在我看来,某一天人们肯定会钻进各自的小车舱,然后开始行程。

杜格勒:技术发展的速度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如果我们是行动最快的,比如在其他国家之前实现量子计算,当然很好。如果进展不顺,就不太妙。

“9·11”事件的发生并不是因为出现了全新的技术,而是因为劫匪将飞机变成了武器。我认为靠着当前的技术和处理能力,详尽分析公开信息,从动态视频到每个拥有电话发射信号的人,想要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会更加容易。我相信英特尔社区每天都在努力。举一个很明显的例子,现在人们可以在社交媒体数据上叠加分析层,并且掌握舆情。在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事件时,通过技术就可以提前知道。我们可以利用预知的优势保护国家安定。当然了,所有的进步都要付出代价,隐私权仍然要高度重视。

休森:希望跟我们合作的政府能够行事正当。我也相信行业在努力保证国家安全。事实证明,之后并未出现类似于“9·11”的事件。美国在国防和军事领域仍然是领导者,而且还将继续保持。关键在于要继续投资国防,确保随着技术的发展始终处于最前沿。(财富中文网)

译者:Ms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